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236章 虎視眈眈【2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6:33
A+ A- 關燈 聽書

前往秦沫沫家的途中,凌晨的電話一直響不停,都是孟夕顏打過來的。

自秦沫沫從咖啡館離開之後,孟夕顏一直在儘力收買人心,壓住新聞的爆光。

可她畢竟不是凌晨,儘管做了一天的努力,也沒能如願阻止新聞的爆光。

當她看到新聞爆光之後,就不停給凌晨打電話,然而凌晨壓根就不接她的電話。

凌晨是故意不聽她的電話,因為孟夕顏那套說辭,他基本都猜准。

他雖然氣憤,也能理解孟夕顏的所作所為。

他知道,孟夕顏是恨秦沫沫的。

但是這件事情的從始自終,錯的只有他一個人,是他變了心,是他假戲真作。

如果孟夕顏心裡不平衡,大可跟他鬧,甚至向媒體爆光他是負心之人,他都不會動怒。

可是凌晨卻看不得秦沫沫受委曲,看著她被孟家兩姐妹欺負,看著她被安然帶走。

凌晨追悔莫及,他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些發現自己的心意,沒有早些面對自己的感情。

而是選擇被道德感綁架,這才落到今天的地步。

此刻,他不想聽孟夕顏的任何解釋,他只想抱抱秦沫沫,想跟她說聲對不起。

其實他心裡是害怕的,因為他現在和秦沫沫的關係處在最脆弱的階段。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且旁邊還有兩個男人虎視眈眈盯著秦沫沫,迫不及待等他放手,趁虛而入。

在今天之前,他本沒有把安然當作情敵。

可看到咖啡館的那段視頻,看著安然在秦沫沫被孟夕歡誣陷之後,還毫不避嫌給秦沫沫擦身上的咖啡,以及拽著她的手腕離開咖啡館。

身為男人的他又怎會看不出來,安然這是心疼秦沫沫。

此時的凌晨好恨,他恨自己為什麼總給秦沫沫帶來傷害,為什麼總會給其它男人機會對她好。

他想把秦沫沫留在他的身邊,只能他一個人待她好,只能他一個人疼她。

不管是她開心的時候,還是難過的時候,他希望陪在她身邊的人,一直是他。

但凌晨不知道,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能哄好秦沫沫,才能讓她原諒自己,重新接受自己。

凌晨從來沒有過這種佔有欲,以前孟夕顏和男人走的再近,他都毫不擔心,也沒有任何醋意。

如今,只要有男人出現在秦沫沫的身邊,他就忍不住想去調查人家,忍不多關注一些。

讓他苦惱的是,他的佔有欲越來越強,甚至都已經擾亂他的心緒。

凌晨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他也會有如此之大的情緒波動,原來他的性格並不平和。

自從他遇見秦沫沫以後,他的情緒不再像以前,平淡無奇,而是混雜著各種喜怒哀樂。

這些感覺,孟夕顏從來沒有給過,他以為自己一直是喜歡吉它女孩孟夕顏的。

如果說他對孟夕顏是喜歡,那麼對秦沫沫又是什麼呢?簡簡單單一個愛字是概括不了他對秦沫沫的感覺,這種感覺無法形容,也難以形容。

孟家別墅,孟夕顏看著數不清的拒接電話,一怒之下,把手機砸了。

凌晨居然不接她的電話,而且她打了整整兩個小時,他都無動於衷。

孟夕顏怒了,她把凌晨對她的冷淡都算在秦沫沫的頭上。

她憤怒凌晨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就直接判她死罪,這是否太殘忍?

梳妝台前,她想著凌晨對她的態度,氣得手臂一揮,桌面上的護膚品統統摔落在地,滾得滿地都是。

門外,孟夕歡一直在偷聽卧室里的動靜,直到聽見房間里發出吵雜的瓶瓶罐罐聲音,她才推門而入。

門被推開時,她看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孟夕顏皮頭散發,滿臉怒火坐在梳妝台前。

孟夕歡小心翼翼的問:「姐,你這是幹嘛?說不定凌晨只是忙而已,再說了,那網上沒一個人罵你,都在罵秦沫沫活該,還有人說我打輕了呢!」

孟夕顏聽著孟夕歡的安慰,氣不打一處來,若不是因為她做的過份,又怎麼會引起如此大的騷動。

於是,只見她怒不可遏的說:「凌晨護著她,那些人又算得了什麼。」

孟夕顏的話一點錯沒有,即便全世界都在罵秦沫沫,可只要凌晨一個人護著她,她就是輸了,輸得一敗塗地。

孟夕歡見孟夕顏還在生氣,討好著她說:「姐,別想多了,你跟凌晨可是有9年的感情,秦沫沫認識凌晨一年都不到,他不過圖一時新鮮罷了。」

聽著孟夕歡的話,孟夕顏深吸一口氣,咬牙切齒的說:「任何一個女人,我都不會怕,可她是秦沫沫,偏偏就是她,我不得不怕。」

孟夕顏的一番話,讓孟夕歡摸不著頭,她聽不明白。

所以,她滿臉疑問的問說:「姐,我聽不明白你說的話。」

孟夕顏卻揮了揮手說:「算了,你不會明白的。」

接著,她又說:「夕歡,你先出去吧!讓我自己靜靜。」

孟夕歡見孟夕顏對她下逐客令,又討好著說:「姐,你放心吧!你一定幫你把姐夫搶過來。」

孟夕顏卻惡狠狠地說:「就算我得不到凌晨,秦沫沫也休想。」

孟夕歡見孟夕顏鬥志滿滿,替她關上門就離開了。

她想,只要孟夕顏不放棄就好,只要她不放棄,就會有希望。

至於秦沫沫,她就不信,她們姐妹倆拿她一人沒辦法。

姐妹兩結束談話之後,凌晨正好把車子停進秦沫沫娘家小區的地下車庫。

隨後,他又急急忙忙趕往秦沫沫家的公寓樓下。

可是,不管她按了多少遍門鈴,都沒有人給他開門。

他給秦沫沫撥打電話,秦沫沫直接掛斷。

此時,秦沫沫家的客廳,一家三口一本正經坐在沙發上,聽著門鈴警報聲,紋絲不動。

終於,秦海按奈不住了,他說:「我還是給凌晨把門打開吧!讓他進屋把事情說清楚。」

喬嵐芳卻朝他吼道:「秦海,你今天要敢開這門,以後休想再踏入家門。」

秦海見狀,唯唯諾諾的說:「這事情總該有個解決的辦法吧!再說,我們家沫沫身正不怕影子歪,讓凌晨自己去給大家解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