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第224章 盛氣凌人【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4:55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緊皺著眉頭反問:「老頭?」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質問,一邊掰著她扣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一邊敷衍的回應:「嗯嗯,一老頭給的。」

凌晨見秦沫沫認定這錢是老頭給的,氣不打一處來,他猛然拽起她的手腕,將她往上拽了一些,盯著她的眼睛問。

「那老頭為什麼給你錢?」

秦沫沫沫看著凌晨兇巴巴的眼神,深吸一口氣解釋:「因為我答應那個老頭,跟你離婚以後,做他老婆。」

秦沫沫的說辭,凌晨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假的。

她這個傢伙,典型的以貌取人、外觀協會高級VIP,她是不可能為了錢,把自己嫁給老頭。

除非這個『老頭』並不老,而且還很多金、帥氣。

然而,這個老頭,在秦沫沫身邊正好有一個,他的名字叫徐朗。

於是,只見凌晨的嘴角不禁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盯著秦沫沫問:「你倒是跟我說說,是哪個老頭,敢挖我凌晨的牆角?」

秦沫沫討厭凌晨的這副態度,在她的心裡,凌晨早已沒資格跟她討論婚姻的事情。

而且還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態度跟她討論她的感情之事,她要和哪個老頭在一起,跟他有關係嗎?

因此,秦沫沫也懶得掙扎,任憑凌晨拽著她的手腕,她只是冷冷的白了凌晨一眼,不以為然的說。

「我跟哪個老頭在一起,跟你有什麼關係嗎?凌晨,做人不能太不厚道,你都有孟夕顏了,憑什麼我就得給你守牌坊,你不是要我賠錢嗎?錢賠你就是了,你管我錢從哪裡來的,也不妨告訴你,我下家已經找好了,就是一有錢的老頭,你又能拿我怎樣呢?是不是覺得很丟人?你擺了我一道,我肯定也不會善罷甘休,肯定要你丟面子。」

秦沫沫就是那種遇弱則弱,遇強則強的女人,如果凌晨跟她好好說話,她肯定也不會把自己說得這麼難聽。

凌晨待她的態度,讓她心裡極不平衡,在這場婚姻里,她是受傷害,就連離婚,還要被他欺負一道。

這都是什麼世道,如果嘴巴上說幾句難聽的話能讓凌晨嘔氣,秦沫沫又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呢!

所以此時,什麼話難聽,就撿什麼話說,反正能讓凌晨生氣,就是最好。

果不其然,凌晨聽著秦沫沫的果真生氣了,氣得要命。

只見他深呼一口氣,再次將秦沫沫的手腕擰起來,順道還往自己懷裡拽了幾分。

這會凌晨可不是想著要跟秦沫沫親昵,而是因為太生氣,才有了這個動作。

他看著她近在咫尺的臉龐,壓抑著自己的怒火,盡量低聲,說:「呵呵!秦沫沫,你現在能耐了啊!不僅滿嘴謊言,還學會自甘墮落,了不起!了不起!」

凌晨話里的諷刺,秦沫沫又怎會聽不懂,可是她看著凌晨生氣的模樣,心裡就痛快。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之前鬧了那麼大一圈,他不動怒,此刻卻因為這筆錢而動怒。

雖然秦沫沫心裡痛快,但是早已經沒有心情陪他鬧騰下去,她只想離婚。

於是,她又見見的說:「嗯!是能耐了不少,謝謝凌董事長的誇獎,如果凌董事長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走了!」

凌晨看著秦沫沫不屑一顧的態度,氣得咬牙切齒,越發用力拽著她的手腕。

這會作,凌晨算是體會到被人冷落的滋味。

之前秦沫沫胡鬧的時候,他不搭理,任她胡鬧,秦沫沫就是凌晨此時的怒氣。

兩個人吵架、鬥氣的時候,最讓人氣憤的是,不管你怎麼鬧騰,對方壓根不把你放在眼裡。

如今風水輪流轉,終於輪到凌晨生氣,秦沫沫懶得搭理他。

但是與之前情況不同的是,秦沫沫的手還被凌晨拽著在呢,而且拽著好疼,還有,凌晨的眼睛還惡狠狠的瞪著她。

這樣的凌晨讓秦沫沫的忍耐幾乎也到了極限,她掙扎一番之後,見凌晨還沒有放開她的意思,秦沫沫也火了。

她突然抬起頭,朝凌晨怒吼道:「凌晨,你究竟要怎麼樣?我不是如你願了嗎?同意跟你離婚嗎?再怎麼說我對你和孟夕顏還是有幫助的吧!至少沒讓你娶成蕭夏,你至於對我這樣不依不饒嗎?是不是非要讓我鬧騰,你心裡就舒坦了,你是不是神精病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看著突然發怒的秦沫沫,也不顧形象朝她吼道:「對啊!我就是神精病,就是不想看見你好。」

凌晨和秦沫沫呆在一起太久,變得越來越像秦沫沫,就連吵架都跟她一個口氣。

或許是因為他以前從來都不吵架的原因,才變得像秦沫沫。

其實秦沫沫也很少吵架,這不是被逼無路了么!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怒吼,怒氣衝冠,她也懶得浪費唇舌工夫,猛然抬起右腳,用膝蓋頂在凌晨的小腹上。

頓時,凌晨臉都綠了,心想,秦沫沫是想讓他斷子絕孫嗎?既然下手這麼重,好在她撞偏了,不然他真得進醫院。

秦沫沫看著凌晨難堪的表情,回憶自己剛才那一腳落哪去了,她記得她好像沒踢到要害。

可是這會,她也懶得與凌晨糾結打人一事,只見她一邊掙扎,一邊朝凌晨吼道:「放開我,你這個瘋子。」

凌晨見秦沫沫還在凶她,突然鬆開她的手腕,抬起右手捏著她的雙齶,將她往後推,直到秦沫沫的後背穩穩的抵在牆上,他才停下腳步。

此時,兩人的動作很璦昧,凌晨緊緊貼著秦沫沫,右手反扣她的雙齶,秦沫沫的後背緊緊貼在牆上。

被捏著臉蛋的秦沫沫,伸著雙手想推開凌晨,可那個傢伙紋絲不動。

最後,她只好嘟著嘴巴,瞪著凌晨問:「凌晨,你想做什麼?我剛剛沒踢到你要害。」

秦沫沫一開口說話,凌晨的怒火全消了,想笑又不敢笑,因為怕被秦沫沫鄙視。

凌晨看著她嘟著嘴巴,輕聲細語的言語中帶著一絲恐懼,突然緩緩俯下身。

這一刻,他想吻她,明明時機不適合,可他卻發瘋般的想親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