216.第216章 大事不妙【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3:56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回到別墅以後,家裡的傭人都十分緊張。

因為秦沫沫這幾天不停回家裡,又不停離家出走,而且臉色一天一個變。

今天的秦沫沫讓人格外的生疏,既冷靜又陌生。

秦沫沫進入卧室以後,讓桂姨把傭人們都召集過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卧室的客廳里,傭人站成一排,聽候秦沫沫的教導。

秦沫沫看著大家嚴肅的表情,尷尬的笑著說:「大家用不著這麼嚴肅。」

大夥聽著秦沫沫的話,又傻傻的笑著。

接著秦沫沫又說:「我嫁給凌晨以後,給大家添麻煩了,特別是這兩天,讓大家看笑話了。」

秦沫沫話一出口,所有人感覺大事不妙,感覺秦沫沫好像真的要離開,而且不會再回來。

小桃紅著眼睛說:「少夫人,你別這樣說,你嫁進來以後,我們還要謝謝你的照顧呢!我們捨不得你。」

秦沫沫聽著小桃的話,尷尬的笑了笑。

隨後,只見她從衣櫥里抱出來一堆沒拆標籤的新衣服,還有包包和鞋子,一一送給大家。

接著又把自己的首飾分給大家。

大夥見秦沫沫送的禮物貴重,連忙往後退,不敢接。

秦沫沫見狀,笑著說:「這些衣服都是新的,以後新的少夫人進門,不會穿的,我帶走也傷感,扔掉又怪可惜,送給你們正好,如果大家跟我客氣,我就不好意思了。」

秦沫沫話說到這步田地,大家便沒有拒絕,而是接受秦沫沫的好意。

秦沫沫送的衣服,一件抵她們幾個月工資呢!一個包是她們兩年的工資,更不提秦沫沫送的那些首飾。

送完自己的東西,秦沫沫便把人群散了。

之後,她又把自己新買來,沒拆開的護膚品送給小桃,用過的護膚品找了個垃圾袋裝了起來。

片刻之後,卧室里,關於秦沫沫的東西,幾乎一掃而光。

她用過的床上用品,也讓桂姨全部拿出去扔了。

最後,她的眼神定格在床頭的相框上,那張相片是她和凌晨的合影。

秦沫沫和凌晨結婚以後,並沒有拍婚紗照,有幾次她跟凌晨提過,想拍婚紗照,想蜜月旅行。

但是被都凌晨以工作忙的借口推託了。

現在秦沫沫才明白,凌晨不是忙,他只是不願意跟她有更多的回憶而已。

想到這裡,秦沫沫無奈的笑了,伸手抓住相框,將它扔進手中的垃圾袋裡。

最後,她把無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歸還在擺放相框的位置上,就走了。

離開的時候,徐朗給她打了電話,尋問她在哪裡,秦沫沫卻說,這些日子給他添麻煩了,謝謝他照顧,以後她會好好的生活。

徐朗聽后,笑著說好,並沒有過多的追問。

他知道,秦沫沫這次終於放開,他也不急於一時在她的生活里扎一腳,來日方長,他不慌。

待她平靜一些日子以後,他再展開行動。

他還記得第一次與秦沫沫見面的時候,便拉著她『逃亡』。

這種經歷不是誰都有的,他很期待,期待遇上單身的秦沫沫。

徐朗在腦海里不停幻想重逢的情景,卻始終繪畫不出那是一副什麼樣的場景。

這一次,秦沫沫也沒有躲進唐小米的家中,而是回到自己的家裡。

終於,她又回到原地,那個待業中的秦沫沫。

今天是星期六,秦海和喬嵐芳都在家中。

早上,他們聽聞徐朗和秦沫沫的事情,就打電話給秦沫沫,秦沫沫說她兩個小時之後回家。

所以喬嵐芳才沒有在電話中追問她,而是等她回來再好好盤問。

秦沫沫推門而入的時候,秦海笑顏逐開接待。

秦沫沫看著這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心裡不禁湧上一陣安全感。

她笑著叫了爸媽,然後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拿起果盤裡的水果,毫不客氣的享受。

這時,喬嵐芳從廚房出來了,她看著秦沫沫不以然的模樣,拉黑著臉問:「秦沫沫,你和徐朗是怎麼回事,你昨晚在他家過的夜?凌晨呢?」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說:「昨天在酒吧喝多了,徐朗就來接我,我跟他沒什麼,你們別多想,凌晨?我和凌晨準備離婚。」

「離婚?秦沫沫,你這鬧得又是哪一出,又被欺負了?」喬嵐芳聽聞秦沫沫要離婚,立即將身上圍裙取下來,扔在一旁的桌子上,一本正經的坐到秦沫沫身邊,問話。

秦海聽著秦沫沫說要離婚,連忙勸道:「沫沫,你是不是和凌晨吵架了,這離婚可不是小事,你可不能圖一時嘴快活。」

秦沫沫先是看了喬嵐芳一眼,隨後又看了秦海一眼,說:「爸、媽,我和凌晨沒吵架,只是我們倆的性格,人生觀不同,感覺在一起太遷強,分開會更好。」

秦沫沫沒把離婚的真相告訴父母,她怕告訴他們之後,他們會像自己剛開始那樣,又氣又不甘心。

或者又去找凌晨鬧騰,她現在只想安安靜靜把婚離了,不想節外生枝,所以才沒把真相說出來。

秦海聽著秦沫沫的離婚理由,緊緊皺著眉頭,不說話。

他倒不是覺得秦沫沫和凌晨離婚可惜,而是因為秦沫沫畢竟是女孩,離婚對她影響肯定會比較大。

喬嵐芳聽著秦沫沫離婚的理由,深吸一口氣,說:「你既然覺得不合適,離就離吧!主持大師早就說過你這段婚姻難走,好在你們沒有孩子,沒有牽挂,離了也好,他凌家有錢,跟我們做親家是不大適合,離了以後,咱們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好好生活。」

喬嵐芳與秦海的反應,在秦沫沫意料之內,有父母的理解,讓秦沫沫越發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只是在她下定這個決心以後,總覺得心裡空蕩蕩的。

即便她的生活又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可是心情卻不同往日。

因為她的心少了一部分,那一部分被凌晨帶走了,她帶需要一些時日才能找回來。

雖然接下來的日子,會比較難熬,她相信自己一定會挺過來,她一定能把凌晨忘掉,一定能好好生活。

三天之後,凌晨回來了。

然而,這幾天,他已經足夠冷靜,基本已經明白自己心在何處。

他回來的時候是晚上七點鐘,孟夕顏沒有跟他回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