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第249章 潰不成軍【1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8:09
A+ A- 關燈 聽書

但是秦沫沫與孟夕顏不同的是,秦沫沫選擇放手,放自己一條生路。

凌晨看著淚如雨下的秦沫沫,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說:「沫沫,都是我不好。」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道歉,抽泣著說:「這都什麼事呀!你為什麼提出離婚,為什麼讓我知道真相?」

凌晨見聽著秦沫沫的埋怨,便知道,自己再努力一把,這事就成了,秦沫沫就原諒自己了。

於是,他連忙捧著秦沫沫的臉龐,吻上她沾滿淚水的唇瓣,用盡全身力氣吻著她。

這一次,秦沫沫沒有推開凌晨,感受著他的吻,她泣不成聲,雙手緊緊抓著他的手臂。

似乎怕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場夢,怕醒過來之後,凌晨還在等著她離婚。

緊緊抓著凌晨的右手,她甚至都忘了自己手臂的疼痛。

凌晨見秦沫沫沒有拒絕自己,心裡的滋味,無法形容。

可他卻清楚的知道,沒有一絲欣喜。

這個時候,凌晨心裡更多的是心疼,心疼秦沫末被自己傷到遍體鱗傷,心疼她總是為自己落淚,心疼她知道那麼殘忍的事實。

吻過之後,凌晨繼續把秦沫沫擁入懷裡,他說:「沫沫,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秦沫沫靠在凌晨的懷裡,哭泣不止,她一邊抽泣,一邊顫顫巍巍的說:「不好、不好、不好!」

凌晨知道,秦沫沫一連說三個不好,是在生氣,但也是在向他撒嬌。

她想得到更多的關懷,更多的安全感,來說服自己,說服自己原諒他,重新接受他。

緊接著,凌晨深吸一口氣,在秦沫沫的頭頂上落下一吻,輕聲細語的說:「沫沫,我知道,現在你很難接受我,你怕我愛你不夠深,沫沫,我沒辦法向你保證什麼,如果你不相信我,我所有的承諾都是空話,時間會證明一切,秦沫沫,我真的喜歡你,好喜歡你,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聽著凌晨再一次的告白,秦沫沫一言不發,只是不停的哭。

她不說話,並不是因為哭到傷心,無法言語,而是因為她的內心被動搖。

她一時之間給不了凌晨答案,因為她此刻,腦子是昏昏沉沉的,沒辦法思考全局。

秦沫沫曾經一度以為,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凌晨,這輩子都會恨死他。

她以為自己對凌晨已經沒有一點喜歡,所剩的只有可憐的怨恨。

她萬萬沒想到,原來她的決心這麼輕易會被動搖。

最終,她心裡還是有他,還是喜歡他的。

儘管他把她傷得體無完膚,儘管他曾經讓她傷心欲絕。

可是她終究還是心軟的,聽到他的告白,她終究還是得到安慰。

這會兒,秦沫沫兩隻小手,不由自主抱上凌晨的腰,窩在他的懷裡,一動不動專心落淚。

凌晨看著懷裡乖巧、安靜的秦沫沫,情不自禁將她抱得更緊,不由自主深吸一口氣。

秦沫沫終於接受他的告白,雖然她心裡還會有一個結,對他還是會有防備。

但是秦沫沫原意給他一個機會贖罪,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此時,凌晨的眼圈忍不住也紅了,兩隻手臂越發用力的擁抱秦沫沫,恨不得將她與自己融為一體。

秦沫沫感受著凌晨擁抱,哭聲越來越大。

這些日子,她精心建起的防備,在凌晨霸道的溫柔下,不堪一擊,潰不成軍。

她好氣,氣自己沒出息,氣自己在最後的緊要關頭,沒有向以前一樣義不容辭拒絕凌晨。

靠在凌晨懷裡的她,明明知道自己應該拒絕,可是那句不好卡在喉嚨,就是無法說出口。

正在兩人打算冰釋前嫌,既往不咎的時候,卧室的房門突然被推開。

聽著門外的動靜,兩人不約而同轉身看向門外,心想,誰在這個時候不識趣的打擾他們。

當凌晨看到推門而入的人是他丈母娘,整張突然之間,變得煞白。

喬嵐芳的眼神,恨不得將凌晨生吞活剝,想必剛才她和秦沫沫之間的談話,她聽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沫也被喬嵐芳的到來震驚了,他連忙推開凌晨,從地上站起來,擦著臉上的眼淚,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小心翼翼的問:「媽,你怎麼來了?」

喬嵐芳聽著秦沫沫的問話,怒氣沖沖瞪著她,咬牙切齒的問:「秦沫沫,你們剛剛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喬嵐芳沒有告訴秦沫沫,在秦沫沫被凌晨帶走不久的時候,隔壁的陳阿姨敲響了家裡的大門,她告訴喬嵐芳,看見她女婿氣匆匆把沫沫扛在肩上,塞進了車裡。

聽著陳阿姨給的情報,喬嵐芳燃氣都沒關,穿著圍裙就出門了。

計程車開到一半路程的時候,喬嵐芳才發現自己圍裙還系著在,這才取下來,下車的時候,扔進垃圾桶里了。

這些日子,秦沫沫住在家裡,她早就發現情況不對,猜測她與凌晨之間肯定有大問題,比以往每一次更重要的問題。

於是,她剛才來別墅的時候,沒有讓桂姨通報,而是偷偷摸摸躲在卧室門口,趁凌晨與秦沫沫爭執熱烈的時候,把房門輕輕推開一絲門縫,靜靜候在外面,偷聽他們的鬧彆扭的原因。

然而,她偷聽的時機非常湊巧,剛把房門推開,就聽到秦沫沫正在說凌晨娶她不過是為了幫孟夕顏留住凌少夫人的位置而已這段。

一時之間,喬嵐芳差點沒氣昏過去。

對於凌晨娶秦沫沫一事,喬嵐芳一直抱著懷疑的態度,她知道秦沫沫體質偏寒,和凌晨發生一次關係就懷孕,這種機遇太巧,巧到不自然。

可是那個時候,她哪想到那麼多,看著凌晨待秦沫沫不錯,還以為是秦沫沫的福氣。

儘管秦沫沫沒提孩子一事,僅憑這一段話,喬嵐芳就敢斷定,秦沫沫懷孕的事情,肯定是凌晨設的計謀騙婚。

為了偷聽她們接下來的談話,喬嵐芳一直不動聲色躲在門外。

直到她看見秦沫沫在凌晨懷裡泣不成聲,直到她看到秦沫沫不再拒絕凌晨,她才怒氣沖沖推開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