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豪門家規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7:10
A+ A- 關燈 聽書

「臉皮真厚!」蕭夏聽着秦沫沫的回答,氣得又白了她一眼。

凌夫人滿臉尷尬,替秦沫沫尷尬。

「父母親做什麼的?」

「普工職員。」

「媽,沫沫有身孕,您要問的太多,孫子可能都怕您了。」凌晨替秦沫沫解圍。

他知道,如果他不阻擋,凌夫人一定連秦沫沫家祖墳在哪都要刨出來問。

況且,他從秦沫沫的表情中看到了不屈服,如果凌夫人問的話太多,觸碰到秦沫沫底線,不排除她會反悔不嫁。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畢竟,這一個月中,眼前的秦沫沫沒有找過他,所以,他拿不准她會做什麼事。

「嗯!吃飯吧!蘭姨,讓廚房上菜。」凌夫人吩咐家裏的傭人。

……

一行人走在前往餐廳的路上,蕭夏與秦沫沫一同起在後面。

想到秦沫沫有身孕,蕭夏一肚子氣,冷不丁的說:「哼!先上車,後補票,沒教養。」

「呵呵,有本事,你也先上車啊!」忍了一晚上秦沫沫暴發了,如果不是因為她沒把凌晨管好,她也不會落到今天。

她以為誰都像她一樣,迫不及待想嫁給凌晨,若不是因為肚子裏的孩,秦沫沫才不願意嫁入沒有人性的豪門。

秦沫沫的回擊把蕭夏氣得臉煞白,她戳到蕭夏的軟肋了。

先上車,後補票;這招,她和凌夫人不是沒有使過,只是沒有成功而已。

走在前面的凌夫人,聽着秦沫沫的反擊,直搖頭,但也裝作沒聽見,繼續往前面走,米已成炊,多說無用,她不會不要自己的孫子。

……

晚飯過後,四個人依舊坐在沙發上,只是話不像剛才那麼多。

突然,凌夫人望着蕭夏說:「夏兒,上去把凌家的家規拿下來。」

蕭夏聽完吩咐,詭魅的朝秦沫沫笑了笑,然後起身,向樓上走去,

片刻之後,蕭夏手中拿着一本白色硬紙皮的書,朝凌夫人走去。

凌夫人接過去,翻開皮面,細細看了一番。

隨後,她將這本書遞給秦沫沫。

頓時,秦沫沫的感覺非常不好,凌夫人和蕭夏的態度,讓她感覺,她好像比她們低幾個檔次。

雖然論家庭背景而言,的確如此,但是論人格,誰也不比誰貧見。

接過所謂的家規,秦沫沫低下頭,翻開白色硬紙皮書面,前面的序言,秦沫沫直接忽視,繼而向後翻了幾頁。

當她看到第一頁正文的時候,【凌家媳婦家規】幾個大字,十分刺眼,讓人感覺十分不適,秦沫沫壓抑著心裏的不痛快,繼續看家規。

1、禮金一次過,女家日後不得再凌氏索取家用;

2、如非必要,嚴禁返女家過夜;

3、大時大節,跪地叩頭斟茶;

4、一周至少一晚留家吃飯;

5、如非必要,不得拋頭露面;

6、行事低調,在外不多言;

7、品行端正,禁止暴露衣着;

8、嚴禁在公共場合,做出過分親熱之舉。

看完8條家規,秦沫沫心情有些壓抑,除了第2條,其它的她都能接受,雖然,這8條媳婦家規沒有太苛刻,卻總讓她感覺像在簽屬不平等條約。

隨後,她又往後翻了一頁,【凌氏家訓】幾個字特別顯眼,秦沫沫繼續討教。

1、手持正義,肩挑道義,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2、勤為本,德為先,和為貴,學在前;

3、尊老敬賢,扶危濟困,嚴以待己,寬以待人;

4、人勝我,勿生嫉妒,人弱我,勿生鄙吝。

看到第4條的時候,秦沫沫抬頭看了凌夫人和蕭夏一眼。

坐在一旁的凌晨觀察到她舉動和臉上的細微變化,忍不住偷笑,原來秦沫沫感覺到,蕭夏和她母親對她心生鄙吝。

之後,秦沫沫隨意向後翻了一下,凌氏家訓,足足有100條。呵呵,豪門媳婦果然不好當,她心想。

「回去再細細研究吧!以後來我這裏,我要抽背。」凌夫人說。

「………」秦沫沫無語。

她已經預感到,她今後的生活會很不順利,很不痛快。

————

回去的路上!

車內,秦沫沫滿臉不開心望着窗外,她心中沒有一點將要結婚的喜悅,經過剛才的一番折騰,她開始後悔。

透過後視鏡看着開車的凌晨,好陌生,從凌晨的態度里,秦沫沫看不到一絲溫情,

沒有戀愛經驗的她,能感受到自己與凌晨的感覺不好。

如果可以,她想先談戀愛再結婚,與凌晨,有希望嗎?婚後他們還能戀愛嗎?

秦沫沫轉身盯着凌晨,他的餘光都沒有給自己,她在想,凌晨為什麼娶她?真的是因為孩子嗎?這個理由無法說服秦沫沫,凌晨想生孩子太容易,生猴子都可以。

即便不結婚,也會有結群結隊的女人心甘情願為他生,為什麼要結婚呢?

她深吸一口氣,說:「凌晨,結婚的決定是錯誤的。」

「沫沫,別亂想,我媽媽人不壞,過些日子就好了。」凌晨說話的時候,把右手搭在秦沫沫的相疊的手背上。

秦沫沫低頭看了一眼凌晨的手,隨後又抬頭看向他的臉龐,他在安慰自己,卻沒有拿眼睛看自己,他以為是凌夫人影響了她的決心,其實不是,是他不懂她。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手從凌晨手下面抽出來,她拍拍自己的臉頰,自言自語:「秦沫沫,管那麼多做什麼?你就要當凌少夫人了,這個位置是多少女人羨慕不來的,好好加油!」

「呵呵!」凌晨看着秦沫沫鼓勵自己的模樣,笑了兩聲。

……

送秦沫沫回家以後,凌晨獨自回到了自己的家。

別墅里的書房,他正在講電話,這是一通國外打過來的電話。

他說:「夕顏,你放心,我媽不會喜歡秦沫沫。」

他說:「她不用刻意招惹我媽,我媽也會討厭她。」

他說:「放心吧!秦沫沫有一個暗戀9年的男生,她不會喜歡我。」

他說:「不可能,我不可能會喜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