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第242章 欲蓋彌彰【1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7:17
A+ A- 關燈 聽書

電話那頭,安然接聽到秦沫沫的電話很意外,他輕聲細語的問:「沫沫,怎麼了?」

電話這頭,秦沫沫支支吾吾的說:「安學長,不好意思,我們約會吧!」

秦沫沫話音剛落下,安然便明白秦沫沫是何用意。

這個傢伙終於想明白了,知道該如何對付凌晨。

秦沫沫這樣做,不過是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凌晨既然不義,秦沫沫也沒有必要仁慈。

何況凌晨還是討了便宜不賣乖,利用完秦沫沫,還要刁難她。

安然看在眼裏,又怎麼會坐視不管呢?只要秦沫沫願意,他隨時奉陪。

於是,兩人約定,晚上在南山大飯店見面。

秦沫沫之所以把地點選在南山大飯店,是因為凌晨和孟夕顏喜歡關顧這家餐廳。

她來這家餐廳,碰上凌晨的機會大。

即便碰不上凌晨,碰上孟家兩姐也是好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兩個女人肯定會把她的所去所從,一五一十告訴凌晨。

孟夕顏正眼巴巴,迫不及待着她離婚呢!

秦沫沫自創把柄給她抓,她又怎會放過呢!

……

晚上七點,秦沫沫和安然前後相隔一分鐘出現在南山大飯店的天台餐廳。

讓秦沫沫失望的是,凌晨並不在,孟夕顏也不在。

所以,今天的戰局奮鬥未果,她倒是想好好演一番戲,奈何沒有觀眾。

回去的路上,秦沫沫異常的鬱悶。

今在房子不僅無人問津,就連約會都碰不到凌晨。

想到這,秦沫沫不由自主深嘆一口氣。

安然看着悶悶不樂的秦沫沫,笑着伸出右手,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這才第一次約會嘛!以後機會很多,總會讓他碰見的。」

秦沫沫無奈的點點頭,什麼都沒有說。

她覺得自己碰上凌晨,就是一個倒霉的開始,整個人都活在謊言的沼澤中。

想逃走的時候,無法掙扎,還需要旁人拉一把。

想到這裏,秦沫沫不禁又長嘆一口氣,心想,當初聽主持大師的話就好。

現在的她,用人財兩空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雖然秦沫沫今天的計劃失敗了,但是並未影響她後期的計劃執行。

之後的兩天,她托蕭夏幫忙,弄到一份凌晨的工作計劃安排表。

自己又痛下狠心花錢雇了不知名的私家偵探跟蹤孟夕顏的行蹤。

她就不相信,她兩手同時抓,還怕凌晨躲得過她的圈套。

可是三天過去,孟夕顏不僅沒有和凌晨見面,凌晨更是除了工作,沒有任何業餘活動。

秦沫沫感覺自己快要被逼瘋,離個婚還需要機關算盡。

最後,她咬咬牙,痛下決心,決定發射狠招,去盛唐給安然送午餐。

這天中午,秦沫沫按原計劃,12點整時,準時出現在盛唐集團。

臉上還掛了一張大口罩,她感覺自己大搖大擺給安然送飯,太過於招搖,容易被凌晨猜測她是故意的。

如果她遮遮掩掩,讓人感覺是她,又覺得不是她,如此一來,才更惹人懷疑。

片刻之後,她淡若鎮定出現在創意部。

本來大家各自忙着,沒有注意秦沫沫的到來。

但是看着一個帶口罩的女人走進來,情不自禁都把目光投向秦沫沫。

經過細細觀察,幾個女孩已經從秦沫沫眉眼之間猜出她是何人。

由於事關重大,誰也沒敢亂說話,可大家都心知肚明。

因為前幾日,安然在咖啡館英雄救美的事迹,大夥可都知道呢!

而且,他們董事長夫人每次看到安總監,總是笑臉迎迎,一口一個安學長,別提多親昵!

所以,秦沫沫的計劃如願達成,她剛離開盛唐不久。

她來探望安然的消息,不脛而走,公司上上下下傳遍了,董事長夫人給安總監送午餐的謠言。

其實這壓根就不是謠言,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頂樓辦公室的凌晨,卻是最後一個聽到消息。

得知秦沫沫給安然送午餐,凌晨炸了,立即傳召張秘書。

這件事情,張秘書聽到以後,第一時間進行了調查。

早已偷偷把策劃部員工挨個叫到辦公室問話,經過她仔細盤問,終於得知,除了安然,誰也不敢肯定中午送飯的女人是秦沫沫。

於是,當凌晨問起張秘書此事,張秘書坦蕩蕩的說:「董事長,這件事情,我下午已經確認過,中午的確有一個女孩給安總監送飯,可是沒有人確定,那個帶着口罩的女孩是少夫人,這都是以訛傳訛,不能相信。」

聽着張秘書的解釋,凌晨冷冷的笑了兩聲,笑過之後,他蔑視的說:「如果不是欲蓋彌彰,為什麼多此一舉帶上口罩?」

凌晨懷疑的事情,張秘書也懷疑過。

但她不好意思親自去問安然,事實究竟是什麼樣的?

即便那個女人是秦沫沫,安然肯定也不會承認,他又不傻,怎麼會承認自己給董事長帶『綠帽子』呢!

因此,只見張秘書繼續安慰凌晨:「董事長,少夫人應該不會這麼傻,明知道你在盛唐集團,又怎麼會給安總監總飯呢!」

凌晨深吸一口氣,不再說話,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肯定,那個女孩肯定是他老婆秦沫沫。

上次在咖啡廳的時候,安然對秦沫沫的態度,他就早看出貓膩。

此時此刻,凌晨只想把秦沫沫拎回家,哪都不准她去。

所以,張秘書走後,凌晨立即給秦沫沫撥了一通電話。

這次,秦沫沫沒掛斷凌晨的電話,而是十分嘚瑟的接通了。

電話通了之後,她不以為然的問:「凌少爺,想通了嗎?是打算離婚了嗎?」

凌晨直接忽視秦沫沫的話題,反問:「秦沫沫,你今天在做什麼?」

聽着凌晨的問話,秦沫沫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今天的行動效果奏效。

但是她卻假裝糊塗的說:「在家裏呀!我這種過街老鼠還能去哪?」

凌晨又問:「中午呢?你在哪?」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