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做賊心虛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0:31
A+ A- 關燈 聽書

眼看凌晨的眉心緊皺,秦沫沫發瘋似的卷著薄被,滾到一邊。

由於做賊心虛,怕自己剛才撫摸凌晨的臉龐,被他發現,於是又來了一個更大的翻身,直接睡在床的側邊,搭在凌晨臉上的那隻腳,是為了掩飾剛剛摸過凌晨的那隻手。

本來凌晨只是微微有點被驚擾,被秦沫沫這麼一鬧騰,他睡意全無。

他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伸出右手,舉起秦沫沫搭在他臉上的右腿,左手撐在床上,緩緩坐了起來。

當他看到秦沫沫抱着一隻枕頭,打橫睡在床上時,生氣的欲。望都沒有。

他在後悔,後悔自己當初不應該承諾婚後睡在一起,應該說生完孩子睡在一起。

為了掩蓋自己的心虛,秦沫沫假裝輕輕翻身,反趴在床上睡覺,正好也把凌晨握住的右腿掙脫了,凌晨看着睡相極差的凌沫沫,深吸一口氣,繼而,深呼一口氣。

然後從床上站起來,穿上拖鞋,走到秦沫沫旁邊,『咻』一下把她的被子掀起,平攤在床上,隨後又把秦沫沫從床上抱起。

被凌晨抱起來的那一刻,秦沫沫眉心緊皺了一下,好在凌晨沒有在看她的臉,所以沒有發現。

秦沫沫在想,凌晨想對她做什麼?該不會是想跟她那啥啥啥吧!

應該不會吧!凌晨一直都很紳士,不至於干這種齷蹉事。

他該不會是想把她從樓下扔下去吧!聽說有些人起床氣重到會殺人,秦沫沫後悔了,後悔把凌晨吵醒。

正當秦沫沫準備睜開眼睛之時,她突然被凌晨放在剛剛鋪好的被子上面。

之後,秦沫沫感覺到,自己被捲起來了,她想翻一個身,卻不料自己無法動彈。

原來凌晨用被子把她裹了起來,秦沫沫有些鬱悶,她想不透凌晨為什麼要這麼做,緊接着,她的耳邊響起了凌晨自言自語的聲音。

他說:「看你來還怎麼動。」

……

只是第二天清晨,凌晨從夢中醒來的時候,秦沫沫的腳仍然放在他的臉上。

關於糾正秦沫沫睡姿一事,凌晨徹底敗了。

……

早餐過後,秦沫沫帶着昨晚凌晨給的卡和小米,在S市最大的商業圈閑逛。

小米看中什麼,秦沫沫眼睛都不眨,就給小米買,事實證明,秦沫沫和唐小米之間是絕對的真愛。

逛街的時候,唐小米一邊挑選自己喜歡的東西,一邊給秦沫沫上教育課,她說,凌晨是個好男人,既有錢,又捨得給秦沫沫錢花,讓秦沫沫別在鬧脾氣,別再想着安然,好好跟凌晨過日子。

唐小米再次提起安然,秦沫沫才想起,自己這些日子太忙,忙着當凌少夫人,都把安然給忘了。

對於自己這些日子沒有想起安然一事,秦沫沫很尷尬,也很欣慰。

終於,她有自己的生活了。

……

兩人閑逛在某家服裝店門口時,眼前的路,忽被被堵住。

「秦沫沫,你不好好在家養胎,出來閑逛什麼?」

S市如此之大,秦沫沫沒想到她逛個街,居然能碰上蕭夏,還真是冤家路窄。

所以只見她不以為然的說:「逛街啊!買衣服啊!」

「買衣服?秦沫沫你的衣服不是張秘書買嗎?你知道為什麼是張秘書幫你買衣服嗎?」

秦沫沫半眯着眼睛打量蕭夏,她在琢磨,琢磨蕭夏這次又要說什麼是非,挑撥她和凌晨的關係,她心想,這次應該也沒什麼好讓蕭夏可說。

結婚證拿了,凌晨也給她卡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於是她笑着問。

「為什麼?」

「因為你眼光太差,以你的眼光,站在晨哥哥面前,只會讓他丟臉。」

聽着蕭夏的解釋,秦沫沫冷笑了兩聲,她原以為蕭夏會挑撥她沒有財權,只有凌少夫人的空殼罷了,卻沒想到,原來是嘲笑她的眼光。

至於她的眼光是好是壞,秦沫沫不想作爭辯,這種問題,也不好爭辯。

因此,她揚起手中那張黑卡,在蕭夏眼前晃了兩圈說:「眼光好不好沒關係,我買最貴的就好。」

看着眼前晃過的黑卡,蕭夏驚呆了,她連忙伸手奪過秦沫沫炫耀的黑卡,這張卡她認識,這是凌晨的副卡,一張無上限的信用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晨以前都沒有將這卡給孟夕顏,卻把它給了認識不久的秦沫沫,蕭夏不相信,不相信凌晨愛秦沫沫會比孟夕顏深,他與孟夕顏可是有9年的感情。

秦沫沫見蕭夏搶走她的卡,傻傻盯着它發獃,立即伸手搶回來,塞進包包裏面。

「這是凌晨的副卡,無上限。」蕭夏說。

「哦!是嗎?」秦沫沫半信半疑,沒打算刷爆它,嘗試一下是否是無上限。

「凌家少奶奶,上午好。」說話的是蕭夏的小姨,顧夫人。

眼見兩個丫頭要開戰,立即打斷她們的談話。

「顧夫人好。」秦沫沫結婚的時候見過顧夫人。

「凌少奶奶,這個星期天是我們夏兒的生日,請貼早上剛剛送去貴府,還望凌少奶奶賞臉。」

「一定。」秦沫沫說。

「小姨,幹嘛跟她客氣,我們走啦!她來不來是她的事情。」

蕭夏不喜歡聽見別人管秦沫沫叫凌少夫人,或者凌少奶奶,在她心裏,這個稱呼一直是屬於她的。

……

蕭夏走後,秦沫沫並沒有因為她的出現而影響逛街的心情,甚至由於自己佔上風,轉眼間,心情更好。

秦沫沫對凌晨,沒有多少感情,她並不介意有人喜歡凌晨,卻不喜歡有人明目張膽跟她較量,不管她和凌晨為什麼結婚,她至少還是凌少夫人,悍衛自己尊嚴,秦沫沫還是會儘力而為。

蕭夏對於她而言,根本就是一個不值得她動真格去較量的女人,平日有機會,氣氣她就罷。

……

「沫沫,包、包,你包被那個男人偷走了。」秦沫沫逛的眼花繚亂,捏在手中手包,輕而易舉被某個經過的男人奪走,然而她還未反映過來。

待她聽到小米的聲音,小米早已邁開腿,追向那個帶着鴨舌帽的男人,秦沫沫也不甘示弱,拔腿追趕男人。

光天化日之下,既然當眾搶劫,而且是在盛唐的地盤,搶她的包,簡直是無法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