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238章 無法自拔【4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6:47
A+ A- 關燈 聽書

孟夕顏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緒,此時被凌晨毫不留面子的責備,她壓抑到極點。

於是,她怒視着凌晨,冷笑着說:「如果沒有秦沫沫,你就不會這樣對我。」

凌晨卻冷言冷語的說:「錯在我,是我喜歡她,如果你不痛快,你沖我來。」

孟夕顏聽着凌晨的話,深吸一口氣,她無法接受凌晨如此維護秦沫沫。

他們相戀9年,他從來沒有因為任何事情凶過她。

如今為了一個秦沫沫,凌晨的改變讓她快不認識。

孟夕顏不知道,凌晨對秦沫沫很多的好,是她見所未見的。

她心裏恨,恨蒼天為何要捉弄她,為何凌晨錯找的女孩偏偏是秦沫沫。

難道是上天對她的懲罰嗎?她不甘心就此認命,她的命由她不由天,9年前如此,現在亦是如此。

所以,只見她苦笑着問凌晨:「為什麼?為什麼你要變心?為什麼你要喜歡秦沫沫,我哪一點比不上她?」

聽着孟夕顏的為什麼,凌晨很為難,不管是孟夕顏還是秦沫沫,凌晨所想的,都是好聚好散。

但是凌晨不懂女人,只要不是女人心甘情願,主動提出分手,大部分時候都不會好聚散。

凌晨覺得此時的孟夕顏太糊塗,她怎麼問這麼蠢的話,這不是自找難受嗎?喜歡哪有為什麼。

如果他能說出為什麼,他能控制自己的心,事情就不會這麼複雜。

為了讓孟夕顏滿意,也為了讓她死心,凌晨冷冷的說:「你什麼都比沫沫好,只是不能讓我心跳。」

的確,孟夕顏各個方面都比秦沫沫優秀,卻偏偏無法讓凌晨體驗喜怒哀樂,跟她在一起,所有的生活按部就班,他的內心沒有波瀾起伏。

秦沫沫卻不同,他和秦沫沫住在一起的第一天,他的心就莫名其妙被她牽動。

他擔心她摔跤,心疼她住院被打擾,無形之中把她所有的生活都安排的好好的。

他對孟夕顏卻從來沒有這份關心!

然而,孟夕顏不甘心,也不相信,不相信凌晨對她沒有心動過。

可是她回想與凌晨剛認識的時候,他就面無表情。

即便她努力做了很多事情,他仍然還是那副不冷不熱的態度。

她想,凌晨肯定是喜歡她的,不然她對外宣傳凌晨是她男朋友的時候,他為何沒有反駁。

他一定還是喜歡她的,那時候他只是不成熟,不會表達而已。

因此,她說:「我不相信,你肯定心跳過,你對秦沫沫此時的感覺,就是我們剛認識時候的感覺。」

凌晨也很想說服自己事實是如此,可是他欺騙不了自己,他說:「我承認,看着你彈吉它的背影,的確是怦然心動,可你轉過身之後,便沒有那種感覺了。」

聽着凌晨的坦白,孟夕顏面色煞白,尷尬至極。

他說,他在看到她的背影之時,的確怦然心動,可看到她的人,卻失望了。

這話,凌晨從來沒有講過,所以孟夕顏一直以為凌晨是喜歡她的。

如今,凌晨生命中出現秦沫沫以後,孟夕顏看到越來越多面性的凌晨,她從來不敢想像的凌晨。

這個讓她越來越捨不得放棄的凌晨,卻是因為另外一個女人而改變。

她苦笑着問:「只有對背影心動嗎?我們交往之後,你就沒有心動過嗎?」

凌晨深吸一口氣,說:「或許是因為缺少了好奇感,或許是因為擁有,所以我並不覺得可貴,夕顏,對於我們的感情,我十分抱歉,我也嘗試過信守承諾,最後卻發現,我喜歡秦沫沫,喜歡到無法自拔。」

孟夕顏問:「那我呢?我跟你這麼多年,我喜歡你到無法自拔,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你放棄不了秦沫沫,我又如何放棄得下你?」

凌晨聽着孟夕顏的告白,無言以對,眼前的孟夕顏,又何嘗不是他自己。

他放不下秦沫沫,所以也教不會孟夕顏放下自己。

但他仍然想自私一次,把秦沫沫佔為己有。

孟夕顏看着沉默不語的凌晨,冷笑着說:「凌晨,我就是現在的你,做人不能太自私,不然你會後悔的。」

說完這話,孟夕顏轉身就走了。

她覺得此時的凌晨已經失心瘋,被秦沫沫迷得神魂顛倒。

明明知道事情已經發展到不受她的控制,明明知道她挽回不了凌晨的心。

可她仍然不想放棄,即便最後魚死網破,三個人都不會幸福,她也不要眼睜睜看着秦沫沫幸福。

她的心從來都不是大度的,特別是對於感情,對於凌晨。

從始自終,在她心裏,凌晨都只能屬於她。

凌晨不是徐朗,一直都不愛搭理女人,相比下來,對孟夕顏的確是最近乎。

但是秦沫沫的出現,讓她徹底打破墨守成規的看法。

所以,她不會輕易放過秦沫沫。

孟夕顏覺得凌晨失心瘋,此時的她又何曾清醒,甚至比凌晨瘋得更狠。

在感情里,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特別容易極端,很少部份可以好聚好散。

即便是有好聚好散,不是愛得不夠深,就是已經不愛了。

因為愛得太深而放手的,是極少中的極少。

特別是在這利欲熏陶的環境中,每個人都是自私的,自私得只顧及自己心裏舒坦。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在這圈中,若是說誰度量大,恐怕只有蕭夏和徐朗,也許他們只是意識到並不會有結果,所以才放手。

別墅內,孟夕顏離開之後,凌晨終於得到片刻安靜。

讓他鬱悶的是,這種安靜還沒三分鐘,下一波戰爭即將開始。

看着怒氣沖沖推門而入的徐朗,凌晨不由得白了他一眼,現在,他跟徐朗的關係,越來越差。

恨不得演變成仇人,想起徐朗給錢秦沫沫,凌晨心裏更是不舒服。

他討厭別人窺視秦沫沫,任何人都允許。

正在凌晨準備下逐客令,請徐朗打道回府的時候,徐朗二話沒說,上前就是一個拳頭揮在凌晨的臉上。

被徐朗揮了一個拳頭的凌晨,自然不甘勢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