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第237章 別無所求【3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6:40
A+ A- 關燈 聽書

喬嵐芳今天在公司的時候,突然發現部分同事看她的眼神明顯變了,她忍受不了別人莫名其妙的眼神。

所以抓住一個年輕的女孩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女孩便把視頻遞給喬嵐芳看。

喬嵐芳看着視頻怒髮衝冠,當她看到網友對秦沫沫的謾罵,高血壓差點發作,好在及時吃了葯。

後來,她都沒等到下班的點,就回家了。

結果,從秦沫沫口中什麼都問不出來。

這會兒,她正在氣頭上,不想聽凌晨的解釋,只想讓這倆人趕緊離婚。

當她聽到秦海唯護凌晨,讓凌晨上來把話說清楚,更是氣得七竅生煙。

片刻之後,門鈴的響聲停止,秦沫沫的手機又開始鬧騰。

秦沫沫不想接電話,所以又把電話掛斷,電話第四次響起的時候。

喬嵐芳深吸一口氣,說:「沫沫,電話給我。」

秦沫沫不願意喬嵐芳和凌晨起掙執,所以沒把電話遞給喬嵐芳。

喬嵐芳見狀,立即起身,從秦沫沫手中奪過電話。

被奪走電話的秦沫沫,皺着眉頭,盯着喬嵐芳問:「媽,你幹嘛呀?」

她的話音剛落下,手機又響了,喬嵐芳拽著電話,想都沒想,就接聽了。

電話那頭,凌晨輕言細語的說:「沫沫,我們見一面好嗎?」

凌晨的話語間,透露出來的都是內疚。

聽着凌晨請求的言語,喬嵐芳沒好氣的說:「凌晨,我們家沫沫高攀不起你,這婚你趁早離吧!我不管你和沫沫之間還有什麼沒有說清楚,這婚鐵定要離,今天這事情一鬧,你讓我和你秦叔怎麼出去做人,我倒想問問你,我們家沫沫是小三上位嗎?」

凌晨沒想到接電話的人是喬嵐芳,昨晚在秦沫沫家裏的時候,喬嵐芳待他的態度就不好,今個兒被孟夕顏姐妹倆一鬧騰,估計他跟秦沫沫真的沒機會了。

即便是這樣,凌晨還是想儘力挽回,他捨不得跟秦沫沫離婚。

於是,他低聲下氣的說:「媽,這事錯都在我,跟沫沫沒關係,沫沫不是小三,我也會給你和爸一個交待,絕對不會讓你們不好做人。」

喬嵐芳聽着凌晨的解釋,連忙說:「得得得,我不是你媽,攀不起你這女婿,現在我們別無所求,你要真想給我們交街,就痛痛快快把婚離了,你們這種有錢人,我們惹不起,總躲得起吧!」

聽着喬嵐芳的要求,凌晨沉默了,自從孟夕顏回來以後,他的生活就在沒完沒了的折騰。

可他現在就是鐵了心不想跟秦沫沫離婚,因此,只見他死皮賴臉的說:「媽,我喜歡沫沫,我不會和她離婚的。」

凌晨的表白讓喬嵐芳震驚了,她握著電話,久久未接話,凌晨也沒有掛電話。

而是靜靜等著喬嵐芳的認可,或者責罵。

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見秦沫沫,迫不及待想讓她知道,他喜歡她,他不想離婚。

可是他現在連看她一眼都困難,想跟她說句話都不容易。

凌晨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他和秦沫沫的關係會鬧到如此地步。

客廳里,喬嵐芳恍過神之後,連忙把電話掛了。

她本來以為凌晨會找借口解釋今天的鬧劇,或者是在她的逼迫之下答應離婚。

畢竟身為丈母娘的她,已經再三干涉他們的婚姻,跟他提離婚。

喬嵐芳萬萬沒想到,凌晨會對她說喜歡秦沫沫,會堅定的告訴她,他不會離婚。

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刻,喬嵐芳動搖了,不想再為難凌晨。

但她忽然想起主持大師給秦沫沫算的卦,大師說秦沫沫的婚姻不順,還建議秦沫沫不妨退一步。

想到這,喬嵐芳又恢復了自己的堅定。

儘管凌晨有錢,儘管凌晨喜歡秦沫沫,可她們家的沫沫跟凌晨在一起,總是不開心,總被欺負。

她寧願聽大師的話,退一步。

而且自打秦沫沫和凌晨結婚以後,看到她在凌家三番五次受到叼難,受到冤枉,她就沒法放心的讓秦沫沫跟凌晨回去。

所以,當秦海問她凌晨說了些什麼,她卻漫不經心的說:「能說什麼,什麼都沒說,這婚還是得離。」

秦沫沫聽着喬嵐芳的話,緩緩從沙發上站起來,默不作聲走進自己的卧室。

此時的樓下,凌晨已經放棄見秦沫沫,他知道自己今天見不到秦沫沫,或許近期他都見不到秦沫沫。

對於凌晨而言,他在秦沫沫和她家人的面前,已經做到極限。

家以外的地方,凌晨從來無需看任何人臉色辦事說話,他眉頭稍微皺一下,周圍的人就是天翻地覆。

即便他並不霸道,但威嚴是十足驚人的。

可是為了秦沫沫,凌晨一而再,再而三的低聲下氣,總是把自己的身份放到最低。

不論是說話、做事,他都會先考慮秦沫沫的感受,他怕傷到她,對他的家人亦是如此。

他此時才明白,原來在很久之前,原來在她認識秦沫沫不久之後,他就已經喜歡這個女孩。

所以才會包容她的一切。

對面現在的種種局面,他只能無奈的感嘆一聲,相見恨晚,遇不逢時。

回去的路上,凌晨整個腦海都是秦沫沫的身影,他甚至都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無法讓他們平靜下來。

拖着身心疲憊的身體,進入別墅的時候,只見孟夕顏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他。

孟夕顏見凌晨回來了,連忙滿面春風迎上去問候:「在加班嗎?累不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卻不冷不熱的說:「去看沫沫了。」

但他沒說自己沒見着秦沫沫。

聽着凌晨的坦白,孟夕顏怒火中燒,卻不敢表現出來,她沒有接着凌晨的話說下去,而是說:「我讓桂姨給你備宵夜。」

凌晨看着若無其事的孟夕顏,想起孟夕歡今天煽了秦沫沫一個耳光,還對她胡說八道了一通,他氣不打一處來。

所以,他猛然拽起孟夕顏的手腕,朝她低聲怒吼:「我跟你說過,別去招惹秦沫沫,整件事情跟她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