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第251章 百毒不侵【3更】求月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5:18:24
A+ A- 關燈 聽書

可是這次,他管他叫凌晨,還讓他管喬嵐芳叫阿姨。

一夜時間,他與秦家似乎橫跨整個太平洋,與他們極其的格格不入。

秦海話說到這個份上,凌晨自然是不好意思再留下來。

他尷尬的應了聲好,就離開急救室等修處,他沒有回家,而是去院長室等消息。

事情因他而起,他不會袖手旁觀,更不能坐視不管。

一個小時以後,喬嵐芳終於從急救室出來。

醫生告訴秦沫沫和秦海,喬嵐芳是因為一時之間受不住打擊,才會昏倒。

同時,他們還檢查出來喬嵐芳有高血壓,以後要多加註意,避免再次受到刺激。

院長辦公室里,凌晨比秦沫沫更早一步得到消息。

奈何,得知消息的他也不好意思再次去病房,而是等秦沫沫和秦海進入病房以後,站在門外,偷偷觀察裏面的情形。

他看到秦沫沫滿臉愧疚坐在病床旁,雙手緊緊抓着喬嵐芳的左手,貼在自己的臉上。

凌晨知道,秦沫沫在內疚,他又何嘗不內疚?

可悲的是,他的道歉沒人願意接受。

凌晨從來沒有覺得,愛人是件痛苦的事情,會有這麼多情感摻雜裏面。

和孟夕顏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心理從來沒有受過如此大的衝擊。

沒有特別高興,也沒有特別難過的時候。

他以為自己早已練就一身百毒不侵的功力,誰知碰到秦沫沫,他不過是一介凡夫俗子。

可他卻覺得,此時的自己,更像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擁有七情六欲,喜怒哀樂,和別人一樣的有情緒的人。

自從他決定選擇秦沫沫以後,他從未後悔愛上她。

即便後面的路會很艱難,他也要堅守到最後,寧負天下,不負卿。

凌日清晨,太陽還未升起來,凌晨就偷偷離開了。

他怕秦沫沫出來看見他,會不高興,會跟他鬧,所以選擇先迴避。

上午十點的時候,他趁秦海回去做飯,秦沫沫補辦昨天晚上的檢查、入院手續的時候,才再次出現在病房門口。

此時,喬嵐芳已經醒了,坐卧在床上發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不用問也知道,她肯定是在想昨晚的事情,想着怎麼讓秦沫沫和他離婚。

此時的場景太熟悉,兩年前,凌夫人曾經也經歷過同樣的事情。

但凌晨不知道,他母親那一次是裝的,喬嵐芳卻是真的。

片刻之後,凌晨敲響了病房的房門。

喬嵐芳看到凌晨的時候,毫無意外,她早就算出,凌晨會來找她,讓她成全他和秦沫沫。

喬嵐芳不願意成全,當日,主持大師算的卦,她歷歷在心。

如果大師當時給她指點迷津,給個緩衝他們婚姻的辦法,她也不至於不依不饒。

但是主持大師說的是,勸秦沫沫退一步,那便意味道,這段婚姻是長久不了。

即便長久,秦沫沫也不會幸福。

她不願意看到唯一的女兒受委曲,所以長痛不如短痛。

凌晨看着坐卧在床上的喬嵐芳,面無表情,便知道自己今天的勝算不大。

雖然他今天的目的並不是談判,只是探望岳母而已。

卻也知道,即便他不提昨晚的事情,喬嵐芳也會提。

凌晨走近病床邊的時候,輕輕問候一聲:「媽,情況好些了嗎?」

喬嵐芳若無其事的點點頭,說:「嗯!沒大礙了。」

喬嵐芳的心平氣和,讓病房變得異常的安靜,異常的尷尬。

一時之間,凌晨語塞,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喬嵐芳見凌晨不說話,輕聲細語的說:「坐吧!別總站着。」

凌晨雖然與喬嵐芳相處不多,但他看人特別准。

秦沫沫和喬嵐芳一模一樣,平心靜氣,那便說明,事情已經沒有挽救的地步,這是先禮後兵的步驟。

儘管凌晨知道接下來他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談話,他還是在病床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平靜的朝喬嵐芳笑了笑。

喬嵐芳見凌晨坐了下來,深吸一口氣,意味深長的說:「其實你和沫沫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這個當媽的應該負首要責任,當初你要娶沫沫的時候,我就應該阻止,可我那時候看重你的身份和地位,覺得沫沫找了好人家,給我秦家漲臉面,所以就把沫沫嫁了。」

「這人哪!不管是家庭背景,或是素質教育,還得門當戶對,俗話說的好,物以類俱嘛!人亦是如此,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其實,沫沫那次吃壞肚子出院以後,我就領着她去廟裏算了一卦,這事一直沒告的你,主持大師看了你和沫沫的生辰八字,說你們的婚姻長久不了,這也是我為什麼勸沫沫離婚的原因。」

「沫沫她人傻,懂不了那麼多人情世故,她站在你身旁,匹配不上你。」

「至於你對沫沫的利用,我昨個想了一晚上,以我對你的人品判斷,凌女婿,你應該是不會利用我們家沫沫,這中間肯定有什麼差錯,這事情的原由呢!我也不追究。」

「但是我家沫沫,跟你真的是不般配,你們在一起,都不痛快,還不如自放手,各自去過適合自己的生活,別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大鬧,怪累人的。」

「凌女婿,離婚的事,算我這長輩拜託你了,好嗎?我這一輩子只生了秦沫沫一個女兒,人生一大半埋進黃土了,你就成全我這後半生,讓我了無牽掛,行么?」

喬嵐芳的一番話,聽得凌晨面紅耳赤,他偏偏又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人。

對面喬嵐芳的請求,他說不出口拒絕。

偏偏又不想讓她了無牽掛,他是真心喜歡秦沫沫,想和秦沫沫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凌晨也不明白了,為何他想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如此困難。

他沉默了,但並不代表默認,而是無聲的抗議。

喬嵐芳怕秦沫沫受委曲的心情,他能懂,可是誰能懂他。

為什麼每個人都在他的感情上面要求他,凌夫人如此,喬嵐芳如此,就連那毫無關係的徐朗、蕭夏、安然都要扎一腳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