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第222章 憑空而來【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4:40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聽聞羊毛出在羊身上,眼睛豁然睜大。

這句話的含意,她懂,徐朗的意思無非是,這錢最終還是會讓凌晨自個掏腰包。

可是一億元不是小數目,徐朗怎麼樣把凌晨的錢哄到手呢?

所以,只見她半信半疑的問:「怎麼出在羊身上呢?這不是小數目。」

徐朗笑著說:「徐氏集團和盛唐之間的合作多不勝數,這錢壓根就不算什麼。」

秦沫沫聽著徐朗解釋,漫不經心的說:「得了,還跟合作掛勾,我還是等孟夕顏去逼凌晨吧!」

徐朗見秦沫沫不領自己的好,無奈的說:「也好,你先等等,什麼時候不想等,就來找我,記得上次宰了凌晨一台兩千多萬的車子,好像也是憑空而來。」

徐朗提起車子的事情,秦沫沫便想起她第一次與徐朗見面,徐朗救過她。

那時候,他問凌晨要了一輛車子,當作謝禮;好吧!她此時才知道那輛車子兩千多萬。

想到這裡,秦沫沫忍不住冷冷的笑了,心想,凌晨為了孟夕顏真是一擲千金,明明知道她肚子里沒有孩子,還硬著頭皮給徐朗買輛車子。

還有,上次Lindy在徐朗辦公室替她解圍之後,徐朗給Lindy買了一輛車子,事後聽徐朗說起,是凌晨買的單。

秦沫沫一想到凌晨這些錢都是為了孟夕顏而花,平靜的心情不禁還是有點小感傷。

但是,她也只是在心裡感傷,臉上依舊風輕雲淡。

然而,也正是徐朗這『不經意』間的提起,秦沫沫的內心已經有所動搖。

反正徐朗能把這錢弄回來就好了,只要不是徐朗掏這錢就好。

凌晨不是看重孟夕顏嗎?都願意為孟夕顏給她四億酬勞,離婚時的一億又算什麼呢?

於是,只見她十分認真的看著徐朗說:「如果等幾天不行,就用你的錢吧!但是這個錢一定得出在羊身上,讓凌晨掏,行么?」

徐朗笑著說:「那是必需的!」

想到自己還有退路,秦沫沫沉重的心情,不由自主輕鬆多了。

現在,她心裡,********只想著離婚的事情。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找工作。

自打離開凌晨的別墅,還了他銀行卡,她的生活又恢復成嫁人以前的狀況,像只無頭蒼蠅一樣到處找工作。

可是秦沫沫不是別人,她去應聘,還沒哪公司敢要,任誰把她資料細看一下,便會發現,這人是盛唐集團的凌少夫人。

另外再加上秦沫沫上次和徐朗鬧得那出八卦,更是沒有公司敢接納她,因為怕被凌晨報復。

很快,秦沫沫四處尋找工作的事情傳入到凌晨的耳中。

盛唐集團董事長辦公室里,凌晨聽著張秘書的彙報,氣得臉煞白,堂堂的凌少夫人居然四處投簡歷找工作,這不是給他難堪嗎?

凌晨以為,秦沫沫是用這招在逼他就範,提出無條件離婚。

他雖然氣憤,氣憤秦沫沫拿他當陌生人,找了那麼多家小公司,居然就是不去盛唐旗下的任何公司。

但是更多的是心疼,心疼她一夜之間又把自己變成灰姑娘,四處求職。

想到這,凌晨掏出電話,撥通了秦沫沫的號碼。

電話那頭,秦沫沫剛剛從一家公司面試出來,結果一樣,還是被拒絕了。

看到凌晨的電話號碼,她本來是不想接聽的,又怕他是談離婚的事情,還是接聽了。

電話接通,兩人都沉默了,誰也沒先開口講話。

秦沫沫見凌晨不說話,以為他是不好意思說離婚。

因此,她先開口講話了,她問:「是不是想通了,準備去打離婚證?」

凌晨見秦沫沫開口就問離婚的事情,生氣都沒有力氣了。

可是秦沫沫現在跟他,不談離婚的事情,還有其他事情可談么?

他們現在不是只剩下這件事還可以談么?

電話那頭,凌晨聽著秦沫沫的問話,深吸一口氣,若無其事的問:「秦沫沫,你很缺工作嗎?一天投那麼多份簡歷做什麼?」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問話,立即明白他的意思。

也是,她現在還沒離婚呢!還是凌少夫人呢!成天在外面求著別人給份工作,多丟人啊!

當然,丟的不是她的人,是凌晨的人!

想到凌晨是在乎面子,才給她打的電話,她不以為然的說:「缺呀!相當缺!我不找工作,怎麼掙錢?怎麼離婚?」

……凌晨被秦沫沫氣到說不出話,她上班掙錢居然是為了離婚!

呵呵!呵呵!他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緊接著,只見凌晨低聲下氣的說:「沫沫,我們談談!」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話,不屑一顧的說:「好呀!我去你公司!」

凌晨說:「好!下午五點,你來我公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故意挑在下班的點,其實是想趁機跟秦沫沫坦白,然後載著她回家。

可是秦沫沫在掛斷電話之後,直接撥打了徐朗電話,約徐朗見面。

……

一個小時以後,秦沫沫與徐朗經常見的酒吧里!若大的酒吧仍然只有他們倆人。

秦沫沫仍然捧著一杯橙汁,只見她滿臉不好意思,都不敢正眼看徐朗。

徐朗看著極不好意思的秦沫沫,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將早已準備好的銀行卡推到秦沫沫面前說。

「裡面正好是一億,密碼是123456,你給現金或者給卡凌晨都可以。」

秦沫沫緊緊咬著橙汁吸管,盯著那張綠色的銀行卡,沒敢伸手去拿。

雖然她已經向徐朗開了口,採取還錢給凌晨的解決方案。

可當她看到徐朗為她準備的銀行卡,心裡還是緊張的。

徐朗看著不敢拿卡的秦沫沫,揉著她的腦袋說:「別不好意思啦!這本來就是凌晨的錢。」

秦沫沫聽著徐朗的話,咬了咬牙,把卡收起來了。

若是她不收這卡,不還凌晨錢,也許她就沒辦法離婚。

今天凌晨約她談談,她必需做足充分準備,若是能夠不用這錢就離婚,那便是最好。

徐朗見秦沫沫把卡收起來,才眉開眼笑的說:「真的沒什麼,這錢都是凌晨的,只不過是左右袋放進右口袋而已。」

其實,這錢沒有一分是凌晨的,也並不是徐氏集團與盛唐合作賺來的,而是徐朗自個的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