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左右為難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9:45
A+ A- 關燈 聽書

第二天,上午九點,凌晨載著秦沫沫來到周教授的辦公室,為秦沫沫做胎檢。

秦沫沫已經熟悉這個環境,自從懷孕以後,她一直在這裡做胎檢。

周教授每次會給她開一些中藥,秦沫沫覺得自己就像古時候的妃嬪,還得靠中藥安胎。

不過凌晨有錢,也不在乎這點安胎費,她也吃得心安理得。

「周教授,我懷孕快兩個月了,為什麼肚子還是平平的,而且體重還輕了兩斤。」

「秦小姐的體質不易顯肚子,至於你瘦了,是平日沒有多吃,沒有休息好。」

聽著周教授的話,秦沫沫嘟著嘴巴回想自己豬一般的生活。

她成天除了吃就是睡,完全沒有周教授所說的情況,於是,她回答:「吃得挺多的,睡得也挺好。」

「沫沫,每個人體質不一樣,再說,其它孕婦想肚子小點都想不到,你就偷著樂吧!」凌晨見秦沫沫鑽牛角尖,立即開導。

「可是肚子平平的,我感覺好像沒有孩子。」

「怎麼會呢!」凌晨說。

……

回家的路上,秦沫沫懷裡抱著周教授為她開的安胎藥,心裡總覺得有點不安,她感覺周教授不靠譜。

平日沒事的時候,秦沫沫也會上網查孕婦的資料,她的各種跡象表明,她好像沒有懷孕。

但是看著自己的B超片,秦沫沫又覺得自己多想了。

「這兩天怎麼不開心?」凌晨轉身的時候,看見秦沫沫悶悶不樂,於是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問。

「凌晨,要不我們換個醫院檢查,好嗎?」

「嗯!你想去哪個醫院?」

在秦沫沫的懷疑之下,凌晨把她帶到了另外一家醫院進行檢查。

結果和周教授所說的一模一樣,秦沫沫的體質不顯不肚子。

眼看兩家醫院,兩個醫生說法一樣,秦沫沫心裡懸著的石頭才落下。

心想,懷孕原來這麼輕鬆。

————

回家以後,秦沫沫趁傭人不注意,拐了兩個包,扔進凌晨給她買的車子裡面,獨自駕車回秦家。

因為事先和秦媽媽約好,所以她今天沒有去上班,在家裡等秦沫沫。

其實,她上不上班根本不重要,去了公司,大家都把她當老佛爺供起來,不讓她做任何事情。

眼前的喬嵐芳不再是以前的喬嵐芳,她可是盛唐集團少東家的岳母大人,指不定哪天有事需要求她,所以沒人敢使喚她做事。

即便有時候自己覺得不好意思,想干點活,人家也不讓。

……

門開了,秦沫沫拎著兩個包進了屋,秦媽媽早已做好午飯在等她,她說:「沫沫,先吃飯吧!」

「不了,下午你還有事得辦一下。」秦沫沫將兩個包扔在沙發上。

從包里掏出昨天晚上贏的12萬元放在茶几上,看著那12摞鈔票,秦沫沫心裡滴血啊!

她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鈔票,存款從未突破5位數,現在,要她借出去20萬,她能不心疼嗎?何況還知道,這錢準是有借無還。

喬嵐芳點著秦沫沫放在茶几上的錢,問:「沫沫,這還差八萬呢!」

「你下午把這包拿二手店去賣了,應該還有多的。」秦沫沫不以為然的說。

秦媽媽聽秦沫沫要賣包,臉色立即變得很難看,她靠著秦沫沫坐在沙發上,盯著她的臉問:「秦沫沫,凌晨是不是對你不好,沒給你錢,所以你才想到賣包。」

「怎麼可能,凌晨給你一千萬,還在乎我這20萬嗎?這兩包我不喜歡,所以想處理掉。」

面對秦媽媽的質問,秦沫沫撒了謊,她沒有問凌晨開口要錢,因為他覺得凌晨給她們家的錢已經夠多,她沒好意思開口要,因為做人不能太無恥。

……

午餐過後,秦沫沫沒打算在家裡逗留,做了虧心事,所以想趕快回家,臨走的時候,秦沫沫毫不客氣對喬嵐芳說:「媽,賣包多的錢,打我卡里。」

「你這孩子,怎麼還是這麼小氣。」

「沒辦法,隨你。」

其實不是秦沫沫小氣,而是真的太窮。

誰能想象,凌少夫人成天身無分文,存款不到四位數。

秦沫沫認為,她一定是最窮的人,至少是最窮的23歲女人。

然而,她又不好意思開口問凌晨要錢,所以才讓喬嵐芳把多餘的錢打給她,至少可以應急。

……

秦沫沫剛離開秦家,喬嵐芳就拎著包去找賣家。

最後,兩個包在原價五折后賣了出賣,一共22萬,留下借給姨媽的8萬,還餘14萬。

喬嵐芳給秦沫沫打了6萬,自個留了8萬。

這錢她不是留給自己用,是防備還有親戚找她們借錢,免得總讓秦沫沫掏錢,她也不好意思。

果不其然,喬嵐芳的猜想,一點沒錯,姨媽借走20萬以後,她的8萬塊,一天沒放熱就被人借走了,這錢借出去,她也心疼,奈何又不好推託不借。

其它親戚眼見秦沫沫家的錢好借,都想佔便宜,於是借錢的親戚接踵而來。

秦沫沫不好意思借東家,不借西家,又不敢再讓喬嵐芳幫她賣包,只好自己開著車子,尋賣家。

不出一個星期,秦沫沫衣櫥里的新包、新衣服、新鞋所剩無幾。

————

這晚,剛從洗浴間出來的秦沫沫杵在衣櫥旁,盯著裡面零零星星的幾件衣服,欲哭無淚,只希望從現在起,沒有人再向她借錢,不然她該裸。奔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更讓她擔心的是,如果被凌晨發現她衣服不見了,她該怎麼解釋?

秦沫沫深嘆一口氣,心想,原來嫁入豪門也不是什麼好事。

「沫沫,為什麼你這個禮拜只穿黃色和藍色的裙子?」

耳邊響起凌晨的聲音,秦沫沫連忙將衣櫥的門合上。

凌晨有一個特別好的習慣,不論多忙,都會回家吃飯,這樣一來,與秦沫沫幾乎天天見面。

他本來沒有關注秦沫沫的衣服,只是這個禮拜,她總來回穿那兩件衣服,所以他記住了。

凌晨記得秦沫沫來家裡之前,給她添置了不少新東西。

女人喜歡每天換不同的衣服,秦沫沫是異類,所以他好奇的問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