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第247章 無關緊要【6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7:55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之所以如此有把握,那是因為她覺得秦沫沫亦是他自己。

雖然秦沫沫暗戀過安然,他卻也喜歡過吉它女孩。

既然他可以喜歡上秦沫沫,秦沫沫也喜歡上他。

那便說明,他們其實是互相喜歡的,秦沫沫只不過在逞強,只不過沒原諒自己。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分析,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凌晨派人跟蹤她。

可是幾張照片,幾段視頻又能說明什麼?她心裏的想法,僅憑這些東西就能猜透么?

因此,只見她轉過身,盯着凌晨的眼睛,認認真真的說:「我和安學長在一起,未曾笑過,是因為我對他有愧,明明是個有夫之婦,還要窺視暗戀多年的對象,所以我沒辦法笑出來。」

緊接着,她又說:「別以為你才有長跑愛情,我也有,而且我的比你的更可貴,安學長他一點都不嫌棄我結過婚,甚至在我最難堪的時候,站出來為我出頭,凌晨你口口聲聲說你喜歡我,可是你給我帶來的除了痛苦還有什麼,在我心裏,你甚至都抵不過徐朗。」

聽着秦沫沫炫耀和鄙視,凌晨怒氣衝冠,正好他又拽著秦沫沫的手腕在。

所以生氣的時候,他肢體不受大腦控制,拽著秦沫沫把她扔在大床上。

秦沫沫說她沒有笑,是因為愧對安然,可她是否知道,他對她有多少愧疚。

他不容許秦沫沫對其他男人有着他對她的情素。

凌晨知道,這種情素是不安定的,他對秦沫沫的感情就是由愧疚轉成愛戀。

另外加上秦沫沫自身的天真無邪,所以他喜歡她到無法自拔。

如果秦沫沫要對誰有這種感情,這個人除了他,別無選擇。

何況秦沫沫說他在她心裏甚至都趕不上徐朗。

然而,徐朗對秦沫沫的感情,凌晨心知肚明。

若是論位份排起來,他還不知道被秦沫沫排哪兒去。

但是秦沫沫如今在他的心裏,甚至可以和凌夫人一起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他怎麼容許自己在秦沫沫心裏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所以他不得不氣,不得不和秦沫沫細細算算這筆賬,不得不糾正她的思想。

凌晨認識秦沫沫之前,一直是個很溫和的男人,幾乎不動怒。

認識秦沫沫之後,他情緒的開關,似乎被秦沫沫掌控,她隨意的三言兩語,就讓他無法自控。

凌晨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自己總是在凶秦沫沫。

可秦沫沫三番五次挑戰他的底線,讓他覺得自己得了狂燥症。

凌晨也知道,他之所以情緒波動大,是因為他難受、吃醋,受不得秦沫沫拿別的男人跟他比,而且別的男人都比他重要。

被凌晨猛然扔在床上的秦沫沫,瞬間被摔懵了,胳膊「砰」一聲,狠狠的撞在床頭的實木床架上。

一時之間,秦沫沫疼的眼淚情不自禁落下來。

她本來是不想哭,奈何胳膊撞得太疼,疼得她罵人都沒有餘力。

所以只好咬着正唇瓣,默默抽泣,對凌晨的怨情,不由自主又加深不少。

這婚,她離定了,打死她也要離。

她心想,凌晨憑什麼這麼霸道,憑什麼強行把她帶回家,憑什麼把她扔在床上。

如今,在秦沫沫的眼裏,凌晨既霸道,又不講理。

往日的紳士風度煙消雲盡,一丁點影都看不到,他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動作都透著自私自利。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以自己喜好為主,以自己痛快為主。

說離婚的時候,不顧及她的感受,說喜歡她的時候,不顧及孟夕顏的感受。

秦沫沫以這麼想,不是因為她心疼或同情孟夕顏,而是覺得這樣的凌晨不可靠。

但是秦沫沫卻不知道,凌晨為了這份感情,是倍受煎熬。

凌晨做事,不管是生活還是事業,誠信永遠在第一位。

這是他做人的第一原則,可秦沫沫把他的原則打破了。

他為她,寧願變成負心漢,寧願受唾棄,只要有秦沫沫在他身旁,其他的他都不在乎。

和平年代,愛情很不容易被證明,既沒有戰爭年的蕩氣迴腸,也沒有封建年代的凄美。

儘管你拼儘力氣去爭取,最能體現出來的卻是自私。

所以,儘管凌晨愛秦沫沫愛到病入膏肓。

秦沫沫看到的卻只是他的自私,他的佔有欲。

凌晨心裏的煎熬,誰也沒看到。

或許,只有時間才能證明他對她不僅僅是自私和佔有欲。

也許等到他孤獨終老,耗到兩人白髮婆娑,油盡燈枯,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才會緩然明白。

原來他是真的在愛,並不是自私的想要佔有她。

也正是因為愛情不容易被證明,秦沫沫才會毫不猶豫否定凌晨的感情。

秦沫沫的懷疑,也是絕大部份女生的懷疑。

懷疑對方愛自己不夠深,懷疑對方愛自己不夠久,懷疑自己不夠優秀。

所以大家才會揚言,寧願找一個愛自己的人,也不找一個自己愛的人,因為怕傷害。

帶有這些情素的秦沫沫,外加上被凌晨推了一把,在她心裏,更是把凌晨打進十八層地獄,永不翻身。

大床旁邊,凌晨看着側卷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秦沫沫,看着她抽蓄的身體。

他慌張了,立即坐到床邊,輕輕拍著秦沫沫的背哄道:「沫沫,對不起,我剛才太生氣,才會失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道歉,本想反手把他的手打開,奈何肩膀太疼,無法抬起來。

所以只好輕輕挪動身體讓自己遠離他。

凌晨見狀,連忙挪動身子跟過去。

頓時,秦沫沫火了,轉過身,一腳朝凌晨的胸膛踹過去。

由於秦沫沫的偷襲來得太突然,凌晨沒有一點心理準備,所以直接被秦沫沫踹到床下。

秦沫沫這一腳,讓凌晨有點惱火,他把秦沫沫扔在床上,是因為聽了秦沫沫過分的言語。

儘管他很生氣,也沒有把秦沫沫扔在地上,至於讓她撞上床頭,他真是無心。

可秦沫沫踹他,一百個有意,而且還使出渾身力氣,他能不氣么?

凌晨真的很氣,但也沒炸,只是垂頭喪氣的說:「氣消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