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第228章 不同往日【1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5:32
A+ A- 關燈 聽書

因此,只見孟夕顏有些不高興的說:「凌晨,剛才我的態度都表明了,對於你,我一直在遷讓,包括此次,我也在遷讓,也希望你適可而止,我現在不答應你分手,是不想你以後後悔,兩頭一頭都沒得到。」

「而且我們已經半個月沒見面,我不想見面鬧得不開心,這事,咱們先放一下好嗎?等秦沫沫原諒你之後再談不遲。」

孟夕顏的一番話語雖然在理,可是凌晨卻並沒有聽進心裏。

所以這頓晚餐,也是匆匆而別,不歡而散。

回去的路上,孟夕顏想着凌晨待自己的態度,氣得咬牙切齒。

在認識秦沫沫之前,凌晨從來沒待她這麼冷淡,凌晨認識秦沫沫之後,他的態度越來越冷淡。

即便上次,她拉着他走了一趟校園,這會,凌晨的那股感動勁早已經過了。

然而,相同的招數,孟夕顏是不會使用第二次,因為會讓人反感。

想到這裏,她的眉頭不禁緊蹙,看來,必需要從秦沫沫身上下手。

……

然而,與此同時,從凌晨辦公室回去的秦沫沫,一怒之下,把自己用凌晨銀行卡刷的房子、商鋪全部掛在網上出售。

她就不信,她買的房子還賣不出去,掐指算算,過了半個月,應該還增值了呢!

電腦前,秦沫沫想着凌晨囂張的氣焰,氣得臉紅鼻子綠。

只見她悶悶不樂的自言自語道:別以為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別以為我拿你沒辦法。

同時也相當懊惱自己明明是個窮光蛋,生氣的時候,拿錢撒什麼氣,這下可好,把自己都套進去了。

「糟了,糟了,徐朗那張卡還沒拿回來呢!」秦沫沫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抓着披散的頭髮,在房間里來回踱步。

她今天臨走之前,應該把徐朗的卡要回來,她怎麼能做這種蠢事呢!婚沒離成,還把錢套進去。

想到這裏,她氣得狠狠把自己腦門拍了兩拍掌,心想,都怪凌晨,閑着沒事發什麼瘋,把她嚇壞了。

接着,只見她兩手握着手機,蹲在書桌旁,將自己捲成一個團,思考問題。

她在想,自己要不要給凌晨打個電話,把那張卡要回來,反正他拿了錢又不離婚,還不如把錢要回來。

經過一番糾結之後,她最終決定,還是找凌晨把卡要回來。

於是,她戰戰兢兢撥通了凌晨的電話。

電話那頭,凌晨收到秦沫沫的電話,十分意外,更多的是驚喜,他滿心歡喜的問:「沫沫,怎麼了?」

秦沫沫聽着凌晨歡快的聲音,冷冷的「切」了一聲。

隨後,她不冷不熱的說:「凌晨,你把今天那張卡還給我吧!反正你又不離婚。」

凌晨見秦沫沫問他把卡要回去,假裝不解的問:「為什麼要還給你,可以留着抵債。」

秦沫沫一聽凌晨說拿那錢抵債,氣不打一處來。

因此,她氣呼呼的說:「你不離婚,我怎麼嫁給人家老頭,不嫁給人家老頭,當然要把卡還給人家。」

「噗嗤!」凌晨聽着秦沫沫的說辭,忍不住笑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心想,這個傢伙,一口一老頭,說的像真的似的。

笑過之後,他假裝一本正經的說:「嗯!這倒也是,那我現在給你把卡送過去吧!你在哪裏?」

秦沫沫見凌晨要把卡給她送過來,心想,正好,還省得她又跑一趟。

所以,她不以為然的說:「我在家裏,你到樓下涼亭之後,給我打電話,我下去拿。」

凌晨聽着秦沫沫的吩咐,開心的「嗯」了一聲,秦沫沫便就把電話掛斷了。

凌晨看着通話結束幾個字,無奈的直搖頭。

他還記得,以前他出差的時候,秦沫沫若是有兩天不見他,準會拉着他聊得沒完沒了。

現在倒好,他還沒說兩句話,她就迫不及待掛電話。

哎!今時不同往日啊!他究竟要怎麼做,秦沫沫才會原諒他呢?

40分鐘以後,凌晨將車子停在小區的地下停車場,就前往了秦沫沫口中所說的涼亭。

現在還沒到二月份,沒到春節,所以特別冷,特別是一陣寒風刮過的時候,讓人不禁顫抖。

凌晨走出停車場的時候,沒給秦沫沫打電話,他怕她比自己先到,怕她受冷。

於是,直到他到達涼亭的時候,才撥通秦沫沫的電話。

電話那頭,秦沫沫正趴在床上看電視,他聽到凌晨說自己已經在涼亭等她。

腦海不禁想起凌晨第一次跟她說離婚的時候,她去向日葵地,遇上了停電,凍了一個晚上,徐朗還凍病了呢!

因此,她眉心一皺,假裝十分抱歉的說:「凌晨,我正在洗澡,你能等我一下嗎?」

凌晨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秦沫沫又怕凌晨會上樓,所以,又威脅他說:「凌晨,你千萬別上樓,不然我爸媽看見你,肯定不會放過你。」

凌晨聽着秦沫沫的警告,不禁冒冷汗,他本來是想着要上樓的,聽着秦沫沫這話,他果真把這念頭打消了。

現在秦沫沫還沒原諒他,如果他冒昧上樓,恐怕只會把事情攪得更糟糕。

想到這,凌晨就老老實實在涼亭等秦沫沫,一陣寒風吹過,凌晨不由自主將身上的大衣裹緊一些。

樓上,秦沫沫透過卧室的窗戶,儘管她壓根看不到涼亭里的凌晨。

但是一想到他此時在樓下挨凍,她心裏就痛快。

雖然她已經鐵了心要跟凌晨一刀兩斷,但散夥之前還能整治他一番,也不乏為自己出口氣。

又一陣寒風吹過的時候,秦沫沫把窗戶關上了,然後盤腿坐在床上,吃零食,看電視。

她覺得,讓凌晨等她個把鐘頭,都算客氣的,她可足足被騙了大半年,而且心都被偷走了。

一個小時過後,秦沫沫的手機鬧鐘響了,她聽到鬧鐘響過之後,才不緊不慢從床上起來。

然後從衣櫃里翻了一件厚羽絨服套在毛絨絨的家居服外面,準備下樓去拿銀行卡。

然而此時,凌晨站在涼亭里,凍得瑟瑟發抖。

兩分鐘過後,秦沫沫推開了一樓門禁大門,剛剛邁出大樓,她不禁把羽絨服裹得緊緊的。

心想,這下應該教訓到凌晨了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