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第217章 如願以償【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4:03
A+ A- 關燈 聽書

桂姨見凌晨回來了,立即上前迎接。

凌晨把家裏掃視一圈之後,沒發現秦沫沫的身影,他問:「沫沫呢?這幾天還安靜嗎?」

桂姨聽着凌晨的話,滿臉不高興的說:「安靜,你一走她就安靜了。」

接着,凌晨又問:「人呢?不在家?」

桂姨不冷不熱的說:「你回房就知道了。」

凌晨聽着桂姨的話,以為秦沫沫是在卧室里,他把外套遞給桂姨以後,迫不及待就上樓去了。

當他推開卧室房門的時候,進入睡房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從他第一眼的眼觀感覺,家裏變了好多,至少床上的用品被換了,不再是秦沫沫喜歡的糖果、卡通調,而是他喜歡的暗色調。

隨後他發現,卧室里,關於秦沫沫所有的東西都已不見,她買的那些個小玩偶,全都無影無蹤。

之後,他拉開秦沫沫的衣櫥,若大的衣櫥,連一雙襪子都沒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洗手間里,秦沫沫的那些瓶瓶罐罐的護膚品,也不翼而飛。

當他再次回到睡房的時候,才發現,床頭上的相框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秦沫沫的結戒指。

瞬間,凌晨什麼都明白了,秦沫沫走了,這次真的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突然,他感覺心口很悶、很悶,悶到難以喘氣,他靜靜的站在卧室中央。

眼裏的一切又恢復成他還沒認識秦沫沫的樣子。

似乎秦沫沫從來沒有住過這間房子。

似乎她從來都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中。

一切像一場夢,可是腦海里的回憶卻又是那麼真實。

他如願以償的等到秦沫沫冷靜,如願以償看到她不再鬧騰,如願以償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他一點都不開心,一點喜悅之情都沒有。

片刻之後,桂姨進來了,她看着凌晨雙手插在褲兜里,站要落地窗前發獃,無奈的嘆了一聲氣,然後不緊不慢走到他身後。

她說:「你和孟小姐度假的頭一天,少夫人就走了,她的衣服、首飾什麼的,都送給我們大家了,少夫人讓我轉告你一聲,你回來了,通知她一聲,她去民政局等你。」

凌晨聽着桂姨的傳話,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心口難受,難受得快要死掉,可是卻什麼都不能做。

隨後,桂姨把手裏拽著的相框遞到凌晨面前,問:「這照片是少夫人扔的,我給你撿回來了,你還要麼?不要的話,我再丟出去。」

凌晨看着桂姨遞過來的照片,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是盯着頭緊緊盯着那張合影相片。

照片上,秦沫沫的笑容比花兒還燦爛,那個時候的秦沫沫好開心,那個時候的他也好開心。

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以後秦沫沫那張可愛的笑臉,他再也看不到。

桂姨見凌晨盯着相片發獃,沒有說什麼,而是把照片放在一旁,自行離去。

她轉身離開的時候,不禁搖了搖頭,心想,這是作的什麼孽,好好一媳婦,就這樣沒了。

桂姨離開以後,凌晨並沒有按照秦沫沫的吩咐,在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秦沫沫他回來了。

這一晚,凌晨拽著桂姨留下來的那張照片看了一整夜。

她和秦沫沫相處大半年,如今也只有這張照片和他腦海里的回憶,才能證明,他們曾經在一起過。

對了!還有那張即將拿到手的離婚證。

凌晨沒想到,秦沫沫會冷靜的如此速度,早知如此,他在孟夕顏枕邊醒過來之際,就該回來了。

此時,他不知道如何面對秦沫沫,他不知道,秦沫沫還願不願意聽他的解釋,願不願意聽他的道歉。

凌晨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再次被攪亂,不,這次不是秦沫沫攪亂的,是他自己亂的,亂到無分寸。

以至於第二天過去的時候,他還是沒有給秦沫沫打電話。

秦沫沫的家裏,這幾天,她忙着給自己擬了一份離婚協議,勸說喬嵐芳把用聘金買的房子還給凌晨。

好在秦沫沫的父母都是通情達禮之人,秦沫沫提出這個要求之後,他們沒有一句反對,全力支持。

但是秦沫沫卻以為凌晨還沒有回來,還傻傻在家中等他的通知。

凌晨回來第三天的半夜,秦沫沫自己家的卧室里,突然被肚子的疼痛絞醒。

她整個人窩在被子裏縮成一團,渾身不禁顫抖,冒冷汗。

秦沫沫本來想咬牙忍一忍就過去了,可是疼痛感卻越來越強。

而且這個疼痛感十分熟悉,那次她和徐朗一起吃壞肚子的時候,就是這種疼痛感。

秦沫沫知道,若是不去醫院打針,她的病是不會好。

於是,她把喬嵐芳叫醒了。

隨後,秦海和喬嵐芳一起把秦沫沫送進醫院裏。

第二天上午,凌晨剛剛到盛唐集團,張秘書就急匆匆進來彙報,她說。

「董事長,少夫人昨天半夜住進醫院了。」

凌晨聽聞秦沫沫住院,臉色大變,他問:「什麼原因?」

張秘書說:「醫生說是因為近期心情壓抑,而且飲食無規律,吃了生冷的東西,引起的腸胃炎。」

聽着張秘書訴說的病狀,凌晨瞥了她一眼,冷冷的問:「為什麼昨天晚上沒告訴我?」

張秘書卻生生的說:「怕打擾您休息。」

隨後,凌晨瞪了張秘書一眼,起身就離開了,匆忙之際,他忘了,忘了見到秦沫沫,便意味着他們要離婚了。

張秘書看着凌晨離開的背影,滿肚子委曲。

心想,凌晨現在正在跟秦沫沫鬧離婚,又陪着孟夕顏度假,這不是明顯孟夕顏佔上風嗎?她怎敢在半夜因為秦沫沫的事情打擾他休息呢?萬一他是跟孟夕顏在一起,她不是掉得大發。

……

醫院裏,打過針的秦沫沫,悠閑自得坐在床上看書。

這次,她沒住豪華病房,而是住進了普通病房,不過慶幸的是,外頭甚好的陽光,不偏不移正灑在她的床上,讓她感覺特溫暖。

突然,病房的門被推開,秦沫沫下意識抬頭去看是誰來了,她看見凌晨捧著一束百合走了進來。

瞬間,秦沫沫愣住了,她沒想到,探病的人會是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