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隨叫隨到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0:40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一邊跑,口中一邊喊著,抓小偷、抓小偷。

只是若大的百貨公司,沒有一人向兩個女孩伸出援助之手。

眼看逃犯乘上電梯,將唐小米和秦沫沫甩的越來越遠。

眼看凌晨昨晚上給的卡就要從眼前消失,秦沫沫著急了,那卡她還沒捂熱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於是她彎下腰,脫下自己的小單鞋,『咻』一下朝逃犯腦後扔去。

誰知她的手法過於不準確,沒有砸到逃犯,反而把旁邊向上駛來的電梯上某個男人砸中了。

秦沫沫看向被自己砸中的男人,準備道歉,卻發現那人是徐朗。

所以她發瘋似的朝徐朗喊:「徐朗,那個男人是小偷,他偷了我包。」

其實男人不是小偷,是搶劫犯。

迎面而來的徐朗聽聞秦沫沫的包被偷,雙手撐在電梯扶上,翻身一躍,一個迴旋踢,男人『唰』一下撞在電梯扶手上。

緊接著,徐朗又是一腳落在他肚子上,然後快速抓住他捂在肚子上的手,將他反扣,逃犯成功被他抓住了。

……

之後三人一起把搶劫犯送到了警務處,在警察的盤問下,逃犯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悔。

原來這個男人是癮君子,一時癮犯了,缺錢。

本來他是想在百貨公司偷點東西換錢,可是一直沒有下手的機會。

最後把目標盯在出手闊綽的秦沫沫身上,更讓秦沫沫頭皮發麻的是,她在購物付款的時候,這個男人已經把她信用卡密碼記住了,所以才放手一博,搶她包包。

……

警察將犯人押走之後,秦沫沫卻沒有如願拿回自己的手包,原因是她包里沒有任何證件,而且兩張銀行卡也不是她本人的,必需要卡主本人到場,才能將東西歸還。

「………」秦沫沫無語。

「警察叔叔,這位是凌少夫人,卡是她老公的,這還需要什麼證明嗎?」小米說。

「很抱歉,秦小姐,我們不能把不屬於你名下的卡交給您,您還是讓您先生本人來領取失物吧!」

「噗嗤!」一旁,徐朗看著秦沫沫欲哭無淚的模樣,忍不住偷笑。

心想,這個秦沫沫真膽大,堂堂凌少夫人,不帶任何保鏢,拉著小閨蜜就出來逛街,這不是引人犯罪嗎?好在今天只是碰到小壞人,如果碰到綁架犯,看她怎麼辦?

徐朗的偷笑,讓秦沫沫把焦點轉到他的身上,堂堂徐公子,應該可以為她作擔保人吧!

於是她說:「這位是徐氏集團的公子,徐朗,他可以證明,這卡真的是我的。」

「不好意思,秦小姐,銀行有明確規定,銀行卡不能借於他人使用,我們不能還給您。」

徐朗看著秦沫沫有些鬱悶了,秦沫沫為什麼寧願跟警察浪費口舌,也不願意跟凌晨打電話,他們不是夫妻嗎?讓凌晨跑個腿,不算難事吧!

徐朗感覺,秦沫沫似乎有點怕凌晨。

為了不繼續浪費時間,徐朗說:「沫沫,給凌晨打個電話,讓他過來一趟。」

秦沫沫有些為難,低著頭,沒說話,心想,凌晨昨天才給她的卡,今天就讓她弄丟了,她不好意思。

因為他們之間還沒有好到無需介意任何麻煩,她怕給他添麻煩。

況且她們的矛盾,昨天才解決。

「要不,我幫你打?」徐朗見秦沫沫低頭不說話,試問。

「不用了,我自己打。」

說著,秦沫沫舉起手中的手機,劃開屏保,找出凌晨的號碼,給他撥過去。

……

與此同時,蕭夏與秦沫沫分開以後,並沒有繼續購物,而是直接衝到了盛唐集團,找凌晨理論。她問凌晨,為何要將自己的副卡給秦沫沫使用。

凌晨很鬱悶,難道他自己的錢想給誰花,還要經過蕭夏的同意嗎?她的行為,太無理取鬧,凌晨不想搭理。

蕭夏見凌晨不搭理她,紅著眼睛問:「你喜歡秦沫沫比孟夕顏還多嗎?」

聽到這話,凌晨才抬頭看向蕭夏。

蕭夏盯著凌晨,很期待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如果真是這樣,她在凌晨心目中的女性地位可能要下降到第三了。

當然,這個排名是她自己排的,孟夕顏第一,她第二,秦沫沫第三;

至於她排在第二,也是有原因的。

蕭夏一直以為,凌晨之所以娶秦沫沫,是因為凌夫人把他和孟夕顏拆散,他懷恨在心,所以,她既不娶自己心愛的女人,也不娶凌夫人為他安排的女人。

她覺得凌晨心裡還是有她的,她不過是躺槍了而已。

凌晨看著蕭夏,對她提出的問題很意外,他本來想說,他對夕顏的感情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又怕蕭夏聽到這話之後,在秦沫沫面前挑是非。

他現在與秦沫沫只有初步認識,很多事情,不宜現在洽淡。

於是他話鋒一轉,說:「沫沫是我的妻子,她花我的錢,天經地義。」

「什麼妻子,你根本就不愛她,你只是為了氣伯母而已。」

「蕭夏,請你不要隨意揣測我的心思,不要一廂情願的自以為是。」

凌晨剛剛指責完蕭夏,電話響了,是秦沫沫打來的,他接通電話,輕聲問:「沫沫,怎麼了?」

他說:「嗯!我馬上過去。」

與秦沫沫通完電話,凌晨沒有繼續搭理蕭夏,自顧自的離開了。

董事長辦公室里,蕭夏看著凌晨匆忙離去的背影,心裡很不是滋味。

剛才那通電話是秦沫沫打過來的,秦沫沫需要凌晨,凌晨便立即去了。

曾幾何時,他對孟夕顏亦是如此,隨叫隨到。

她記得,從她有記憶的時候,就非常喜歡凌晨,掐指一算,至今已有18年,為何她等了他18年,跟他走近婚姻殿堂的人,為何不是她?

蕭夏委屈了!獨自一人杵在他的辦公室,紅了眼圈。

事到如今,她已經不在奢求。

不在奢求與凌晨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她只希望,他的眼神不要那麼冷淡,不要那麼厭惡,不要讓她在秦沫沫面前,那麼的不值一提。

……

警務處里,凌晨順利的拿到了秦沫沫的手包。

但是他的面色卻不是很好看,做錯事的秦沫沫,可憐巴巴跟在凌晨不敢說話。

唐小米則是在旁邊一起尷尬,徐朗在看戲。

忽然,雙手插。在褲兜里的凌晨猛然轉身,俯身盯著可憐楚楚的秦沫沫,教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