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蓋世英雄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0:47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你出門不帶保鏢,不做任何修飾,用鞋子砸逃犯,你是想上社會新聞嗎?」

杵在原地的秦沫沫,緊閉眼睛,咬著下唇瓣,毫不躲避的迎接劈頭蓋臉的責備。

如果不是凌晨處理的及時,她此刻已經上社會新聞了,這事上新聞她本來不在意。

想起凌夫人讓她背的家規,她不由得不緊張,家規她還沒來得及背下來。

但隱隱約約中,她感覺到,自己好像已經觸犯到家規了,想起凌夫人那張千年寒冰之面,她情不自禁一個冷顫,即便她是受害者,也不得不承受凌晨的教育。

「我知道錯了,下次我帶保鏢出門。」秦沫沫認錯的態度十分端正。

徐朗看著眼前的凌晨和秦沫沫,分明就是貓與老鼠之間的關係。

秦沫沫就是那隻老鼠,所以,忍不住調侃。

「沫沫,我怎麼覺得凌晨不像你丈夫,更像是你爸爸。」

經過徐朗這麼一比較,秦沫沫『咻』一下抬頭看向凌晨,眼前的男人,好嚴肅,真的跟秦海凶她的模樣有幾分相似。

然而凌晨卻不樂意了,他一大好青年被徐朗說成中年大叔,自然是不開心,於是瞪著秦沫沫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像。」

「噗嗤!」秦沫沫偷笑,另外兩人也跟著偷笑。

凌晨看著偷笑三人組,無奈的橫了他們一眼,轉身向前走去。

秦沫沫卻調皮的跑到他前面,繼續細細打量凌晨的模樣。

她喜歡看這個男人生氣的模樣,挺可愛。

走在前面的凌晨見秦沫沫跟了上來,走在他身邊,側著身子看他的臉,他有幾分尷尬,他不習慣秦沫沫這麼認真看她,雖然他們聊的話題並不璦昧,只是在嘲笑他。

所以他假裝不耐煩從褲兜里伸出右手,將秦沫沫的臉撥向一旁,不讓她看自己。

但是他用的勁有點過於,被蒙面受力的秦沫沫向後一倒,右腳碰在地上凸起的安全鐵塊上,整個人忽然失去平衡,身體向後傾了好幾步。

她伸手想抓住一旁的玻璃圍欄,可惜身體向後傾的速度太快,她沒抓著。

眼見秦沫沫整個人向後倒去,緊跟在身後的唐小米目瞪口呆,伸手去接秦沫沫,沒接住。

就在秦沫沫以為自己要摔跤的時候,突然跌進一個暖暖的懷抱,此時此景,似曾相似。

秦沫沫還未轉身看向身後的英雄,雙臂已被英雄穩穩撐起,她靠在英雄的懷裡,很安心。

「凌晨,你傻呀!沫沫懷孕在,你這麼用力推她做什麼?摔了怎麼辦?」

秦沫沫聽到,說話的是英雄,而且,加上這一次,他已經救她兩次了,剛才的逃犯也是他抓到的,真的好巧。

「不好意思,沫沫,我不是故意的。」

凌晨轉身道歉的時候,徐朗的雙手還抓在沫沫的手臂上面,秦沫沫仍然還緊緊貼在他的懷裡,這副場景有點尷尬。

似乎徐朗與秦沫沫才是一對,凌晨不過是個旁人。

唐小米一直盯著徐朗抓在秦沫沫手臂上的那雙手,她聽秦沫沫講過,上次在安學長訂婚典禮的時候,徐朗也救過她一次。

唐小米有些迷糊,在她眼中,徐朗好像是那駕著七色雲彩的蓋世英雄。當然,她知道,那不是她的英雄。

凌晨是個細心的人,小米眼中的錯亂,被他捕捉到了。

當他再次看向眼前的徐朗和秦沫沫,立即伸手抓住秦沫沫的手腕,將她從徐朗懷裡拎出來。

牽回自己的身邊。

凌晨的動作很突然,秦沫沫被他嚇了一跳,接著,小心臟一陣莫名的亂跳。

凌晨的動作,好像是在乎她。

「呵呵!」徐朗卻被凌晨逗笑了。

心想,這個傢伙的行為是在吃醋嗎?他也會吃醋嗎?

他可還記得,以前孟夕顏的異性緣非常好,跟身旁的男人都能聊上,也沒見凌晨像現在這般緊張。

難道這傢伙真的把孟夕顏忘得乾淨了,心裡只有這個美不盛收的秦沫沫。

看來這真還是一個看顏的時代,凌晨都淪陷了。

其實徐朗想多了,凌晨對秦沫沫的在乎,無非是做給旁人看的,眼看自己的老婆在其它男人懷裡,不聞不問,不是太怪異了嗎?

何況公眾場合,人多眼雜,假如被某些有心人抓到這種照片,秦沫沫在凌夫人那裡可是要吃不完兜著走呢!

「沫沫,我得去花店了,先走了。」

「嗯!有空我去花店。」

望著小米的背影,凌晨說:「秦沫沫,能不出門,就不要出門。」

「凌晨,你太專制了,沫沫她是人,又不是花瓶。」徐朗說。

「她可以把朋友請到家裡來玩。」

徐朗從小就喜歡和凌晨抬扛,兩人性格也是相差甚大。

徐朗過於放蕩不羈,凌晨過於一本正經。

每次兩人鬥嘴,基本是不分上下,少數時候,凌晨會佔上風,所以徐朗也常常說凌晨是悶騷型。

這次他們談的是凌晨的家事,凌晨自然又是佔了上風。

小聊片刻之後,徐朗也從兩人身旁閃了。

……

凌晨把秦沫沫從徐朗懷裡拉出來那一刻止,兩人的手一直牽著。

走在凌晨的身旁,感受著凌晨手心的溫度,秦沫沫眼中再也沒有令人心曠神怡的商品,整個心牽制在被牽住的左手上。

秦沫沫沒談過戀愛,她說不清楚自己是一種什麼心情,她以為是緊張。因為這樣的心跳,她做錯事情,緊張的時候會出現。

她在心裡告訴自己,秦沫沫你得適應凌晨,他是你的枕邊人,牽你是應該的,所以她才沒緊張到把他甩開。

秦沫沫沒琢磨清楚,凌晨牽她的時候,她的情感對不對。

可是當凌晨突然她的手甩開之時,她感覺到自己不開心了,心裡有點憤恨,又有點失望。

因為她發現,凌晨之所以突然將她的手甩開,是因為他看到迎面而來的某個女人,才把她的手甩開。

她抬頭看向被凌晨關注的女人。

正好女人也在看她,她嘴角的笑容,是一種諷刺,把她心扎得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