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第243章 以牙還牙【2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7:24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眨巴著眼睛,假裝為難的說:「中午啊?中午給一個朋友送飯去了。」

瞬間,凌晨怒了,握著手機的右手,力度情不自禁加大,似乎想要把手機捏碎。

今天中午給安然送飯的女人,果然是秦沫沫。

凌晨深吸一口氣,咬牙切齒的說:「秦沫沫,你當我死了嗎?」

秦沫沫不屑一顧的說:「嗯!早就當你死了。」

凌晨怒氣沖沖的朝電話吼道:「秦沫沫!」

秦沫沫卻冷不丁的說:「你不早也當我死了嗎?」

秦沫沫就是這樣的女孩,嘴不饒人,若是誰跟他說狠話,她肯定也是以牙還牙。

除非對方過於龐大,而且是蠻不講理的流氓。

比如宮城那種男人,她是不會硬碰硬,而是躲得遠遠的。

電話那頭,凌晨聽著秦沫沫的頂嘴,氣得七竅生煙。

心想,他遲遲不肯離婚,親自給她送卡,偷偷溜進她的房間,抱著她睡覺,還在她胸前留下吻痕,難道他所做的種種,秦沫沫那隻豬一點都沒感覺到嗎?

的確,秦沫沫那隻豬就是沒感覺到,而且壓根沒發現凌晨在她胸前留下吻痕。

於是,只見凌晨又氣沖沖對著電話吼道:「秦沫沫,你是豬啊!我喜歡你,難道你都看不出來嗎?」

然而,電話那頭傳來的只有「嘟…嘟…嘟…」的聲音,剛才他在生氣的時候,秦沫沫就把電話掛了。

所以,凌晨的表白,再一次被秦沫沫沒心沒肺的錯過。

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凌晨哭笑不得,他在想,難道老天都覺得他和秦沫沫不合適嗎?

每次緊要關頭,每次在他表白的時候,總會出現事故,讓他十分尷尬。

秦沫沫的家中,秦沫沫想著凌晨凶她的態度就來氣。

心想,凌晨憑什麼跟她嚷,難道給他欺負的還少嗎?

這會兒,她的腦海不由自主想起和凌晨的種種過往。

可是任憑她怎麼想,除了被利用之事,凌晨平時待她真的很好,還總愛跟她笑。

想著、想著,秦沫沫情不自禁長呼一口氣,自言自語:明明就不喜歡我,還演得那麼逼真,把我都騙了,既然想離婚就離呀!幹嘛為了錢為難我,你又不缺錢。

此時的秦沫沫,對於凌晨的恨似乎都釋懷了,想起凌晨給她簽的婚姻保障書,想起她和凌晨領結婚證時,他曾經對她說。

「秦沫沫,就算我們離婚了,我也養你一輩子!包括你的孩子。」

想到這裡,秦沫沫忍不住笑了,她在笑自己傻,笑凌晨給了她那麼多提示。

她卻自以為是的認為,他是喜歡她的。

對於她,凌晨從來都只有同情,所以才會給她那麼多金錢保障。

突然之間,秦沫沫覺得自己很可悲,永遠活在別人的同情里。

凌晨同情她,安然同情她,徐朗也同情她!

緊接著,她便在房間內,放聲大笑,那笑聲,比哭聲還難聽。

之後的幾日,她和安然仍然在約會,一起看電影,一起逛街,一起去遊樂園。

但是秦沫沫並不開心,儘管她身邊陪她的人,是她以為暗戀多年的學長。

她還是沒法開心,心裡時時刻刻挂念的只有凌晨。

她怕自己的與安然的行蹤,他不知道,怕自己的戲白演。

秦沫沫不知道,自打那天她給安然送過飯,凌晨就一直派人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他想看看,秦沫沫能翻起什麼樣的浪,看她為了報復自己,能走到哪一步。

讓凌晨欣慰的是,他從跟蹤秦沫沫的視頻里,沒有看到她的笑容。

他看到的秦沫沫總是鬱鬱寡歡,滿臉心思。

從秦沫沫的狀態里,凌晨感受到,秦沫沫不喜歡安然。

儘管她努力想讓自己跟安然在一起,可是她的眼睛把她出賣了。

……

三天之後,凌晨終於進行反擊,他沒有找秦沫沫,而是讓安然來他的辦公室。

凌晨知道,自己若是跟秦沫沫交談,肯定不歡而散。

而且這幾日,他已經琢磨清楚,秦沫沫與安然在一起,不過是演戲而已。

想必這損招是徐朗出的,只是讓徐朗沒如願的是,秦沫沫沒拿他當擋箭牌,而是安然。

若大的辦公室里,安然推門而入的時候,面無表情,既沒有勾/引別人老婆的心虛,也沒對上司的那份敬畏。

而是漫不經心坐在凌晨對面,不以為然瞟了凌晨一眼。

凌晨看著安然,淡定自若的笑著說:「安總監,這幾天陪沫沫演戲倒演得挺好的。」

安然聽著凌晨的話,莞爾而笑著說:「沫沫以為我在陪她演戲,其實我是認真的。」

聽著安然的坦白,凌晨的臉瞬間白了,原來這個傢伙想跟秦沫沫假戲真做。

如今的凌晨,越來越覺得秦沫沫可貴。

很多時候,當你擁有的時候,並沒發現重要,當你失去的時候,才能體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原來,那個人已經成為你生命中不可割捨的一部分。

曾經,凌晨認為他和秦沫沫的感情來得太容易,認為自己喜歡的容易,不喜歡的時候也容易。

可他千算萬算沒把自己的心算準,他喜歡秦沫沫容易,卻再也沒有不喜歡的時候。

愣過之後,凌晨冷冷的笑了兩聲,他說:「你可以離開了。」

在外,即便凌晨生氣到極點,也能忍耐,安然喜歡秦沫沫,他無權干涉。

秦沫沫喜歡安然,他可是有十足的權力的干涉。

經過幾番較量之後,凌晨打算不再向秦沫沫示軟,直接採取強硬手段。

於是,他也懶得跟安然多費唇舌,因為在今天過後,這個男人休想再見到秦沫沫。

安然從座椅站起來之後,將手中一直拽著的職辭戲放在凌晨桌上說:「還麻煩凌總幫我簽個字。」

凌晨看著辦公桌上的辭職信,抬頭看了安然一眼,不屑一顧的說:「你辭職,張秘書批就可以。」

安然知道,凌晨是故意給他難堪,他也不生氣,只是淡然的說:「那還麻煩董事長幫我轉交給張秘書。」

看著安然離開的背影,凌晨嘴角不禁上揚,不論他的對手是誰,他都不會放在眼裡。

只要他願意,秦沫沫這輩子都是他的人。

傍晚六點半,剛剛脫手一套公寓的秦沫沫,心情異常的好,回去的時候,嘴裡還哼著小曲。

正當她準備進入公寓大樓的時候,身後突然響起凌晨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