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220章 恬不知恥【7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4:25
A+ A- 關燈 聽書

所以才還了他的卡,雖然那些錢的確多得讓人心動,可她就是那種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她寧願等會回去因為失去這筆錢痛哭一場,也不要在陣勢上面輸給凌晨。

然而凌晨聽著秦沫沫的理由,臉都白了!

心想,原來秦沫沫從始至終都沒想過要拿他的錢,那她為何又會簽那份婚姻保障書呢?

凌晨永遠都不會明白,秦沫沫之所以簽那份保障書,那是因為她以為他喜歡她,所以就簽了。

看著秦沫沫退回來的銀行卡和離婚協議,凌晨只是將他們放入辦公桌的抽屜里。

秦沫沫見凌晨沒有立即簽字,連忙問:「你不是答應我簽協議嗎?」

凌晨卻冷冷的說:「我再看看。」

其實他就是不想離婚,不想簽字。

秦沫沫聽著這話卻有些鬱悶了,她覺得凌晨很奸詐,明明答應會簽這份協議,見她把銀行卡還回去,又反悔不簽。

她後悔了,後悔自己應該在凌晨簽完協議之後,再把銀行卡還給她。

可是她錯過機會了,於是只好眼巴巴的看著凌晨把協議放進抽屜里。

她問:「那你什麼時候簽啊?能給個大概的時間嗎?」

凌晨看著迫不及待要離婚的秦沫沫,不禁想起他度假的時候,這個傢伙還去徐朗家裡過了一夜。

於是,只見他冷冷的說:「簽了,我告訴你。」

秦沫沫看著凌晨冷冷的態度,悶悶不樂的說:「那我不打擾你工作了。」

緊接著,只見她從椅子上站起來,頭也不回的走了。

凌晨親自給她的煮得熱牛奶,她一滴都未嘗。

辦公室里,凌晨看著秦沫沫離去的背影,百般無奈將手中的簽字筆扔在桌子上,繼而拉開抽屜,盯著那份離婚協議。

由於凌晨並不想離婚,所以一個星期過去之後,凌晨依舊沒有通知秦沫沫。

秦沫沫都快被凌晨整瘋了,她弄不明白他究竟想做什麼,一拖再拖,難道就不怕孟夕顏生氣嗎?她覺得自己被凌晨耍了。

或者,他壓根就把她這號人物忘記了。

終於,秦沫沫再一次的出現在盛唐集團,凌晨的辦公室里。

只是這次,她沒有事先打招呼,而是不請自來。

她推開凌晨辦公室房門的時候,堇年正好在裡面跟他談話。

看到秦沫沫的那一刻,堇年異常的激動,他說:「沫沫,好久不見。」

秦沫沫勉強的笑了笑,說:「好久不見!」

他與堇年將近有一個月沒見,見徐朗和蕭夏的時候比較多。

和堇年打完招呼,秦沫沫毫不避嫌的問:「凌晨,那個協議,你看好了嗎?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打離婚證?」

堇年見秦沫沫是奔離婚來的,連忙說:「我還有事,你們慢慢聊。」

堇年走後,秦沫沫有些氣憤的說:「凌晨,你到底什麼意思啊?你不是一直想離婚嗎?我好不容易不鬧騰你了,為什麼還不離?你都拖半個月了。」

凌晨很反感秦沫沫提離婚的事情,因為他不想離。

於是,只見他冷不丁的說:「秦沫沫,你為什麼這麼慌,你下家又沒找好。」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話,氣不打一處來,她很直接的問:「你要怎麼樣才肯離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現在的戰略是,能拖一天是一天,他知道秦沫沫是喜歡他的,他還一直在想,等她氣消了,一切就好了。

所以他便開始耍無賴,反正秦沫沫不是最會耍無賴嗎?跟她多學學就好。

因此,只見他說:「我查看了一下銀行賬單,你一個星期刷了我將近20億,你覺得這婚真的就這麼好離嗎?」

凌晨這是被秦沫沫逼離婚逼到沒辦法,才拿秦沫沫刷卡的事情說事。

秦沫沫一聽賬單的事情,整個人心虛了,她弱弱的說:「我買的房子和商鋪,應該都會增值,還有那四億元我也沒拿,算過來,差不多是平的。」

秦沫沫只想把賬填平,然後離婚,關於她一氣之下,買了郊區一塊垃圾場的事情,她一個字都不敢提。

凌晨見秦沫沫心虛,好想發笑,但是被他強忍下去了,心想,原來這個傢伙還是會害怕的。

這樣正好,正好可以抓住她的小尾巴,拖著她不離婚。

因此,只見凌晨恬不知恥的說:「把那四億元填進去,差不多還有兩億的差距,算了,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給你免一半,等你湊夠一億填平這筆賬的時候,我們就離婚。」

凌晨明明知道,一億元對於秦沫沫來講簡直是天文數字。

即便她們全家人賺三輩子,也賺不來這麼多錢。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離婚要求,眼圈氣紅了,自然也是懊悔自己當初不該胡鬧。

可是現在該怎麼辦?她從哪裡弄一億元過來,還不如一刀殺死她算了。

凌晨看著秦沫沫委曲兮兮的模樣,緩緩從椅子上面站起來,走近她。

然後伸出右手,撫摸著她的臉龐說:「沫沫,如果你湊不夠這一億元,我們是不能離婚的。」

秦沫沫聽著凌晨溫柔言語,哪能感受到他話里透出的另一層意思,她聽到的全部是赤。裸。裸的威脅。

於是,她猛然打開凌晨撫摸在她臉頰上的大手,氣呼呼的說:「凌晨,你怎麼這麼見啊?」

在秦沫沫心裡,凌晨是挺見的,她不過是生氣鬧騰了一下,還找她賠錢,他缺這錢么?

罵過凌晨之後,秦沫沫冷靜了,她就不相信,孟夕顏不會逼凌晨離婚。

想著孟夕顏迫不及待想嫁進凌家的模樣,她『好心好意』的提醒凌晨:「你不想娶孟夕顏過門嗎?不想給她一個名份嗎?」

凌晨見秦沫沫拿孟夕顏說事,冷不丁的說:「這跟你沒關係,你只需要把錢湊齊就好。」

秦沫沫見凌晨不肯放過自己,氣呼呼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抓起包包就走了。

她就不信,孟夕顏會這樣放過凌晨,這事總會有一個交待的,反正要錢她是沒有的。

凌晨看著秦沫沫氣極敗壞的模樣,忍不住笑了。

看著秦沫沫氣呼呼的背影,他似乎看到了他們的未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