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第230章 迫不得已【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5:47
A+ A- 關燈 聽書

三人回到家中時候,把秦海嚇得愣住了!

心想,秦沫沫這孩子不是說要離婚嗎?怎麼又跟凌晨攪一塊去了?

於是,只見他十分尷尬朝凌晨笑著說:「好久沒回來了!」

家裡怪異的氣氛,凌晨自然是感受到了!

顯然,岳父、岳母對他的到來,沒有絲毫準備。

不過和秦沫沫呆久了,凌晨的臉皮厚了不少,只見他鎮定自若的撒謊:「這些日子有點忙,所以回來的少。」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說辭,不禁冷冷笑了兩聲。

喬嵐芳瞟了秦沫沫一眼,又看向凌晨說:「凌女婿,坐吧!」

隨後,她又看向秦沫沫說:「沫沫,給凌晨倒杯熱茶。」

秦沫沫聽著喬嵐芳的吩咐,嘟著嘴,不情不願給凌晨倒了一杯熱茶。

凌晨打量著喬嵐芳的陣勢,便知道她請自己上來,絕不是坐坐這麼簡單。

果不其然,凌晨剛剛抿了一口茶水,喬嵐芳就不緊不慢的說:「凌晨,既然你和沫沫已經決定離婚,這事還是趁早辦理吧!別耽誤了你倆的時間。」

凌晨聽著這話也不來氣,而是笑著說:「媽,離婚的事,我和沫沫還在商量。」

喬嵐芳聽后,眼睛豁然睜大,她問:「商量?商量什麼?」

接著,她又看向秦沫沫問:「沫沫,你不是說都商量好了嗎?這怎麼回事?」

秦沫沫看著喬嵐芳,支支吾吾的說:「還有一點後事沒辦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嵐芳半眯著眼睛,盯著秦沫沫問:「後事?該不會是經濟糾紛吧!」

喬嵐芳很聰明,她想,秦沫沫在家裡住了半個多月,這婚還沒離成,裡面自然會有故事。

然而,秦沫沫一直住娘家,那便意味著她是下定決心要離這婚。

而且肯定在凌晨家裡受了委屈,只是她沒在家裡說罷了。

如果秦沫沫搞不定凌晨,她就出面唄!

反正她又不會跟凌晨過一輩子,她不怕得罪他,壞人就她做吧!

她來逼迫凌晨離婚,別讓他總拖著秦沫沫不放。

他是男人,還是有錢的男人,可他們家秦沫沫是女人,還是一個離婚的女人。

女人的青春就那麼幾年,她不願意看著秦沫沫陪他耗著。

但是凌晨聽著喬嵐芳的話,卻說:「媽,我們沒有經濟糾紛,是在商量不離婚。」

凌晨這話一說,秦沫沫愣住了,秦海也愣住了,心想,這都哪跟哪啊?這倆孩子結婚像過家家,離婚也像過家家,還有點大人的模樣沒有,何況凌晨還是盛唐的董事長呢!

於是,只見他滿臉疑問盯著秦沫沫問:「沫沫,這到底怎麼回事?你都回來住半個月了,還沒想好離不離嗎?」

秦沫沫聽著秦海的問話,惡狠狠地瞪了凌晨一眼,心裡早已把他罵了一百遍。

她何時在商量不離婚,不都是被凌晨逼迫的嗎?如果不是他找她賠錢,這婚早就離了。

秦沫沫搞不懂凌晨究竟在想什麼,她也不想搞懂,因為她不會原諒凌晨對她所做的事情,不會忘記他給自己的傷害。

俗話說的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又怎麼被同一條蛇咬兩次呢!

可是秦沫沫也不敢推翻凌晨的說辭,因為他怕凌晨把她亂花錢的事情告訴秦海和喬嵐芳。

她們家是小家庭,父母一輩子見過最多的錢就是凌晨給的聘金。

她怕自己說花了凌晨的錢,恐怕秦海和喬嵐芳還真讓她給凌晨抵債呢!

所以,她只好咬著牙,迫不得已順著凌晨的話說:「爸、媽,這事你們就別管了,我會處理的。」

秦海聽著秦沫沫的話,以為她是動搖了,不想與凌晨離婚。

喬嵐芳聽著秦沫沫的話,便猜出秦沫沫肯定有苦衷,而且還是不方便對他們說出來的中衷。

凌晨見秦沫沫乖乖就範,配合他的說辭,情不自禁眉開眼笑。

他心想,他果然還是了解秦沫沫這個傢伙的。

凌晨的得意被喬嵐芳捕捉到了,她卻漫不經心的說:「沫沫,咱們家雖然沒錢沒勢,但是你如果想做什麼事情,爸爸媽媽一定會支持你的,人這一輩子,面子固然重要,可是最重要的還是要開心,如果你現在過的不開心,沒必要強求自己遷就下去,你的婚姻大事,不論碰到什麼困難,不論你做什麼樣的決定,爸媽一定都會理解你,支持你,別讓自己受委曲就好。」

秦沫沫聽著喬嵐芳的告白,感動的都快落淚,她沒想到喬嵐芳這次放了她一馬,沒追問原因。

這可是她有生以來的頭一次,太讓她感動了。

可凌晨聽著這話,卻有點不開心了!

俗話說的好,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親,她岳母大人不是明擺支持秦沫沫離婚么?

即便凌晨理解喬嵐芳的心情,知道她是怕秦沫沫受委曲。

但是現在的凌晨,只要有人支持他和秦沫沫的離婚,他就沒法高興,不管是徐朗還是喬嵐芳。

隨後,秦沫沫點了點頭,說:「媽,我知道的,我不會讓自己受委曲的。」

緊接著,她又轉身對凌晨說:「凌晨,時間不早了,我送你下樓吧!」

其實秦沫沫就是想找個機會把徐朗的銀行卡要回來,當然,她也的確不歡迎凌晨在她家中長久逗留。

凌晨見秦沫沫對他下逐客令,有些不開心的說:「我今晚沒打算走。」

秦沫沫一聽凌晨不走,整張臉都黑下來,心想,怎麼還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太不要臉了。

喬嵐芳見秦沫沫變了臉色,想再次充當惡人趕凌晨走。

可是卻被同樣身為女婿的秦海搶先說話,他說:「嗯!凌女婿,現在不早了,留下來過夜吧!」

秦海剛剛說完話,同時被秦沫沫和喬嵐芳狠狠地瞪了一眼。

然而,秦海已經開口把凌晨留下來,喬嵐芳和秦沫沫自然是不好再趕他走。

但是秦沫沫卻把凌晨安排在客卧,而不是留在她的房間。

待喬嵐芳和秦海已經熄燈睡覺的時候,凌晨卻穿著睡衣,偷偷潛入秦沫沫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