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針鋒相對【7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8:02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聲音,猛然從床上站起來,看都沒看凌晨一眼,就往睡房外面走去。

凌晨見秦沫沫要走,連忙又抓住她的手臂。

他知道,若是這次還把秦沫沫放走,以後要追回她,恐怕很難。

當凌晨拽住秦沫沫右手手腕的時候,秦沫沫疼的倒吸一口氣,立即蹲在地上一動不動。

凌晨見狀,連忙單膝跪在地上,拉著秦沫沫的手問:「沫沫,是不是我把你拽疼了?」

秦沫沫低著頭,沒理會凌晨,凌晨這時才發現,秦沫沫的眼淚正順著臉頰落在地毯上。

秦沫沫一落淚,凌晨就沒轍,他最心疼秦沫沫落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於是,他雙手捧著秦沫沫的小臉,抹著她的眼淚,說:「秦沫沫,你能不能告訴我,我該拿你怎麼辦?」

對於秦沫沫,凌晨真是沒轍,儘管他有多年戀愛經歷。

此時卻幫不上他一點忙,他從來沒哄過生氣的女生。

而且這次事件與以往都不同,涉及到第三方,凌晨更是手足無措。

秦沫沫聽著凌晨話,反問:「憑什麼你能有孟夕顏,我就不能有安然?」

凌晨聽著秦沫沫的問話,心想,她果然還是在堵氣的。

他深呼一口氣,嚴肅的說:「我和夕顏那是在認識你之前就確定關係了,你和安然,那是屬於婚內出軌。」

聽著凌晨的解釋,秦沫沫覺得可笑至極,她冷笑著說:「憑什麼你婚前到婚後就能腳踏兩條船,我就不內婚內軌?既然要嗨!大家一起嗨!」

秦沫沫鑽牛角尖,十頭牛都拉不回來,什麼歪理都能說上來。

何況這次,她說的並不是歪理。

凌晨面對一根筯的秦沫沫,束手無策。

他在想,難道他喜歡她,她一點都看不出來嗎?

為何要與他針鋒相對?為何他在示弱的時候,她就不能把氣焰壓小一點,大家好好談談。

於是,凌晨有些無奈的說:「秦沫沫,我們重新開始,不好嗎?」

秦沫沫胳膊的疼痛,再一次提醒她,不可能,不可能重新開始。

秦沫沫每次看到凌晨的時候,不知不覺就會很生氣。

不見他的時候,她倒還能安慰自己的情緒,心平氣和想著離婚。

每次和凌晨碰面,都是把事情越鬧越僵。

秦沫沫覺得這是互相折麻。

如果他們的生活是彼此折磨,倒不如各自放自己一條生路。

因此,她認認真真的說:「不好,我說過,我不喜歡你,我喜歡安學長。」

本來凌晨的怒氣已經消除,秦沫沫一說她喜歡安然,凌晨又怒了。

輕輕撫摸著她臉頰的右手,立即轉換成緊捏她的下齶。

他氣極敗壞的說:「秦沫沫,我對你一忍再忍,你適可而止。」

秦沫沫見凌晨凶她,一股無名火由心而升。

其實她剛才的頂嘴,大部份是嘴硬,現在是百分百真生氣。

因為凌晨掐得她實在很痛,而且他憑什麼凶她,又不是她錯在先。

所以,只見她目不轉睛盯著凌晨,一字一頓的說:「我就是喜歡安然,從你第一次見我的時候,我就開始喜歡他,我嫁給你,也只是因為他要訂婚,凌晨,反正你只是利用我幫孟夕顏守住凌少夫人的位置而已,又何必活得那麼較真,大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把婚離了,不就可以了嗎?」

凌沫沫的話說的在理,凌晨卻不愛聽。

很久以前,他也是這樣想的,他甚至還想過,安然在,可以分散秦沫沫的注意力,讓她不至於喜歡自己。

他的目的達到了,最終卻演變成他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於是,捏著秦沫沫雙齶的右手,力度情不自禁再次加大,他說:「秦沫沫,對你,我就是較真了。」

此時,凌晨的內心很想告訴秦沫沫,拜託她不要喜歡別人,還是繼續喜歡他好不好。

可是他看著秦沫沫惡狠狠的眼神,恨不得與自己立即恩斷義決的決心,凌晨沒辦法好好說話,沒辦法跟她弱。

似乎,兩個人對著凶才更應景。

秦沫沫瞪著凌晨,抬起左手,使盡全力掰凌晨捏著她雙齶的手,奈何並無作用。

因此,只好痛下狠手,用自己並不深的指甲,狠狠的掐在他手背上。

秦沫沫下手一點都不輕,她一掐,凌晨的手背就破皮了。

但是這點小痛,還不至於讓凌晨妥協,反而更用力捏著她的臉頰。

凌晨加重力度捏著秦沫沫的時候,秦沫沫疼的狠狠白了他一眼。

心想,下輩子她一定要做男人,做個力大無窮的男人,以免總是被欺負。

凌晨看著秦沫沫瞪他的小眼神,氣不打一處來,他很反感秦沫沫與他頂嘴,或者拿眼睛橫他。

這讓他覺得他們之間的距離非常遙遠。

他懷念那個純真可愛,沒事就向他撒嬌賣萌的秦沫沫。

無奈的是,他還是把那個秦沫沫扼殺了。

驟然之間,秦沫沫又委曲了,心想,這都什麼事,她都經歷了些什麼狗血人生。

看著眼前與她怒目相視的凌晨,秦沫沫眼圈再次紅潤,眼淚噼里啪啦往外流。

秦沫沫一哭,凌晨又心軟了,連忙鬆開捏著秦沫沫臉頰的雙手,扣在她的後腦勺,將她擁進自己的懷裡。

這一刻,秦沫沫崩潰了,哭到崩潰。

她一直以為自己不會再為凌晨落淚,不會再為他們的婚姻婉惜。

可是面對凌晨,面對向他表白的凌晨,她還是沒忍住。

她在想,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既然他喜歡她,又何必要向她提出離婚,何必要讓她知道所有的真相。

為什麼不好好把她蒙在鼓裡,讓她做個一無所知的笨蛋。

如今,她知道所有真相,知道孟夕顏的存在,還讓她怎麼繼續,怎麼放寬心,怎麼不計前嫌?

她不想這一輩子過得提心弔膽,擔心老公會跟別人跑掉,擔心老公對別的女人心懷一生的愧疚。

秦沫沫的擔心,正是孟夕顏的擔心,所以孟夕顏千方百計讓她知道真相。

讓她去跟凌晨鬧,讓她去恨凌晨,讓凌晨對她的愧疚的轉變成討厭。

【求真愛們手中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