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第225章 迫不及待【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5:02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看着凌晨逼近的臉龐,不禁深吸一口氣,睜著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她想,難道凌晨想咬她?或者想跟那啥啥,以證明他沒被踢壞。

可是她清清楚楚的記得,她沒有踢到要害。

秦沫沫終究還是女生,緊要關頭終究還是會害怕的。

因此,她的聲勢也慢慢弱下來,她將自己的腦偏向一旁,解釋:「我剛才沒踢到要害,你不用拿我驗傷。」

「噗嗤!」凌晨聽着秦沫沫的解釋,忍不住還是笑了。

笑過之後,他將秦沫沫的腦袋擺正,讓她與自己對視,他問:「你剛才不是挺能凶的嗎?這會怎麼泄氣了?」

秦沫沫十分委曲的說:「我打不過你。」

凌晨看着秦沫沫委曲兮兮的模樣,又笑着問:「秦沫沫,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為難你嗎?」

秦沫沫聽到關健問題,眼睛再次豁然睜大,她問:「為什麼?」

凌晨看着秦沫沫迫不及待的模樣,不禁想逗逗她,於是,他極其不要臉的說:「你我夫妻一場,結果卻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關係,我覺得很虧,所以不想就此離婚,你懂嗎?」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解釋,氣得恨不得一腳踢廢他,實事上她卻無法動彈。

所以只見她冷不丁的盯着他說:「那是你自己要為孟夕顏守牌坊,我作為妻子的本分已經都盡到了。」

凌晨說:「嗯!之前是我不好,是我不懂你的苦心,現在我明白了,我懂了,為時也不晚吧!要不然你現在就把這本份盡了吧!」

秦沫沫一聽凌晨想睡她,立即炸了,這個臭不要臉的男人,臨離婚之際,還想占她便宜,想都別想。

於是,只見她氣呼呼的罵道:「凌晨,你不要臉,無恥,你放開我,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就告你。」

凌晨看着秦沫沫焦急的樣子,故意湊近她,壞笑着說:「好呀!你去告訴,看誰敢接這官司。」

聽着凌晨的威脅,秦沫沫的眼圈紅了,沒想到凌晨拖着她不離婚的理由,居然是這個。

她委曲,更是恨透凌晨,為什麼臨別之際,還要噁心她一把,早些幹嘛去了?

正在凌晨湊近秦沫沫的耳旁,打算對她說:沫沫,我喜歡你,所以我不想離婚。

可是他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蕭夏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

剛才,蕭夏在辦公室里突然接到張秘書的電話,張秘書告訴她,秦沫沫來找凌晨了,而且在凌晨辦公室里有吵鬧的聲音,怕是倆人在裏面吵起來了。

張秘書畢竟只是凌晨的秘書,對於他婚姻的事情,她不敢幹涉,所以才想到蕭夏。

在盛唐集團里,敢插手凌晨生活上面的事情,除了蕭夏沒有第二人。

所以她請蕭夏上來救援,避免事情鬧大。

當蕭夏推開辦公室的門時,看到凌晨右手扣在秦沫沫的臉上,秦沫沫兩眼通紅。

蕭夏想都沒想,衝過去就拉着凌晨的手,不讓他欺負秦沫沫。

嘴裏還一邊喊著:「凌晨,你是不是男人,三番五次對沫沫動手,你好意思嗎?」

蕭夏還記得,上次秦沫沫被陷害出軌,凌晨一怒之下,掐了秦沫沫的脖子。

雖然這並不算什麼實質性動手欺負秦沫沫,但是蕭夏偏偏要把事情說的嚴重,讓凌晨難堪。

凌晨看着莫名其妙出現的蕭夏,感覺有一盆涼水從頭頂澆到腳趾尖。

他好不容易見秦沫沫氣勢弱下去,好不容易見秦沫沫委曲起來,好不容易逮到機會適合表白,全被蕭夏打亂了。

這些日子,秦沫沫不是跟他鬧騰,就是對他不理不睬。

今天對於他而言,是個千載難縫的好機會,秦沫沫離他么近,秦沫沫委曲,秦沫沫氣勢也不強。

他本來想着向她表白完之後,再將她擁入懷中,向她道歉,他想告訴她,他已經喜歡上她,喜歡到無可救藥。

他想請她原諒他前面所犯的錯誤,想讓她給自己一個機會。

其實經過冷靜下來的凌晨,反而還挺慶幸,慶幸當初弄錯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如果不是因為弄錯人,他這輩子可能都無法遇上秦沫沫,他甚至連表白的台詞都想好了。

可是一切都被破壞了,氣氛被破壞,他的心情也被破壞。

無奈之下,他只好鬆開扣在秦沫沫臉頰上的右手。

被凌晨放開的秦沫沫,二話沒說,揚起右手,就是一個耳光落在凌晨的臉上。

瞬間,蕭夏也懵了,心想,這兩個人的脾氣真夠火爆,還好她來了。

如果她沒來,指不定還要發生什麼事情呢!

凌晨的心情本來被蕭夏壞了一大半,緊接着又挨了秦沫沫這一巴掌,他什麼心情都沒有。

蕭夏杵在一旁,看着秦沫沫,小心翼翼的問:「沫沫,你們倆又在鬧什麼?」

秦沫沫聽着蕭夏的問話,橫了凌晨一眼,又看向蕭夏說:「凌晨他耍無賴,說好離婚,又不離。」

蕭夏頓時也莫名其妙了,心想,凌晨前些日子不是非要離嗎?為什麼突然變卦?

蕭夏還沒來得及問凌晨怎麼回事,凌晨已經盯着她問:「蕭夏,你是不是給秦沫沫錢了?」

聽着凌晨的問話,蕭夏皺着眉頭直搖頭!

凌晨得知不是蕭夏給秦沫沫錢,自然懷疑徐朗,本身也是他的嫌疑最大。

秦沫沫見凌晨拿蕭夏是問,她極其無奈的看着他問:「凌晨,究竟要怎麼樣你才肯離婚?」

心情極不好的凌晨,對秦沫沫一再的逼迫極其反感。

他在想,難道他給的種種跡象,她難道一點都不明白嗎?一點都看不出來嗎?

此刻,凌晨很尷尬,尷尬到他很想對秦沫沫說,好!既然你這麼想離,那明天就去離。

可是他知道,這話若是說出口,他一定會後悔。

他不想在自己情緒不受控制或者極其不佳的情況下做任何決定。

在他心裏,他終究還是在乎秦沫沫的,還是想跟她一路走下去,他捨不得放手。

特別是當他想起秦沫沫的可愛,想起她穿着貓咪裝,滿屋子追趕他的情形,他捨不得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