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卧虎藏龍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9:38
A+ A- 關燈 聽書

看著那隻落地的飛鏢,凌晨臉都綠了,他轉身看向秦沫沫,誰知秦沫沫臉上的表情比誰都要驚訝,看到凌晨瞪她的時候,立即捂著嘴假裝驚嘆。

「哎喲!我的媽呀!我的運氣怎麼這麼好啊!一投就中了,凌晨,我給你省錢了。」

站在凌晨旁邊的徐朗,看著秦沫沫,目瞪口呆。

他在想,是他眼花了嗎?

秦沫沫這個傢伙居然把凌晨的飛鏢從鏢盤上打下來了,自己的飛鏢卻還牢牢插在飛盤上。

當他再次轉身看向飛盤的時候,內圓心的那隻獨秀的確是秦沫沫的飛鏢,剛才落地的那只是凌晨的。

「嫂子,真人不露相啊!這麼厲害。」

「哪有!哪有!運氣好罷了,來來,大家願賭服輸,參賽的人,都過來掃付款二維碼。」

不管是實力還是運氣,秦沫沫都是最後的大贏家,大家自然心甘情願付款。

沒一會兒,秦沫沫的網銀上面已經有一萬元,只是還差一位沒有付錢。

雖然那位是她枕邊人,秦沫沫也沒打算放過。

她拿著手機,湊到凌晨面前,用胳膊肘推了推凌晨,笑著說:「凌晨,願賭服輸。」

凌晨瞪了秦沫沫一眼,掏出手機,掃了她的二維碼,給她轉了錢。

他不是心疼這一千來塊錢,只是被自己老婆把飛鏢打下來,好沒面子。

秦沫沫是第一個將他飛鏢從鏢盤上打下來的人,而且還是女人。

……

為了一洗恥辱,凌晨讓秦沫沫在他前面投鏢,接下來的兩輪,凌晨想把秦沫沫投中到內圓心的鏢打下來,不料每次都偏了,有一次擊中了秦沫沫的鏢,非但沒把她打下來,反而自己落地了。

後來大家為了繼續打擊凌晨,故意讓秦沫沫最後投鏢。

秦沫沫為了多拿凌晨那一份錢,毫不手軟,每次都把他的鏢狠狠打落在地。

凌晨徹底敗北。

十輪結束以後,秦沫沫的存款猛然竄升到12萬,她樂得嘴巴合不攏,心想,再來幾盤,20萬就齊了。

誰知第十輪結束以後,大夥都不願意再玩,堇年看著意猶未盡的秦沫沫,將牆上的鏢盤取下來,放進秦沫沫的手中,說。

「嫂子,這遊戲你和凌晨回去玩吧!你們倆無敵了。」

「別啊!大家再玩幾盤吧!」秦沫沫的20萬還沒湊齊,自然不想就此結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呵呵,下次再玩。」看著轉移戰場的手下敗降們,秦沫沫無可奈何。

心想,看來剩下的8萬,仍然要打凌晨的主意。

————

聚會還沒結束,凌晨載著秦沫沫先離開了,因為時間已轉鍾,他得領秦沫沫回家睡覺。

車內,凌晨的腦海里一直都是秦沫沫投飛鏢的身影,這個傢伙,一聲不吭,害他今晚丟死人了,他很清楚的記得,秦沫沫把他的飛鏢從鏢盤上面打下來四回,真慪氣。

凌晨轉身去看秦沫沫,只見她雙手抱著鏢盤已經進入夢鄉,想起她扮豬吃老虎的傻模樣,凌晨忍不住笑了,秦沫沫,挺有意思的。

……

車子到達別墅門口時,秦沫沫還在睡覺,凌晨輕輕拍了拍秦沫沫的肩膀,提醒:「沫沫,我們到家了。」睡夢裡的秦沫沫沒有被打擾半分,繼續睡覺。

凌晨又接著叫了幾句秦沫沫,秦沫沫還是沒醒,無奈之下,凌晨只好將她抱下車,走進屋裡。

抱著秦沫沫的凌晨走到二樓的樓梯口時,桂姨突然從房間里走出來,問:「少爺,要準備宵夜嗎?」

凌晨以為傭人已經休息,所以動作很輕,沒想到還是驚擾到桂姨。

只是桂姨醒了不要緊,要緊的是,桂姨突然跟凌晨說話,凌晨嚇得一抖,抱在懷裡的秦沫沫差點從懷裡跌出來,好在凌晨反應快,快速單膝跪在地,才沒有讓秦沫沫摔膠。

凌晨一跪,秦沫沫被驚醒了,她揉著眼睛,看到了凌晨驚恐的表情,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立即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凌晨。」

「沒事,只是差點摔了。」

「少爺,不好意思,剛才不是故意嚇你。」

「沒事,不用準備宵夜,給沫沫煮一杯鮮牛奶。」今晚秦沫沫睡得晚,所以凌晨讓桂姨煮一杯鮮奶養神。

吩咐完桂姨熱牛奶,凌晨抱著秦沫沫繼續上樓。

他已經被桂姨嚇到忘記,秦沫沫已經醒了,可以自己走路。

靠在凌晨的懷裡,秦沫沫的心臟莫名的一陣狂跳。

他的面容,她已熟悉!

他的味道,她也已經熟悉!

甚至這個胸膛,也是她最熟悉的胸膛。

雖然只靠過幾次,卻讓她感覺無比安心。

……

到了睡房之後,凌晨才將秦沫沫從懷裡放下來,秦沫沫看著自己手中拿的鏢盤,突然想起還有8萬塊錢的任務沒有完成。

轉眼間,她心生一計,拉住正準備進入洗浴間的凌晨說:「凌晨,要不我們再來玩兩盤,賭大一點。」

「我不要。」

今天凌晨已經在眾人面前被秦沫沫羞辱,他才不會笨蛋繼續自找不痛快。

明明知道秦沫沫的技術在她之上,才不會笨到被她再次凌辱,就算要玩,那也等他能把自己的飛鏢從鏢盤上打下來再玩。

「要不,我給你當教練,教你怎麼把飛鏢從鏢盤上打下來,看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我少收點學費。」為了湊夠20萬,秦沫沫不折手段,這麼LOW的手段都想出來了。

「不需要!」凌晨以為秦沫沫是在向自己炫耀飛鏢技術,完全沒有想到,秦沫沫是在惦記他口袋裡的錢。

眼見自己想到的兩個計謀都無用,秦沫沫有些泄氣的將鏢盤掛在牆上。

凌晨沒有理會秦沫沫,自顧自的進入洗浴間,洗澡。

待他從洗浴間出來的時候,整個人不好了,只見秦沫沫滿臉鬱悶在投飛鏢,然而她每隻飛出去的鏢都會狠狠的把上一隻飛鏢擊落在地,每次都只留下剛剛飛出去的那隻飛鏢插在鏢盤的內圓心上。

這一幕看得凌晨汗毛都豎起來了。他問:「秦沫沫,你今天都贏了12萬,還不開心?」

「我有不開心嗎?」秦沫沫反駁。

「快去洗澡,明天再玩。」

在凌晨的催促的下,秦沫沫無精打採的走到衣櫥前面。

當她看到衣櫃的新衣服、包包的時候,臉上突然展露出讓人琢磨不透的笑容,她心想,剩餘的8萬塊錢有著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