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245章 別有用意【4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7:40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看著秦沫沫委曲兮兮的模樣,將身子俯得更低,幾乎貼在她的唇瓣上說:「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璦間,秦沫沫懵了,心想,凌晨是吃錯藥了嗎?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還是眼花看錯人了?

她可是秦沫沫,不是孟夕顏。

於是,只見她瞪著大眼睛,十分嚴肅的說:「我是秦沫沫,不是孟夕顏。」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提醒,盯著她的眼睛說:「我知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沫聽后,目瞪口呆,待她緩神之後,才詫異的問:「你病了么?而且病得不輕!」

對於秦沫沫的情商,凌晨甘拜下風,難道他話里的意思,她還不明白嗎?

他都表達的這麼清楚,她還聽不出來嗎?

既然如此,那他只好更進一步表達自己的情感。

所以,凌晨在秦沫沫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猛然吻住她的唇瓣,盡情享受她的味道。

頃刻間,秦沫沫傻了,眼睛豁然睜大,待她緩神之後,去拒絕凌晨。

他早已撬開她的唇齒,肆無忌憚吮吸她的舌,她的唇瓣,似乎在品嘗最美味的蛋糕。

隱隱約約之中,秦沫沫似乎感覺到什麼,好像感覺到,凌晨以前待她的好,並不完全是虛情假意。

似乎明白,他遲遲拖著不離婚,好像別有用意,並不是因為他在乎錢。

但是她仍然無法原諒凌晨,原諒他一直欺騙自己,原諒他一直利用自己。

何況,在她最傷心難過的時候,他沒有給過一句安慰,而是陪孟夕顏去度假。

何況,在她們相處的大半年裡,她屢次勾/引他都失敗。

何況,在最後,他還是提出離婚,還是選擇傷她的心。

曾經還沒有心灰意冷的秦沫沫,一直在等,在等凌晨給她一句道歉,一個交待,卻什麼也沒等到。

直到她同意離婚,他才扭扭捏捏拖著不放。

秦沫沫在想,他真的喜歡她嗎?或許是被安然刺激的?

秦沫沫身邊所有的人幾乎都知道凌晨是喜歡秦沫沫的,唯獨她自己不知道。

上次凌晨在電話中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怒氣沖沖向她表白,這個傢伙卻把電話掛斷了。

聽不到凌晨的表白,秦沫沫的心裡總是懸的。

儘管凌晨向她表白,秦沫沫亦是不敢輕易接受。

凌晨和孟夕顏相戀9年,當初娶她的初衷也是為了幫孟夕顏守住凌少夫人的位置。

她贏得了他們的多年的情感嗎?秦沫沫沒有把握。

或者說,凌晨對她只是一時的鬼迷心竅,一時的新鮮而已。

有孟夕顏那顆重磅炸彈,如果秦沫沫呆在凌晨身邊,這輩子恐怕都無法安心。

她無時無刻都要擔心,擔心凌晨對孟夕顏是否舊情復燃。

這種被拋棄的感覺,她不要嘗試第二次,這輩子再也不願意嘗試。

此刻,秦沫沫是理智的,她沒有因為凌晨的一個吻而搖擺不定,甚至更加堅定她要離開凌晨的決心。

秦沫沫就是這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女孩。

在凌晨的身上,她已經足夠體驗到傷心、絕望、以及難受到窒息的感受,甚至都有輕生的想法。

這樣的人,她不想再招惹,她寧願平平淡淡,也不要轟轟烈烈。

況且,這種轟轟烈烈,一夜之間麻雀變鳳凰的美夢,她已經做過。

她能放下美夢,回歸平淡,她的親身經歷告訴她,麻雀和王子是不般配的。

童話里的灰姑娘是因為她本身就是大戶人家小姐,只不過有繼母而已,白雪公主和碗豆公主更是如此。

她們原本就是公主,所以才會有王子搭救。

可她只是秦沫沫,一個平淡無奇,稍有幾分姿色的秦沫沫。

想到這,秦沫沫覺得自己該拒絕凌晨,而不是由他任意親吻。

於是,她抬雙手就去推凌晨。

凌晨感受到秦沫沫的抗拒之後,立即用自己的雙手抓住秦沫沫的兩隻手腕,扣在她的腦袋上。

這樣一來,秦沫沫便動彈不了。

秦沫沫見凌晨沒有打算放過她的意思,怒了,心想,好歹他也吻了她大半分鐘,便宜還沒占夠嗎?

看來老虎不發威,拿她當病貓啊?

所以,只見她千方百計去咬凌晨的唇瓣,奈何凌晨一直強烈吻著她。

因此,秦沫沫並沒有如願的咬到她。

片刻之後,凌晨見秦沫沫氣得滿臉通紅,才停止吻她。

然後鬆開捏在她手腕的右手,輕輕挑起她的下巴,調系說:「別裝啦!你誠實的身體告訴我,你很享受我吻你。」

秦沫沫聽著這話,熟得不能再熟,其實是她曾經偷吻凌晨時調系凌晨的話語。

然而,凌晨的記性好,他幾乎能記住秦沫沫對他說過所有的話。

所以在這個時候學她說話,希望能喚醒她對自己的情感,讓她正視自己的情感,而不是盲目的恨他。

他知道自己錯了,他願意承擔秦沫沫對他所有的懲罰,就是無法接受她離開。

凌晨以為自己舊戲重演,秦沫沫會觸景生情。

卻沒想到,秦沫沫聽著他的調系,氣呼呼的朝他怒一聲:「放P!」

頓時,凌晨的臉就白了,心想,這完全沒按劇本走。

他還記得秦沫沫調系他的時候,他樂得不要不要了,可秦沫沫這反映,太不給面子了。

於是,他又俯身吻上她的唇,反正這些無賴招數都是向秦沫沫學習的。

秦沫沫見凌晨再次吻向自己,手腳並用,拳打腳踢。

本來凌晨只是吻她,可是被秦沫沫這麼一鬧騰,旁人看來,兩人卻像在車/震。

如此幾個來回,秦沫沫沉默了,她意識到,她的反抗對於凌晨沒有絲毫作用。

待秦沫沫紅著眼圈,偏著腦袋躺在座椅上一動不動時,凌晨才罷休,沒有繼續吻她。

而是將她座椅調好,啟動車子準備回家。

秦沫沫趁凌晨啟動車輛的時候,快速解開安全帶,正當她準備打開車門的時候,脖子突然被反應極快的凌晨圈住。

秦沫沫還沒來得及喊救命,凌晨就怒氣匆匆的說:「秦沫沫,非要我在這裡把你辦了,你才痛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