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第231章 厚顏無恥【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5:54
A+ A- 關燈 聽書

床上,秦沫沫聽着房間內的動靜,用不着開燈,也猜出是凌晨來了。

她不想搭理凌晨,所以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繼續閉着眼睛睡覺。

凌晨藉著床頭小夜燈的燈光,悄悄走近床邊,單膝跪在秦沫沫身旁。

他伸出右手,悄悄地撫摸著秦沫沫的額頭,輕聲細語的問:「沫沫,睡著了嗎?」

秦沫沫聽着凌晨溫柔細膩的聲音,十分彆扭,所以假裝無意翻一個身,卻不想把自己徹底出賣。

「噗嗤」凌晨看着背對自己的秦沫沫,忍不住笑出聲來。

心想,這個傢伙,還是這麼不靠譜,要裝也要裝得像一點嘛!

緊接着,他連忙站起來,坐在床沿,快速的鑽進被窩裏。

被窩裏,秦沫沫被凌晨的舉動惱得火冒三丈,直想轉過身將他一腳踹下床。

奈何她剛才已經選擇裝睡模式,如果此時改變戰略,恐怕凌晨又要笑話她。

但是,秦沫沫的按兵主動,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凌晨鑽進被窩以後,緊緊抱着秦沫沫,貼着她的兒邊說:「沫沫,我知道你沒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沫聽着凌晨厚顏無恥的言語,頓時炸了,只見她快速翻轉兩個圈,抬起右腿,一腳蹬在凌晨的小腹上,說。

「你這人有病啊?知道我沒睡,還潛到我房裏來,凌晨,你幾個意思?」

雖然秦沫沫的偷襲來得快,但凌晨的防禦能力也不差,秦沫沫踹上他的時候,他稍稍使了一點兒勁,就穩如泰山,側躺在自己的位置上,紋絲不動。

唯一讓他不痛快的是,秦沫沫那一腳真狠,踹得他肚子好痛。

可凌晨也不生氣,只是伸出長臂,將秦沫沫圈入懷裏,溫柔的笑着說:「別鬧了,快睡覺。」

秦沫沫哪肯乖乖就範,抬起雙腿,不停來回蹬著,嘴裏還一邊低聲怒喊:「出去,你給我出去。」

凌晨見秦沫沫這般不待見自己,心裏自然是不好受。

於是,他拉黑著臉,一本正經的說:「秦沫沫,你再鬧,卡不還你。」

凌晨話音剛落下,驟然之間,卧室一片安靜,靜得掉根針在地上都聽得到聲音。

凌晨見秦沫沫不鬧了,伸出右手,一把將她拽進自己的懷裏,極其溫柔的責備:「非要人家威脅,你才安靜。」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責備,兩邊兩頰氣得鼓鼓的。

她現在終於明白,什麼叫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軟,她這不是活生生的例子么?

凌晨看着秦沫沫氣呼呼的模樣,無奈的笑了,隨後伸出右手捏着她的臉蛋說:「彆氣鼓鼓地,睡覺。」

今晚的凌晨,對於秦沫沫而言,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為凌晨曾經待她就是如此溫柔。

陌生,是因為他們正在鬧離婚,而且他們好久都沒有如此平和的相處過。

如今的秦沫沫不喜歡這種璦昧的感覺,因為她心裏有太多的結。

所以,只見她在凌晨的懷裏轉了一個身,背對凌晨。

凌晨見狀,沒有強迫她與自己面對面,而是從她的背後將她抱得更緊。

秦沫沫感受着凌晨的溫度,咬着唇瓣,鄭重其事的說:「凌晨,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凌晨聽着秦沫沫的怨恨,深吸一口氣,貼在他耳邊說:「嗯!我知道。」

凌晨知道,想取得秦沫沫的原諒,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但他也知道,儘管秦沫沫恨他入骨,可只要他心誠,有朝一日,她會原諒他的,接受他的。

不是有句話叫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嘛!

他相信,會有這一天的!

所以,他並不急於一時讓秦沫沫相信他的誠意。

然而,秦沫沫聽着凌晨不以為然的回答,又氣呼呼的說:「那你什麼時候跟我離婚?」

凌晨說:「不急,等你把錢湊齊。」

凌晨知道,秦沫沫這輩子都還不了他的銀行卡,所以非要以此事要挾她。

凌晨只要提起的錢,秦沫沫就來氣,於是她抬起左手,用胳膊肘把凌晨撞了一下。

被偷襲的凌晨,非但沒有生氣,還抓住她的手,緊緊扣在她的胸前,抱住,暖暖的說:「該睡覺了。」

這些日子,凌晨十分疲憊,自從和秦沫沫提出離婚之後,他幾乎沒睡過一夜安穩覺。

特別是秦沫沫鬧騰的時候,他都是整夜整夜沒合眼。

自打下定決心,放棄孟夕顏,選擇秦沫沫的時候,一顆焦慮不安的心才算平靜許多。

可是秦沫沫不在他身旁,他總覺得缺少什麼,導致他晚上睡不好。

秦沫沫也是如此,自打凌晨和她說離婚之後,她一直沒有睡安穩。

很多次,她都從夢中驚醒,或是從夢中哭醒。

每次醒來之後,她便輾轉反側,想着關於離婚的事情。

離婚的確是件勞神費力的事情,而且這大半年,她一直都被凌晨擁在懷裏睡覺。

突然之間,少了他的懷抱,她又如何睡得安穩呢!

即便此時,她心裏還是恨凌晨的,還是討厭他的。

但是她的身體卻對凌晨產生了依賴,在他暖暖的懷抱里,聽着他溫柔的聲音,她很快入睡了。

可凌晨卻還遲遲未入眠,因為這樣的夜晚來之不易,他捨不得如此睡着。

他想在清醒的時候,感受着秦沫沫的味道,她的身體以及她的呼吸。

片刻之後,凌晨見秦沫沫沒有頂嘴,他以為她還在生悶氣。

凌晨覺得今晚的時機特別好,今晚的氣氛也特別好,是一個適合表白的機會。

於是,他再次將秦沫沫緊緊抱住,讓她離自己更近。

之後,他輕輕咬着她的耳朵說:「沫沫,我喜歡你,我們不離婚,好嗎?」

熟睡中的秦沫沫,對凌晨的表白,連標點符號都沒聽去,睡夢裏,她還夢着凌晨找她還錢呢!

凌晨表白過後,見秦沫沫沒有動靜,以為她在裝傻,於是又親吻着她的脖子說:「沫沫,我喜歡你,好喜歡你。」

秦沫沫仍然不搭理她!

這會兒,凌晨着急了,他連忙鬆開抱住秦沫沫的雙手,撐在床上,從她身體上面跨越上去,與她相對而視。

他還不信,他三番五次想表白,居然找不到機會。

今天,簡直是天賜良機,這事一定要辦成,一定要讓秦沫沫知道,他之所以不離婚,是因為喜歡她,而不是為了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