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第246章 一往情深【5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7:48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威脅,怒不可遏的說:「要是把我辦了,能讓你痛快離婚,你就辦吧!」

秦沫沫的反應,出乎凌晨的意料,他本以為自己威脅她,她就會安靜。

卻沒想到,秦沫沫今天骨子挺硬朗,居然不受威脅。

好吧!她既然不示弱,那他便示弱吧!

因此,只見凌晨不以為然的說:「回家再辦!」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話,哭笑不得,難得她在這麼生氣的時候,還想笑。

凌晨見秦沫沫按奈不住的笑容,從容的笑了,然後將她圈進懷裡,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秦沫沫雖然覺得凌晨說的話好笑,但不並代表他原諒凌晨,接受凌晨,所以還是將他推開了。

看著如此抗拒他的秦沫沫,凌晨無可奈何,只見他轉過身,伸出右手,捏著秦沫沫的下巴,一本正經的說:「沫沫,乖乖跟我回家,我們好好談談,如果你再下車,我可真把你辦了。」

秦沫沫聽著凌晨一本正經的威脅,不屑一顧橫了他一眼,雙手抱胸,看向窗外。

凌晨見秦沫沫不言不語,雙手抱胸,便知道她不會再逃,於是立即啟動車子,向別墅的方向開去。

回去的途中,他們遇上了S市常見的大堵車,足足在高架上堵了一個小時。

車輛走兩步,停兩步,像搖籃,把悶悶不樂的秦沫沫哄睡著了。

駕駛室座椅上,凌晨一邊開車,一邊看著熟睡的秦沫沫,嘴角那抹笑容,一直沒有消失。

秦沫沫在他身旁,他才最安心。

兩個小時以後,車子終於停在別墅門口。

凌晨小心翼翼抱起熟睡的秦沫沫走進別墅。

屋內,桂姨見秦沫沫回來,激動的老淚縱橫,一直跟在凌晨身後,問長問短。

一會問他要不要準備宵夜,一會問她少夫人是不是不會走了。

凌晨聽著桂姨羅里吧嗦的念叨,無奈的轉過身,認認真真的說:「桂姨,你再這麼念叨,沫沫就要被你念醒了,她醒了又要鬧騰。」

桂姨聽說秦沫沫醒了之後要鬧騰,立即閉上嘴巴,一言不發。

卧室里,凌晨輕手輕腳將秦沫沫放在床上,看著她再次回家,凌晨激動的心情難以抑制。

終於,這個傢伙又回來了,這次他一定要把她穩住,不讓她再逃跑。

凌晨幫秦沫沫蓋被子的時候,秦沫沫突然睜開眼睛,快速勾住凌晨的脖子,用力往下一扯。

凌晨便緊緊壓在她胸前,唇瓣正好嗑到她的下巴。

感受著秦沫沫的突然襲擊,凌晨欣喜弱狂,心想,這個傢伙果然還是喜歡他的。

緊接著,只見秦沫沫將他又往上推了一下,盯著他的眼睛問:「凌晨,是不是睡了我,你就覺得甘心了,就願意離婚?」

看著秦沫沫嚴肅的模樣,凌晨也認真了起來,他鄭重其事的說:「不是。」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心平氣和的問:「我要怎麼做,你才離婚?」

凌晨也深吸一口氣,心平氣和的說:「秦沫沫,我很負責的告訴你,我喜歡你,所以我不會離婚。」

儘管凌晨的心意,秦沫沫剛才已經猜測到!

但是被他赤裸裸的表白,她還是震驚了,凌晨果然還是對她動了心。

可是凌晨對她動了幾分心?這份喜歡又能保持多久?會比孟夕顏更久嗎?秦沫沫無從所知。

如今的秦沫沫,在凌晨身上,感受不到安全感。

對於他的表白,她的內心是抗拒的,依舊是想遠離凌晨。

於是,只見她假裝平靜的說:「我不喜歡你,我喜歡安學長。」

凌晨從秦沫沫的眼神里,看出慌亂,看出緊張,看出她是在撒謊。

因此,只見他輕聲細語的說:「你撒謊,別以為你和安然演齣戲,我就會上當。」

秦沫沫見凌晨直勾勾盯著她的眼睛,她心虛了。

她告訴自己,她沒有撒謊,他是喜歡安學長的,從她初二那年,就喜歡安然。

她結婚也是因為安然要娶蘇學姐,所以自暴自棄嫁給凌晨。

她的心從來都是屬於安學長的,她沒有撒謊。

她雖然也喜歡過眼前的凌晨,那不過是一時新鮮而已,安學長依舊還是她最喜歡的人。

即便秦沫沫努力安慰自己,怒力告訴自己,她對凌晨沒有感覺,她是喜歡安然的。

可是,她卻騙不了自己的心,她的潛意識告訴她,秦沫沫別自欺欺人。

你對安學長明明不是愛情,你從來沒有想過跟他在一起,看著他訂婚,你沒有難過,看著他分手,你也沒難過。

就算在這幾天你一直跟他黏在一起,可是你腦海想的卻是凌晨,那個讓你遍體鱗傷的凌晨。

但是秦沫沫不願意向凌晨認輸,因為孟夕顏的影子一直在她腦海揮之不去。

她沒有辦法當她是透明的,沒有辦法當她是不存在的,沒有把握贏她。

咖啡館的爭執,孟夕顏所說的每一個字,秦沫沫都記得,想著她給自己的項鏈、性感內衣。

秦沫沫的情緒就無法穩定,想著凌晨背著自己跟孟夕顏約會,想著她睡著以後,凌晨在她枕邊和另外一個女人談情說愛,她沒辦法說服自己,說服自己不計前嫌。

畢竟,曾經她對他是那麼的一往情深,是那樣的真誠,是有那麼多的喜歡。

又怎能僅憑凌晨一句喜歡,就心胸開闊到什麼都不計較,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她銘記在心。

於是,只見秦沫沫輕輕揚起嘴角,從容不迫的說:「安學長以為我在演戲,其實我是認真的。」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解釋,像掉進冰窟窿里,秦沫沫和安然說的話既然一模一樣。

他不相信,不相信秦沫沫是喜歡安然的,他明明看到她和安然在一起不開心。

秦沫沫見凌晨愣住不說話,連忙將他推開,自顧自的起身,這個房子她一刻不想逗留,早已經做過告別,所以她要離開。

秦沫沫以為自己表明心意以後,凌晨就不會再糾纏,可是她還沒走兩步,手腕就被凌晨拽住了。

他說:「秦沫沫,別以為兩句謊言就能欺騙我,你和安然在一起,都未曾笑過,又怎麼可能還喜歡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終於表白了,雖然沒有很浪漫、很浮誇,作者卻覺得是最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