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第239章 至關重要【5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6:55
A+ A- 關燈 聽書

徐朗拳頭揮在他臉上的時候,他稍稍往後退了一步之後,連忙站直身子,揚起右手,還了徐朗一拳頭。

徐朗再次進攻,於是兩人乾脆在客廳里大打出手。

白天,秦沫沫和孟夕顏在咖啡館幹了一架。

晚上,凌晨和徐朗在家裏的干架。

看來,今天註定是一個不安分的日子。

一旁,桂姨看着扭打成一團的男人,把傭人都撤了。

她即沒跟凌夫人打電話,也沒跟徐夫人打電話。

而是任憑兩個男人發瘋,讓他們去打,讓他們各自去清醒,特別是凌晨。

終於,兩人直到鼻青臉腫,累到喘不過氣,戰爭才停止。

最後,徐朗精疲力竭揪著凌晨的衣領,說:「凌晨,你到底想怎麼樣?沫沫已經如你所願答應離婚,你要錢,她也給你還上了,你非要把她逼瘋嗎?」

徐朗一想到孟夕歡煽了秦沫沫一個耳光,氣不打一處來。

他一大老爺們,不能對女人動手,只好拿凌晨出氣。

凌晨聽着徐朗的質問,毫不客氣將他推開,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徐朗,秦沫沫是我老婆,我的家務事,用不着你插手,不妨告訴你,你這輩子都沒有機會,我不會跟秦沫沫離婚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徐朗聽着凌晨的回答,知道他是認清自己的心了,知道他不會放棄秦沫沫。

看着意志堅定的凌晨,徐朗開始恐慌,他已經想好,從今往後秦沫沫由他守護。

如果凌晨不離婚,他和秦沫沫又怎麼能名正言順在一塊呢!

徐朗不是笨蛋,自然不會把自己的心事表露出來。

於是,只見他冷笑着說:「就算你不離婚又怎樣,沫沫會原諒你嗎?你覺得你不離婚,我徐朗就沒有機會嗎?天涯海角,只要沫沫願意,她離沒離婚,我都陪她去。」

徐朗的挑釁把凌晨再次激怒,他橫眉怒目揪著徐朗的衣領口說:「徐朗,你最好離秦沫沫遠一點,別以為我不敢對你動手。」

徐朗冷笑兩聲,嘲諷著說:「你當然敢,但是秦沫沫我要定了。」

怒過之後,凌晨冷靜了,他知道徐朗是在跟自己打嘴巴官司。

此刻的徐朗,也只能跟他打嘴巴官司。

儘管他心裏再怎麼喜歡秦沫沫,此時也不敢輕舉妄動。

如果徐朗過於的迫不急待追求秦沫沫,只會讓她厭惡他而已,覺得他是趁火打劫。

何況他相信,秦沫沫對他是有感情的,只不過在生氣罷了。

如今,他最重要的事情,是哄秦沫沫,而不是跟徐朗鬥嘴。

於是,只見他鬆開徐朗的衣領,不以為然的笑着說:「好啊!大家公平競爭,只要沫沫心甘情願選你,我成全你們,前提條件是,你能讓秦沫沫在不離婚的情況下,跟你辦婚禮。」

凌晨和秦沫沫相處大半年,多多少少對她還是了解的,他知道秦沫沫好面子,定然是不會做出這種出格的事情。

依照秦沫沫的性格,即便和他離了婚,也未必會跟徐朗在一起,至少短期內不會。

可是徐朗並不是凌晨最擔心的對手,那個在盛唐上班,叫安然的男人,才是她最擔心的對手。

畢竟秦沫沫暗戀他多年,之前他一直以為那個男孩不喜歡秦沫沫。

但是從今天狀況看來,那個男人對秦沫沫是有好感的。

徐朗聽着凌晨的要求,冷冷的笑了,凌晨明擺是在為難他和秦沫沫,確切的說是為難他。

他現在都不敢跟秦沫沫表白,讓秦沫沫跟她結婚,又談何容易。

但是他卻不能在陣勢上輸給凌晨,因此,只見他痛快的說:「凌晨,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可別反悔。」

凌晨見徐朗信心十足,忍不住笑了,就算秦沫沫為了離婚敢嫁,他那好面子的岳母打死都不會答應。

即便秦家所有的人都答應,凌晨倒想看看,沒有他的批准,誰敢承接徐朗和秦沫沫的婚禮。

笑過之後,凌晨冷冷的說:「徐朗,這次你若再敢給秦沫沫錢,我會讓你真正體會到身無分文的滋味。」

徐朗聽着凌晨的威脅,便知道,凌晨肯定又拿錢威脅秦沫沫,肯定是讓她把花掉的信用卡填上再離婚。

他知道是秦沫沫的軟肋,所以凌晨才故意拿錢要挾秦沫沫。

徐朗更知道,即便他給再多錢秦沫沫,讓他賠給凌晨,凌晨也是不會離婚的。

即便秦沫沫答應和他舉行婚禮,這傢伙肯定還是不離婚。

徐朗苦惱了,因為此時的凌晨就像無賴,就是不肯跟秦沫沫離婚。

於是,他也懶得和凌晨多費口舌,抓起沙發上的外套,轉身就離開。

然而,徐朗並不是回到自己的家裏,車子駛去的方向,是秦沫沫家的方向。

途中,他忽然起一個至關重要的人,凌夫人,若是想讓凌晨離婚,只能靠凌夫人耍陰招。

可是凌夫人對秦沫沫這些日子的異常舉動,不聞不問,不理不睬。

比如今天的咖啡廳事情和上次酒吧事件,凌夫人都沒找秦沫沫的麻煩,對她連句責備都沒有。

徐朗在想,究竟要怎麼做,凌夫人才會出手,才會讓凌晨和秦沫沫離婚呢?

但是他們都知道,論起孟夕顏和秦沫沫,凌夫人自然是喜歡秦沫沫的。

所以,一路上,徐朗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如何能讓凌夫人出山。

想來思去,好像只有讓秦沫沫本來去求凌夫人,比較合適。

但是凌夫人又是個怪胎,你們越想乾的事情,她偏偏唱反調,萬一鬧得不好,只會適得其反。

此時,秦沫沫家中,獨自呆在卧室里的秦沫沫,已經和徐朗再次的不謀而合。

凌晨讓她賠錢,她肯定是沒錢,可她仍然想離婚,不想跟凌晨耗。

她聽蕭夏講過,孟夕顏之所以去國外,是被凌夫人逼迫的。

她在琢磨,她究竟要做些什麼,凌夫人才會讓她和凌晨離婚?

最近這些時日,凌夫人的反常,秦沫沫已經感受到。

她在想,她都鬧到如此地步,凌夫人居然還容得下她,看來是沒鬧到點子上。

可是什麼事情是凌夫人不能容忍的呢?秦沫沫猜不到,所以她決定打電話諮詢蕭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