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凌晨求合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0:06
A+ A- 關燈 聽書

隨後張秘書又說:「秦先生和喬女士的戶頭也沒有這筆錢,您上次給的聘金,兩位老人給秦小姐買了一套房子。」

聽着張秘書的解釋,凌晨陷入沉思,從秦爸爸和秦媽媽的做法看來,兩人不是貪財之人,他給的錢都花在秦沫沫身上了,只是這420萬去哪裏了?

難道秦沫沫拿着這些錢養小白臉嗎?他突然記起,秦沫沫有一個暗戀對象,而且暗戀對方9年,想到這,凌晨臉黑了,他不在意秦沫沫有暗戀對相,可是他在乎,秦沫沫拿他的錢去養其它男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只是當他再細細琢磨之時,又覺得不可能,那個叫安然的男人,條件不差,未婚妻又是蘇家小姐,不至於會跟秦沫沫有瓜葛。

正在凌晨鬱悶之際,張秘書又說:「秦小姐娘家,這段時間親戚走動頻繁,而且我打聽出來,好像都是去借錢的,也許秦小姐把錢借出去了。」

「張秘書,你下次說話,連貫一點。」聽到張秘書最後的解釋,凌晨終於釋懷,秦沫沫沒拿賣他心意的錢養小白臉。

「嗯!」

「你給沫沫挑些合適的衣服送回去吧!」

……

張秘書走後,凌晨再次陷入沉思,這次他沒有思考秦沫沫的錢如何花銷。

他在想,秦沫沫怎麼這麼倔,借錢給親戚又不是犯法的事情,為什麼打死不承認。

想到她昨天轉身之際紅了眼圈,想到自己說了很多過分的話,凌晨深吸一口氣,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他誤會秦沫沫了。

……

車內,凌晨駕駛的目的方向是唐小米的單身公寓,秦沫沫跟他吵架,能找的人只有唐小米。

但是他在唐小米家門口按了多遍門鈴,亦然沒有人開門。

最後,凌晨想到小米花鋪,這個時間,花鋪在營業,秦沫沫肯定在給唐小米幫忙,於是他又把目標轉移到小米花鋪。

凌晨到達小米花鋪的時候,小米店裏的兩位客人剛剛走。

看到凌晨的出現,小米有些意外,她沒想到,凌晨這麼快就來找秦沫沫了。她問:「凌少爺,是要買花嗎?」

「沫沫在嗎?」

「秦沫沫啊!剛剛走,準備回娘家。」

「謝謝!」凌晨道完謝,轉身準備離開,唐小米卻補充:「現在,她應該在公交車站。」

「謝謝!」

「凌少爺,不需要帶一束花嗎?我可以給你打折。」

「不需要了,謝謝!」

看着凌晨轉身的背影,小米嘟著嘴,用力的按了兩下手中的洒水壺,抱怨:「什麼嘛!一點面子都不給,」緊接着,她似乎又想起了什麼,立即沖向店外,對凌晨的背影說:「凌少爺,有兩句話,想對你說。」

此時,凌晨正準備上車,聽到小米有話對他講,他轉身,走到店鋪的屋檐下,唐小米抬頭看了看這個比她高一個頭的男人,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她說。

「沫沫跟你的生活環境不同,她嫁給你,所有人覺得她飛上枝頭當鳳凰了,在某些問題上面,她被架在一個高度,下不來,為了你的面子,為了她的面子,她只好逞強,最難的人其實是她,希望你能夠體諒她一些,她的自尊心很強,你講話的時候,能不那麼刻薄,就別那麼刻薄。」

「嗯,知道了。」

「那你需要帶上一束花嗎?」

「不需要。」

再次望着男人的背影,唐小米連罵人的心情都沒有,氣得朝凌晨的背影直翻白眼,她是在教他怎麼哄秦沫沫好不好?居然這麼不識相,下次秦沫沫離家出去,她一定不告訴他,秦沫沫在哪。

……

對於唐小米剛才說的那番話,凌晨有認真思考,秦沫沫身為凌少夫人,如果不借錢給親戚,自然會落得一個有錢忘本的名。

如果秦沫沫說自己沒錢,外人一定會猜測他們夫妻不和睦,秦沫沫不過空有一個位置罷了,但是無論如何,凌家肯定會落得一個小器、看不起人之名。

然而,經過幾次交手,凌晨已經徹底領教到秦沫沫自尊心強大的脾氣。

但是,昨晚他說的話的確太嚴重,關於這件事,他必須跟秦沫沫好好談談。

……

凌晨追到車站的時候,秦沫沫正準備收傘上公交車。

今天穿着白色T恤,牛仔褲的她,混在人群中,格外耀眼,凌晨一眼認出來了。

秦沫沫踏上公交車第一個台階的時候,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她猛然回頭,只見凌晨站在她的身後。

她用力把手甩了一下,沒能如願掙脫凌晨,直到她被拉到公交站棚下面,凌晨才鬆開她的手。

秦沫沫橫了凌晨一眼,用另外一隻手揉着自己被抓紅的手腕,她的頭一直低着,凌晨也沒有說話,事到如今,他不知道該對秦沫沫說什麼,對不起!這三個字太嚴重,他說不出口,況且這輩子還沒向誰說過對不起。

秦沫沫見凌晨不說話,沒好氣的問:「是不是現在去打離婚證?」

「噗嗤!」看着氣得滿臉通紅的秦沫沫,凌晨笑了,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說:「回家吧!」

「你就不怕把我這個賊帶回去,把家裏偷空了?」

「昨天,我話說重了,不好意思。」

凌晨的道歉,讓秦沫沫鼻尖酸酸,回想他昨天說過的話,此刻都覺得難受,她不禁把臉偏向一旁,偷偷抹眼淚。

凌晨未見過如此脆弱的秦沫沫,一時半會,手足無措,他想伸手替她抹眼淚,理智告訴他,不能再對秦沫沫更好,他已經來接她回家了,至於更多的,他無法辦到。

於是,即將伸出去的右手,緩緩握成一個拳頭,他傻傻站在原地,看着秦沫沫抹眼淚,氣氛很尷尬,他卻什麼都不能做。

尷尬之際,凌晨轉身看向身後,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卻看到一輛轎車正向站台開過來,速度非常快,站台下面有一大灘水,如果車子不減速的話,等車的人肯定會被濺的一身水,凌晨屏住呼吸,觀察車輛,車主仍然沒有減速的意識,眼看車子離站台只有一步之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