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理直氣壯【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5:39
A+ A- 關燈 聽書

涼亭里,凌晨看着秦沫沫的身影,不由得有些激動,等了一個小時,終於等到秦沫沫現身。

忽然,只見他深吸一口氣,悄悄躲向涼亭的後方。

片刻之後,秦沫沫緊蹙著眉頭,走近涼亭裏面,卻沒看到凌晨的身影。

涼亭里,秦沫沫嘟著嘴巴,把空蕩蕩的涼亭環視了一圈。

隨後,只見她白了涼亭一眼,冷不盯的「切」了一聲。

秦沫沫之所以有這個小動作,那是因為沒看到凌晨的身影。

本來想整整凌晨,沒想到他壓根都不接招,壓根都沒有把她當一回事。

無形之中,秦沫沫有點失落。

接着,她無可奈何轉過身,打算徹離涼亭,準備回家。

正當她走到涼亭台階處的時候,身後突然有人將她緊緊抱住。

秦沫沫嚇得「啊!」一聲大叫,抬起右手胳膊,打算用胳膊肘撞擊偷襲她的人。

奈何抱着她的人,力氣太大,秦沫沫的反抗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待她緊張兮兮的深吸一口氣之後,發現這個男人的味道很熟悉。

於是,只見她扭過頭,盯着身後的男人凶道:「凌晨,你放開我。」

凌晨卻委曲兮兮的說:「讓我抱抱,我好冷。」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聲音,冷言冷語的說:「別搞這麼璦昧,都快離婚了。」

凌晨不以為然的說:「還沒離呢!」

秦沫沫不搭理凌晨,低頭專心去掰凌晨的手,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凌晨,更不會讓他取暖。

所以,她很反感凌晨此時對她的態度,讓人很厭惡。

凌晨見秦沫沫掰自己的手,便將她抱得更緊!

秦沫沫氣不打一處來,抬起右腿就踩在凌晨的腳上。

此時,凌晨的身體本來就很冷,腳也很冷,被秦沫沫踩上一腳之後,他覺得腳趾頭都疼得麻木了。

他輕輕咬着唇瓣,正準備咬上秦沫沫的耳朵,以示報復。

可是當他貼近秦沫沫耳邊的時候,突然意識到,這個傢伙剛才根本就沒有在洗澡洗頭。

即便她的頭髮很乾凈,身上的味道也很香,但是凌晨還是判斷出來,這不是剛剛從洗手間出來的狀態。

其實他在涼亭中等秦沫沫的時候,就已經懷疑秦沫沫是故意讓他吹冷風。

這會兒,與她緊緊相擁,他更確定秦沫沫是故意不下樓,讓他等候的。

因此,只見凌晨雙臂一用力,恨不得將秦沫沫揉進自己的懷裏,唇瓣貼着她的耳朵問。

「沫沫,你剛才沒在洗澡,你是故意讓我在樓下吹冷風的,對嗎?」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責問,有點心虛,她的確是故意的。

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秦沫沫有些不耐煩的說:「放開我,肚子肋疼了。」

凌晨卻緊咬不放的問:「是不是故意的?」

秦沫沫見自己沒能成功轉移凌晨的注意力,不屑一顧的說:「故意的又怎麼樣?該你受的。」

凌晨看着理直氣壯的秦沫沫,只覺得好笑,他鬆開圈在她腰上的右手,捏着她的下巴,將她的腦袋扭向一旁,與自己對視。

他問:「秦沫沫,你怎麼越來越會使壞了?」

凌晨今晚的態度,讓秦沫沫像在夢遊,她無法相信,眼前的凌晨是真的,他對自己說話語氣以及說話方式都是真的。

她深吸一口氣,看着眼前的凌晨,似乎她們之間從來都沒有過孟夕顏,似乎也沒有那場騙局。

可是秦沫沫卻清清楚楚的記得,記得自己下樓來的目的,她是來拿回徐朗給她的銀行卡。

她萬萬沒想到,今天的凌晨像著了魔一樣,既然恢復成她們要好的模樣。

秦沫沫盯着凌晨,心想,凌晨究竟怎麼了?他不是要跟自己離婚嗎?他究竟又是幾個意思?

秦沫沫琢磨不透,也懶得去琢磨,她的任務是把銀行卡拿回來。

於是,只見她猛然將凌晨推開,把右手攤在他面前說:「卡還我。」

凌晨看着秦沫沫冷淡的態度,心裏酸酸的,卻不能抱怨什麼。

就如秦沫沫所言,該他受的。

現在一切的局面,都是他自作自受,是他自己把事情攪得一發不可收拾,是他先傷秦沫沫的心,是她讓秦沫沫對他失望。

所以,他無法去責備秦沫沫對他的冷淡。

看着秦沫沫氣呼呼的模樣,他好想將她擁進懷裏,撫平她的氣憤,她的怒火。

然而,他也的確這麼做了,只是當她伸手去抓秦沫沫的時候。

那個傢伙居然反映快到讓人詫異,兩步後退就躲了過去。

這時,凌晨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這個秦沫沫,越來越精明。

秦沫沫看着凌晨,越來越摸不著頭腦,猜不到他想做什麼。

所以,只見她又說:「卡帶了嗎?帶了就還給我。」

秦沫沫話音剛落下,公寓的門樓再次被推開,門開的那一剎那,喬嵐芳的聲音傳入到凌晨與秦沫沫的耳中。

她問:「沫沫,大晚上,你在涼亭做什麼?快回家,別感冒了。」

秦沫沫聽着喬嵐芳的聲音,心想,糟了,卡還沒拿到手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當她含糊其詞的回復喬嵐芳的時候,喬嵐芳已經走進涼亭。

讓她意外的是,凌晨居然也在,讓她鬱悶的是,秦沫沫和凌晨有有什麼事?在家裏不能談嗎?非要到涼亭來吹冷風。

因此,只見她不以為然的說:「凌晨也在啊!有事上家裏說唄!這大冷天的站下面怪冷。」

秦沫沫瞪了喬嵐芳一眼,示意她不該請凌晨去家裏坐,可喬嵐芳壓根就不把放在她眼裏。

一旁,凌晨從喬嵐芳的言語中能感覺出來,秦沫沫並沒有像家人坦白自己離婚的真正原因。

不然,喬嵐芳不會待他這麼客氣的,依她的個性,應該上來就是一通冷嘲熱諷。

然後逼迫他與秦沫沫離婚,但是她卻沒有,顯然是因為不知道離婚的真正原因。

既然如此,他上去坐坐又何妨呢!說不定還會有助於她和秦沫沫的關係進展。

所以,凌晨十分不知廉恥的說:「嗯嗯!好啊!」

秦沫沫看着凌晨得意的模樣,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心想,上去坐坐就上去坐坐吧!正好找機會把卡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