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第226章 當局者迷【6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5:16
A+ A- 關燈 聽書

因此,只見他冷不丁的說:「等你把發瘋刷掉的信用卡填平。」

凌晨的離婚條件一次比一次高,秦沫沫都沒有力氣再跟他生氣,因為他明顯感覺到凌晨在整她。

於是,她無可奈何的問:「凌晨,你至於這樣整我嗎?」

凌晨冷笑著說:「你不是有辦法嗎?這次別再對我撒謊。」

凌晨知道秦沫沫敢拿徐朗一億,借她十個膽也不敢拿徐朗二十來億,除非她是打算把自己賣給徐朗。

秦沫沫沫聽著凌晨讓她別再撒謊,覺得很可笑,她冷嘲熱諷的說:「論起撒謊,我可是比你差太多,你騙我了那麼久,我還要向你多多學習。」

一旁,蕭夏見這兩人又杠上,連忙拉著秦沫沫說:「沫沫,你先回去,凌晨這邊,我來做思想工作,你現在不就是要離婚嘛!這事還不簡單,你越是這樣跟凌晨鬧,他越不會如你心愿的。」

秦沫沫聽著蕭夏的勸言,滿肚子委曲,她的確是鬧過,可是凌晨不搭理她嘛!

她好不容易不鬧了,只想安安靜靜把婚離了,凌晨又不願意。

秦沫沫弄不明白,自己究竟還要怎麼做,才能解脫。

她跟凌晨鬧騰的時候,難受的是她自己,不鬧騰的時候,難受的還是她自己。

她現在只是想遠離凌晨,遠離她的恥辱,遠離痛楚,為何凌晨就不放她一條生路呢?

秦沫沫覺得自己有苦難言,說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她看著蕭夏,無奈的長嘆一聲氣,看都沒看凌晨一眼,轉身就離開了。

蕭夏見秦沫沫要走,立即追上去,直到看見秦沫沫上車離開,她才返回公司。

董事長辦公室里,凌晨也是滿肚子委曲,他剛才都對她笑了,難道她還看不出來一點點什麼嗎?

剛才,他明明只調系她,難道她也聽不出來他是玩笑話嗎?

他之所以跟她開玩笑,那是因為在乎她。

可是凌晨不明白秦沫沫不懂他的玩笑,也不想懂,她想要的,只是一片清靜。

她想要的,只是她平平靜靜,從來沒有認識凌晨的生活。

正在凌晨胡思亂想之際,辦公室門再次被推開,進來的人仍然是蕭夏。

凌晨瞥了蕭夏一眼,假裝沒看見她。

蕭夏見狀,忍不住揚起嘴角冷冷的笑了,隨後,她毫不客氣的坐在凌晨辦公桌對面,從辦公桌上的筆筒里抽出一隻簽字筆,不停敲打在桌上。

蕭夏手中的簽字筆敲在桌上,讓凌晨的心緒異常的煩惱。

於是,只見他抬起頭,看了蕭夏一眼,說:「蕭夏,回你自己辦公室玩去。」

蕭夏聽著凌晨的話,冷笑著說:「凌晨,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你是什麼意思?」凌晨聽著蕭夏的話,緊皺著眉頭,問她。

「噗嗤!」蕭夏看著凌晨茫然不解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了。

笑過之後,她試探性的問:「凌晨,你是假戲真做,喜歡秦沫沫了吧!所以才百般阻撓她,不肯離婚?」

凌晨聽著蕭夏的問話,兩眉之間,皺得更厲害。

他在想,為什麼蕭夏都能看出來他的情義,秦沫沫卻像個木頭腦袋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呢?

因此,凌晨情不自禁笑了一聲說:「你都能看出來,秦沫沫卻看不出來。」

蕭夏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秦沫沫對你的認知,現在只局限於你利用她,欺騙她上面,至於你的感情,說實話,你表達的方式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如果不是因為我從小認識你,我也認為你是在整我。」

……蕭夏的解釋,讓凌晨百口莫辯!心想,他本來是想著告白來的,結果被這傢伙破壞了。

蕭夏見凌晨不說話,接著說:「凌晨,秦沫沫腦袋很簡單,你喜歡她就要明著告訴她,別跟她拐彎抹角,但是我先給你提個醒,你在向秦沫沫告白之前,先把孟夕顏處理好。」

凌晨聽著蕭夏的提醒,忍不住長呼一口氣。

看來,感情之事,還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就連平時任信到極致的蕭夏都能給他指點一二。

呵呵!男女之間的關係,還真是一門相當深的學識!

好吧!他承認,在這一方面,他並不擅長。

可是凌晨有一點很迷惑,為何他和孟夕顏相戀9年,對孟夕顏卻沒有這份喜愛與衝動。

他還記得,他當時喜歡吉它女孩喜歡到發狂,甚至在每個晚上做夢的時候,都會夢到她的背影、歌聲和琴聲。

為什麼當吉它女孩轉過身,與他面對面相視時,他卻沒有那份怦然心動的感覺?

感情,果然是讓人頭疼、難以捉摸的事情。

蕭夏見凌晨沉默了,笑著將手中的簽字扔在桌上,起身離開。

當她轉過身那一剎那,她臉上的笑容很無奈、很苦澀。

在認識秦沫沫之前,蕭夏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她會指點凌晨追求其它的女孩。

果然是人活久了,什麼事情都能看到,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都給她碰到了。

凌晨回過神時,蕭夏早已消失在他的辦公室。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蕭夏給他提的意見,他聽進去了,所以才會思考。

蕭夏剛走沒一會兒,安靜半個月的孟夕顏現身了,事隔半個月,她終於再次撥通凌晨的電話。

經過她半個月的冷卻與觀察,覺得凌晨的信心已經被消磨不少,秦沫沫的耐心幾乎也到了極限。

她便意識到,自己在此時應該和凌晨見個面。

於是,凌晨的電話響了。

董事長辦公室里,凌晨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不禁抿了一下唇瓣。

凌晨覺得自己是時候向孟夕顏坦白,這事本來一直就壓在他的心裡。

只是這段時間,只顧著忙乎秦沫沫,把孟夕顏忽略了。

正好,他正想到孟夕顏,他就來電話了。

凌晨接通電話,十分冷靜的叫了一聲:「夕顏!」

電話那頭,孟夕顏溫柔的聲音,婉婉到來,她說:「凌晨,這些日子,心情好些了嗎?我們好久沒見面了。」

凌晨將孟夕顏的問題忽略,直接跳到第二句話上,他說:「今晚南山大飯店見。」

孟夕顏見凌晨如此爽快,眉頭不禁緊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