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第241章 虛情假意【7更】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7:10
A+ A- 關燈 聽書

客卧里,兩張象牙白的歐式田園椅子,徐朗與秦沫沫相對而坐。

秦沫沫半眯着眼睛把徐朗上上下下,來回打量好幾遍。

她似乎在懷疑,懷疑徐朗是凌晨派來的卧底,打探她的底細。

可是回頭想想,她似乎也沒有什麼是凌晨不知道的,就連她暗戀安然的事,幾乎也成了公開的秘密。

徐朗看着一本正經的秦沫沫,忍不住笑了。

笑過之後,他假裝經正的問:「沫沫,你想要我怎麼樣將功贖罪?」

秦沫沫聽着徐朗的問話,深吸一口氣,不苟言笑的說:「凌晨現在跟我耍無奈,不肯離婚,你給我支個招吧!」

果不其然,秦沫沫那點小心思,被徐朗猜是一清二楚。

徐朗聽着秦沫沫的目的,深吸一口氣,鄭重其事的問:「沫沫,你真的想跟凌晨離婚嗎?你把他放下了嗎?」

秦沫沫曾經在徐朗面前,親口承認過,承認她喜歡凌晨,而且喜歡到無可救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也正是因為秦沫沫喜歡凌晨,徐朗才會幫凌晨打掩護,才會給秦沫沫支招追凌晨。

到頭來,他反倒是吃力不討好。

雖然秦沫沫想跟凌晨離婚,徐朗是開心的。

但是他更不想秦沫沫後悔,畢竟她現在是喜歡凌晨的。

即便他自私的想過,只要秦沫沫和凌晨離婚,他就有機可乘。

可是每當他想起,秦沫沫在他面前急得跳腳,跟他講,說他喜歡凌晨。

徐朗就不忍心,不忍心秦沫沫把真心割捨。

徐朗對秦沫沫是毫無保留的,他對她的感情不僅僅只是佔有,他更想要她開心,快樂。

儘管那個讓他開心的人,不是他。

他很遺憾,卻不強求!

所以在秦沫沫決定離婚的時候,他才會認認真真的問她是否真想離。

然而,秦沫沫聽着徐朗的問話,不以為然的說:「我對凌晨只有討厭,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只希望回到從前的生活。」

徐朗卻說:「可是凌晨現在不想離婚,或許他對你動了心,所以才不會離婚。」

秦沫沫聽這話,立即炸了,心想,TNN的,好一個徐朗,明明說好跟她支招。

轉眼之間,又偏向凌晨,替他說話,什麼喜不喜歡?凌晨對她從頭至尾都只有利用。

她只不過是凌晨用來對付凌夫人,對會蕭夏的一顆棋子而已。

他對她所有的好都是虛情假意,不過是想穩住她的心而已。

因為她結婚之後,跟凌晨鬧過好幾次的離婚,凌晨是怕孟夕顏還沒回來,她就要離婚而已。

所以,他與她從來都是保持距離,不管她如何努力,他總是拒之千里。

想着自己的傻,秦沫沫又怎麼會去向凌晨求合,她不可能再把自己的尊嚴給他踐踏。

這各傻事,做一次就足夠,絕不會有第二次。

即便她曾經喜歡過凌晨,儘管很喜歡。

但一切都是過去式,現在的她,恨他的時間都閑少。

不!已經也不恨。

如今的她,只想回到重前,回到昨天,沒有凌晨的日子。

因此,她大失所望的盯着徐朗說:「徐朗,沒想到,你還是站在凌晨那邊,如果這樣,你請回吧!我們之間沒什麼可談。」

徐朗見秦沫沫任信,恨鐵不成鋼的說:「沫沫,我是站在誰的那邊,你應該比我更清,我只是怕你會後悔而已。」

秦沫沫聽着徐朗的解釋,深吸一口氣,說:「不會的,我不會後悔的,我不喜歡凌晨了,知道他是利用我的時候,我就不喜歡他了。」

徐朗聽着秦沫沫的坦白,將信將疑的問:「真的?」

秦沫沫深呼一口氣,說:「我要離婚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

秦沫沫沒有撒謊,得知真相之後,除了開始賭氣的幾天,她一直都想着離婚。

徐朗見秦沫沫肯定自己要離婚,心裏包袱,才勉強放下來,輕輕「嗯」了一聲。

秦沫沫看着徐朗認真的模樣,小心翼翼的說:「徐朗,你說過你是我的軍師,現在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助,我對凌晨已經束手無策,他讓我把他的卡還清再談離婚。」

聽着秦沫沫的話,徐朗深吸一口氣,心想,他果然沒猜錯,凌晨果然用錢要挾秦沫沫。

隨後,徐朗誠誠懇懇的說:「沫沫,你要真想跟凌晨離婚,除非真的有自己喜歡的人,讓緋聞成真,凌晨才會罷休。」

「真是搞不懂凌晨,他不是想離婚嗎?放我一馬就不行嗎?他就那麼缺錢嗎?」秦沫沫自言自語抱怨。

對於秦沫沫的抱怨,徐朗沒有接話,他沒有告訴秦沫沫,凌晨之所以不想離婚,那是因為他喜歡她。

此時,徐朗的手心在冒汗,因為他沒有對秦沫沫坦白,沒有告訴她真相。

以往,徐朗哄女人,那是一套一套的,撒謊從來不眨眼睛。

欺瞞秦沫沫的時候,他沒辦法心安理得,總覺得對她有虧欠。

可是這次,他想自私一回,想讓自己有機會爭取秦沫沫。

他活了26年,好不容易碰到心動的女人,卻是名花有主。

這會兒,好不容易看到她即將恢復單身,他是即開心,又不安。

因為對方是凌晨,是他從小到大好朋友。

俗話說得好,兔子不吃窩邊草,他這次犯戒了,而且還想挖最親近朋友的牆角。

雖然他現在並未對秦沫沫有任何進攻,可是在他的內心深處,他覺得自己已經背叛凌晨。

儘管他的心意,凌晨是明白的。

儘管他也已經向凌晨下了挑戰書,他最終還是心虛的。

之後,兩人閑聊了一會,秦沫沫便送徐朗回家了。

徐朗走後,秦沫沫一直在琢磨他說的話,難得的是,徐朗和安然想到一塊去了。

他們都覺得秦沫沫應該出軌,背叛凌晨。

秦沫沫心想,難道男人才是最了解男人的嗎?難道男人最接受不了的事情就是戴綠帽子嗎?

如果如此,她試試又妨呢?反正凌晨也讓她帶綠帽子了。

但是,她的房子和垃圾場還是要一起抓,為了堵住凌晨的嘴,為了讓他無話可說,錢是要還給他的。

於是,第二天清晨,秦沫沫早早就起床,把自己梳妝打扮了一番。

然後撥通了安然的電話。

【求月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