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第221章 天衣無縫【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4:33
A+ A- 關燈 聽書

他想,再過幾天,他便把秦沫沫接回家住,待秦沫沫不想著離婚之事時,他再向她表白,向她說明,自己之所以這麼做是不想離婚,想要跟她在一起走完後輩子。

總而言之,凌晨的打算是好的。

……

下午,心情鬱悶的秦沫沫,約了唐小米出來喝咖啡。

見面之後,她向唐小米大吐苦水,把凌晨好好的數落了一番。

正當唐小米準備破口大罵的時候,徐朗突然出現了。

只見他春風滿面朝秦沫沫和唐小米走過來。

秦沫沫掐指一算,她有大半個月沒見到徐朗和蕭夏了。

這會兒,在咖啡館遇到徐朗實屬不易,而且還是這種平民小咖啡館。

秦沫沫不知,她和徐朗的遇見,不是偶遇,而是徐朗有意出現在她的眼前。

徐朗本以為凌晨和秦沫沫離婚一事該有著落,可是事到如今,兩人還沒有離。

他得問問秦沫沫是什麼原因,是因為她不想離,還是有別的原因。

所以,他出現了,就在秦沫沫離開盛唐集團之後,他出現在秦沫沫的眼前。

秦沫沫見徐朗來了,驚訝的從沙發上站起來,直勾勾盯著徐朗,問:「徐朗,你怎麼會在這裡?」

徐朗看著作沫沫大驚小怪的模樣,伸出右手,捏著她的鼻子,笑著解釋:「這就叫人生何處不相逢。」

沙發上,唐小米看著徐朗璦昧的動作,不禁輕輕咬著唇瓣。

從很早之前,她就感受出,徐朗待秦沫沫似乎太好了。

而且從徐朗的眼神中,唐小米看到的全是他對秦沫沫的柔情或溺愛。

可是,秦沫沫是凌晨的老婆,這傢伙的女朋友更是多不甚數,因該不會對秦沫沫有什麼的吧!

此時,唐小米心裡是糾結的,對於秦沫沫的生活圈,她越來越搞不懂。

她弄不懂這些個有錢人的心裡想法。

秦沫沫見徐朗捏她的鼻子,不以為然把他手打開,笑著說:「一起坐坐咧!」

秦沫沫話音剛落下,徐朗就在她旁邊的空位置上坐下。

接著,他問:「沫沫,剛才看到你和小米兩人氣呼呼的,有什麼事嗎?」

秦沫沫聽著徐朗的問話,右手撐在桌上,托著下巴,無奈的嘆了聲氣。

唐小米看著秦沫沫鬱鬱寡歡的模樣,先是看了秦沫沫一眼,然後又看向徐朗說:「還不是因為凌晨,她讓沫沫賠一億元才肯離婚。」

徐朗一聽唐小米的解釋,心裡不禁一顫,隨後,只見他緩慢的深吸一口氣。

徐朗的心情之所以有顫動,那是因為他知道凌晨反悔了,那個傢伙不想放秦沫沫走,又礙於面子沒有向秦沫沫坦白,所以才想了這麼幼稚的招數的圈住秦沫沫。

想到這裡,徐朗的內心開始糾結,究竟他要怎麼做才是對的?要怎麼做才不會傷害到秦沫沫?

是讓他繼續留在凌晨的身邊,還是替她處理錢財問題?

其實此刻徐朗是有些私心的,站在他自己的角度上,他是想秦沫沫離婚,他不想接二連三把秦沫沫推向凌晨的懷裡。

可是站在秦沫沫和凌晨的角度上,他覺得自己應該祝福他們。

但是當他想起秦沫沫哭得嘶心裂肺的時候,他心一橫,決定不再支持秦沫沫留在凌晨身邊。

況且凌晨身旁還有一個相戀9年的孟夕顏,那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

凌晨和秦沫沫不離婚,孟夕顏是不會就此罷休的。

以他對女人的了解,孟夕顏就算和秦沫沫同歸於盡,也不會放任凌晨和秦沫沫在一起。

儘管徐朗在心裡已有自己的打算,但是此事的當事人是秦沫沫,他更需要聽取秦沫沫的意見。

因此,只見他假裝漫不經心的問:「沫沫,你怎麼想?」

秦沫沫聽著徐朗的問話,盯著他說:「結果不是顯而易見么?我當然是想離婚呀!可是我沒有錢,所以還是等孟夕顏爆發,讓她去逼凌晨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徐朗見秦沫沫這次鐵了心要離婚,終於鬆了一口氣,他說:「我有錢啊!」

秦沫沫見徐朗說她有錢,立即緊蹙眉頭,十分嚴肅看著徐朗。

正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被唐小米搶先了,她問:「徐少爺,你為什麼待沫沫這麼好呀?」

就在徐朗說他有錢的時候,唐小米的心再次泛起漣漪,越發覺得徐朗待秦沫沫好的過了頭。

所以才搶著問話,她倒想聽聽徐朗的解釋。

然而,唐小米話里的意思,徐朗又怎會聽不明白呢!他知道,唐小米是在懷疑自己喜歡秦沫沫。

的確,他的確是喜歡秦沫沫的,可是他此時不能承認。

以他對秦沫沫的了解,如果他在此時向秦沫沫坦露心跡,這傢伙肯定不會再理他。

更別提與她有進一步發展。

於是,只見他不以為然的笑著解釋:「因為我很早就發現凌晨是在利用沫沫,當時沫沫想離婚,我不僅沒有告訴她真相,還勸說她留在凌晨身邊,才導致現在的悲劇,就當是贖罪,也是替凌晨行點好事吧!」

徐朗的說辭天衣無縫,他確確實實勸過秦沫沫不離婚,還給她支招勾/引凌晨。

所以,他的解釋將他的心跡毫不留痕的遮掩起來,似乎他真的是在替自己和凌晨向秦沫沫認錯。

但是徐朗的心意,也只是他一廂情願,秦沫沫還不一定會拿他的錢呢!

果不其然,儘管徐朗解釋了自己的用意,表示了自己道歉的誠意。

可是秦沫沫卻冷不丁的說:「算了,這種拆東牆補西牆的事情,我不幹,拿了你的錢,我就欠你的債,何況我現在跟凌晨這樣,我還沒覺得自己欠他的,是他活該。」

秦沫沫說話向來直白,就算凌晨找她賠錢,她也沒錢賠,大不了就這樣耗著唄!

反正就如凌晨自己所說,她又沒找好下家,可是凌晨的下家卻等不及呢!

關健時候,就看誰的耐性好!

總而言之,她是不會因為這場婚姻而欠下債務。

本來她就是被利用的一方,在這場婚姻里,除了體驗一把豪門少奶奶的生活,吃好了大半年,穿好了大半年,啥好處也沒撈著,還欠一PP債務,她才不幹呢!

徐朗聽著秦沫沫的話,笑著說:「放心吧!這錢只會羊毛出在羊身上,跟你我都沒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