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冰釋前嫌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1:10
A+ A- 關燈 聽書

她聽見腳步朝她一步步逼近,她緊緊拽着手機,她想,待會手機還可以作為武器。

「咻」一下秦沫沫蓋在身上的被子被掀開了,秦沫沫嚇得「哇!」一聲大哭起來,她忘了要用手機當武器。

她抱着枕頭,將頭緊緊埋在枕頭裏,失聲痛哭,哭到掀開被子的人愣住了。

片刻之後,他坐在床邊,拉了拉秦沫沫懷裏的枕頭說:「沫沫,是我,凌晨。」

聽到凌晨的聲音,秦沫沫才緩緩將抱着枕頭的力度減少,凌晨這才把她哭濕的枕頭抽出來,放在一旁。

她問:「你為什麼要嚇我?」

「我沒有想嚇你,是過來陪你。」

秦沫沫見凌晨說過來陪她,心裏所有的防備,即刻崩塌,猛然撲到凌晨的懷裏,雙手環抱在他的腰間,將臉埋在他的胸前,嚎啕大哭。

凌晨再次被征住,因為秦沫沫抱他了,他緊張的兩隻手舉在半空中,不知該往哪裏放,恍過神之後,他才弄明白,秦沫沫不過是因為害怕打雷而已,只不過是因為看到了救星而已。

於是,懸在半空中的左手搭在她的後背上,右手揉着她的頭頂說:「傻瓜,打雷有什麼好怕的。」

「明明很可怕。」

凌晨聽后,笑而不語,輕輕拍着她的背,以示安慰。

……

哭聲停止以後,兩人已經相擁側躺在床上,秦沫沫的臉依舊貼著凌晨的胸膛,雙手緊緊抱着凌晨的脖子,似乎怕這根救命稻草逃跑。

忽然她抬頭看向凌晨,一本正經的問:「你不是在跟我冷戰嗎?幹嘛要過來陪我?」

聽到秦沫沫說他在冷戰,凌晨忍不住笑了,他沒有在跟她冷戰,只是保持適當的距離而已。原來這幾天秦沫沫誤會他了,以為他在冷戰。

他笑着說:「我沒有跟你冷戰,是你睡相太差,嚴重影響我睡眠了。」

凌晨的解釋,秦沫沫很滿意,她又問:「那你怎麼想到要過來陪我?」

「岳母大人剛剛給我打電話,說你怕打雷。」

秦沫沫聽后,輕輕的『哦』一聲,她就想嘛!凌晨哪有這好,主動過來陪她。

「你怕打雷,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人家要面子嘛!」秦沫沫向來都很坦白。

凌晨聽完過後,卻笑了,秦沫沫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不準笑。」

「你該睡覺了。」凌晨一邊撫摸著秦沫沫的頭,一邊說。

「那我們算冰釋前嫌啦!」

「嗯,前嫌了。」

窩在凌晨懷裏的秦沫沫,聽着男人暖暖的聲音,不由自主咬着下唇瓣偷笑,說好的冷戰到底,這一刻,她什麼都忘了。她甚至都忘了,她為何跟凌晨冷戰,甚至把某個女人的事情也忘得乾乾淨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抱着秦沫沫的凌晨亦是如此。他忘記窗外的雷聲已經停止,閃電也已停止,他的呵護還在繼續,他依然還抱着哭過的秦沫沫,依然在輕輕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

他把自己下定的決心忘記了,他忘記他要跟秦沫沫保持距離。

……

次日清晨,秦沫沫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見凌晨帥氣的臉龐就在她的頭頂之上,她稍稍抬頭,就可以觸碰到他的下巴。

想起昨晚自己的胡鬧,想起他揉着自己的頭頂,想起他輕輕拍著自己的背,想起凌晨的種種溫柔,秦沫沫的臉蛋『唰』一下紅到脖子根。

她輕輕把雙手放在凌晨的胸膛,然後用力一推,她想掙脫凌晨的懷抱,誰知凌晨的眼睛突然睜開,秦沫沫愣住了,尷尬掛着臉上。

看到秦沫沫嬌俏的小面孔之時,凌晨第一反映是,秦沫沫居然在他懷裏老老實實呆了一晚,而不是腳在他的臉上,他有點詫異。

「早!」秦沫沫紅著臉說。

「早!」凌晨給她回了一個很暖的微笑。

秦沫沫看的入醉了,如此和諧的早晨,還是兩人相處以來的第一次,她的小心臟又莫名開始加速。

「我餓了,我要起床。」秦沫沫找借口,打破了和諧。

特別是在她突然記起,她依偎在凌晨的懷裏,有些撒嬌的問,我們算冰釋前嫌啦!就更想將凌晨推開,她害怕這種怪怪的感覺,害怕她無法穩定自己的情緒。

秦沫沫要起床,凌晨自然不會阻擋,他朝她笑着說「嗯!」

他翻了一個身,也想要爬起來,誰知手臂被秦沫沫當枕頭使了一晚上,麻了,他情不自禁叫了一聲,她連忙看向他,想問他怎麼了,誰知側睡的秦沫沫,右胳膊突然無力,撐在床上的時候,一不小心打滑了。

她整個身體情不自禁向下撞,她的額頭直接撞在凌晨的額頭上,鼻尖碰在他鼻尖之上,兩人的唇瓣也理所當然覆在一起。

她們撞車了,哦!不,正確的說法是碰嘴了。

瞬間,秦沫沫的腦袋炸了,她在吻凌晨,她感覺到他唇瓣很溫暖,她臉紅了,以至於已經加速的心臟快要爆炸。

他睜大眼睛,盯着她的眼睛,對於這一幕,誰都沒有預料到。

回神過後,她猛然坐起身子,抬起右手,用手背擦試自己的唇瓣。

她紅著臉,十分抱歉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淡然的說:「沒事!」

「你剛才怎麼了?」秦沫沫轉移話題。

「手麻了。」

聽着凌晨說手麻,秦沫沫再一次紅透臉龐,他的手臂是給她睡麻的。此時此刻,她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拍昏,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為了以示自己的歉意,她說:「我幫你揉揉,這個也對不起啊!昨晚雷太大了。」

聽着秦沫沫的解釋,凌晨忍俊不禁,笑着看秦沫沫一雙小手不停拿捏他發麻的手臂。他從來沒見過一個女孩,如此害羞,雖然她有時候會語出驚人,讓人覺得是一個思想前衛的女孩,但是經常的臉紅,總會把她出賣。

難怪她只能眼睜睜看着安然訂婚,難怪她追不上安然。

他想,憑她的美貌,稍稍用點力,安然自然會是她囊中之物吧!

……

吻過凌晨的秦沫沫,整個早上都心不在焉,她在擔心,擔心凌晨會不會誤會她,天地良心,她可真的沒有故意勾引凌晨,真的只是手滑而已。

因為這個誤會,秦沫沫走路都沒看路,下樓梯的時候,她沒看台階,平腳就踩了下去。

「沫沫,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