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來者不善【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4:47
A+ A- 關燈 聽書

既然秦沫沫要用錢來解決與凌晨的婚姻,他又怎麼會拿凌晨的錢呢?

自然是斷的乾乾淨淨,沒有一點關聯最好。

然而,秦沫沫也早已想到,徐朗說這錢是凌晨的,不過是安慰她罷了,見她為離婚苦惱,故意給她的,因為知道她是還不起的。

但是,秦沫沫也是被凌晨逼得沒辦法,她總不能為了錢,一輩子跟凌晨糾結下去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就算凌晨願意,她也不願意,這輩子她都不想再跟利用她的男人有任何瓜葛。

至於徐朗對她的好,秦沫沫早已想好,待和凌晨離婚以後,找個有錢的老頭結婚,然後繼承他的財產,再把錢還給徐朗。

當然,這隻不過是秦沫沫急於和凌晨離婚,嘔氣想着而已。

她的計謀是,待和凌晨離婚之後,她就告訴凌晨,這錢是她問徐朗借的,讓凌晨把這錢還給徐朗。

……

下午五點,秦沫沫準時出現在凌晨的辦公室里。

凌晨看到秦沫沫的那一刻,連忙起身迎接。

此時此刻,他緊張到手心都在冒汗,因為他打算向秦沫沫坦白,坦白自己對她的心意。

然而,秦沫沫卻只是輕輕的瞥了凌晨一眼,然後在他辦公桌對面坐下。

凌晨見秦沫沫坐了下來,立即給她送來一杯熱牛奶。

秦沫沫看着十分殷勤的凌晨,冷不丁的說:「凌董事長,用不着這麼客氣,你說跟我談談,說吧!什麼事?」

凌晨最怕聽到秦沫沫這樣陰陽怪氣的言語,連標點符號中都透露著來者不善的意思。

他深吸一口氣,坐回到自己的座椅上,一本正經的說:「跟你談談你工作的事情。」

秦沫沫見凌晨說是談工作,立即不高興了,她問:「不是應該談離婚嗎?如果你嫌我在外面找工作丟凌家的臉面,離婚不就沒事了嗎?」

凌晨見秦沫沫又拿離婚說事,更加肯定她是故意以找工作的名義逼他離婚。

於是,只見他愛理不理的問:「你錢掙到了嗎?跟我談離婚!」

聽着凌晨的問話,秦沫沫都快氣炸了,心想,他明明知道她連工作都還沒找到,居然還問她錢掙到沒有,不是明擺給她難堪嗎?

還好她今天問徐朗借了錢,不過,現在還不是亮牌的時候,她還得跟凌晨來幾回合的軟磨硬泡,說不定這錢就省了。

因此,只見她冷不丁的說:「呵呵!我掙沒掙到,你還不清楚嗎?」

凌晨看着秦沫沫那俏皮的小眼神,以及不屑一顧的口氣,直想起身揪揪她的臉。

因為她這副表情,太欠打。

但是如果他現在對秦沫沫有什麼舉動,她肯定會大吵大鬧。

所以,只見他一副為她着想的態度說:「秦沫沫,要不這樣吧!我們商量一下,你如果給我當兩年助理,這筆債務就免了。」

本來凌晨的原計劃是想向秦沫沫表白,但是看着秦沫沫一副討厭他到極點的模樣,他又覺得時機不適,怕會引起她的反感。

這才想到,先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然後慢慢以行動來感化她。

凌晨知道,秦沫沫的性子急,如果此刻向她表白,或許不能感動她,還會引起她報復的心理,越發的遠離他。

這才退而求其次,想着先把她留在身邊,讓她對自己的恨消減一些,後面的事情再慢慢來。

可是秦沫沫聽到凌晨的意見,諷刺的笑了,心想,凌晨是有病嗎?

不是他想離婚的么?現在又讓她當助理,這是什麼情況?他又把孟夕顏放在位置?真是可笑。

或許說,他是見自己前些日子太猖狂,所以把她留下來,好報復她的嗎?

如果這樣,想都別想,她秦沫沫絕對不會在凌晨的銀。威之下屈服。

於是,只見她笑過之後,不緊不慢從包里掏出徐朗給她的銀行卡,推到凌晨的面前說。

「凌晨,你真的很自以為是,你是不是以為吃定我了,想拿我怎麼樣就怎麼樣,你說離婚就離婚,你說讓我當助理,我就當助理?」

「凌晨,告訴你,我秦沫沫沒你想像的那麼好欺負,不會任你羞辱的,你不是要我賠錢嗎?這卡里是一億元整,密碼123456,明天早上九點,請你準時到民政局!」

秦沫沫說完段話,起身就準備離開。

這樣自以為是的凌晨,她一秒鐘不想多看,看着就覺得噁心。

讓她當助理賠款,虧他想得出來,幸虧她今天多做了一手準備,向徐朗拿了錢,不然還真得被凌晨看笑話。

凌晨盯着秦沫沫推到他面前的銀行卡,整個人愣住了,短短的一個禮拜,秦沫沫從哪湊到一億元?

凌晨的第一反映想到徐朗和蕭夏,在秦沫沫的朋友里,只有這兩個有錢人會願意幫她出這些錢。

更讓他確定的人是徐朗,因為秦沫沫向來與徐朗關係好。

而且那個傢伙還一直暗戀秦沫沫,如果他和秦沫沫離婚,對他自然是有好處。

愣了過後,凌晨見秦沫沫已經起身準備離開,他猛然從椅子上站起來,追上秦沫沫,拽着她的手腕問。

「沫沫,你錢哪來的?」

凌晨拽秦沫沫的力氣不小,把秦沫沫拽得滿肚子火,她轉身就把他的手甩開,不客氣的說。

「跟你有關係嗎?你明天準時去離婚就好,我不擔誤你戀愛、再婚的時間。」

「秦沫沫,我問你這麼多錢哪來的?」凌晨突然怒了,再次抓着秦沫沫,沖她吼著。

秦沫沫也怒了,她惡狠狠的瞪着他說:「用你管嗎?跟你有關係嗎?你不是要離婚嗎?離了就好了呀!」

凌晨繼續問:「錢來哪的?」

凌晨這次真的發怒了,他以前從來沒對秦沫沫如此凶,那是因為他無法接受他身邊的朋友給錢秦沫沫讓她離婚。

如果那個人是徐朗,他更加接受不了,這不是明擺跟他宣戰嗎?

秦沫沫見凌晨再三追問錢的來歷,便知道不能告訴凌晨,這錢是徐朗給他的。

因此,只見她吱吱唔唔的說:「一老頭給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