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品行端正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1:29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一邊捂着眼睛,一邊繼續假裝哭泣,待她從指縫裏看到徐朗滿臉緊張蹲在她面前,心想,此仇不報非君子。

只見她忽然鬆開捂着眼睛的右手,揚手再次襲擊徐朗,徐朗是跆拳道高手,太善於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所以秦沫沫的手還未落下,就被徐朗把手腕抓住了。

右手被抓,還有左手嘛!秦沫沫想都沒想,揚起左手,再次攻擊,誰知左手又被徐朗抓住了,此時,秦沫沫坐在藤製沙發上,徐朗單膝跪在她的面前,雙手緊緊抓着秦沫沫的手腕。

被抓住的秦沫沫氣極敗壞的問:「徐朗,你是屬猴子的嗎?」

徐朗抓着她的雙手,得意的笑着說:「你的哭聲太假,早就猜出你想做什麼了。」

「還有一招,你肯定沒有想到。」雙手被抓住的秦沫沫,壞笑着將身子向前傾,準備用腦袋去撞徐朗的腦袋。

不過這一次,她又失敗了,她的頭還沒碰到徐朗的時候,徐朗拽着她的手腕,悄然起身,左腿單跪在沙發上,將她輕輕一摔,秦沫沫便倒在沙發上了,雙手仍然被徐朗抓着在。

連續三次偷襲,她都失敗了,秦沫沫掙扎著雙手,想要坐起來。

徐朗並沒有打算放過她,他不想再次被她偷襲,他說:「秦沫沫,論動手能力,你不是我的對手。」

「徐朗,你欺負孕婦,算什麼好漢?」

「我沒說過我是好漢。」

「放開我。」

「放開你,可以,不過你得保證,不對我動手。」

「好!我保證!」秦沫沫的保證,可信度低。

徐朗也沒與她計較,還是把她放開了,得到自由的秦沫沫,並沒有就此罷休,再次偷襲,又失敗了。

這次她的雙手手腕被徐朗的右手抓在一起,徐朗舉着她的雙手,左手撓在她的腰間,質問:「秦沫沫,還不打算放棄?」

「不行,非得把剛才那巴掌還給你。」

秦沫沫話音剛落下,徐朗又開始撓她痒痒,兩個人自顧自的瘋鬧,完全忽略了,此時,蕭夏的別墅是公共場所。

……

不遠處,端著酒杯的凌晨把兩個人的鬧騰都看在眼裏,生氣之際,更多的是無奈。

站在一旁的男人見凌晨注視着沙發上的徐朗和秦沫沫,笑着說:「那是少夫人吧!」

「失陪一下。」凌晨說着,就把手中的酒杯遞到男人的手中,男人接過酒杯,目送凌晨離開。

……

沙發上,兩個人還在胡鬧,凌晨已站在旁邊,雙手不停拍在徐朗腦門上的秦沫沫見凌晨滿臉黑線站在沙發旁,立即住手,抬起頭,一本正經盯着凌晨。

徐朗見秦沫沫突然不鬧,不由自主也轉身看向身後,看着凌晨那張黑臉時,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尷尬,他剛才跟秦沫沫好像鬧得過火了。

凌晨打量著兩個人,拉着秦沫沫的手腕,將她從沙發上拽起來,把她轉個身,背對自己。

秦沫沫嘟著嘴巴,猜不透凌晨想做什麼,心想,自己又做錯了嗎?想了半天也沒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不過是跟徐朗打鬧了一下而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在秦沫沫鬱悶之際,凌晨忽然將她綁頭髮的髮帶取下,已經散亂的頭髮,立即披散在她的身後。

秦沫沫轉身,有點生氣的問:「凌晨,你要做什麼?」

「別動!」凌晨說着又把秦沫沫轉了個身,背對自己。

然後左手合起她的頭髮,右手化作梳子,幫她整理頭髮,頭髮理順以後,他又將她的髮帶綁上。

秦沫沫懵了,她以為凌晨生氣了,卻沒想到他是來給自己整理頭髮的,一時之間,她找不到言語形容自己的心情。

頭髮綁好了,凌晨抓着秦沫沫的肩膀,將她轉半個圈,面對自己,他低頭認真的看着她,她也低着頭,不敢看他。

凌晨挑起秦沫沫的下巴,讓她的眼神與自己對視,他問:「秦沫沫,媳婦家規的第七條前半句是什麼?」

「品行端正。」媳婦家規,秦沫沫已經熟背。

「你剛才的品行端正嗎?」

「……」秦沫沫無言以對。

凌晨見秦沫沫嘟著嘴巴不說話,便把矛頭轉身徐朗,他說。

「徐朗,沫沫才進凌家,有些事情她不懂,你也不懂嗎?如果是被我媽看見她毫不顧形象瘋鬧,你覺得會怎麼樣?」

「……」徐朗無語。

秦沫沫偷看徐朗一眼,然後偷看凌晨一眼,忽然又記起徐朗說凌晨太深沉,果不其然,這傢伙的確太深沉,特別是他提起家規的時候,讓她腦海不停出現凌夫人的身影。

凌晨看着有點尷尬,有點悔過之意的秦沫沫,不打算再繼續追究這件事情,他不是在意秦沫沫跟徐朗關係好,只是真的怕被凌夫人看到秦沫沫打鬧的模樣,秦沫沫畢竟是凌家少奶奶,該注意的言行舉止還是得注意。

他問:「吃東西了沒有,餓不餓?」

秦沫沫見凌晨主動轉移話題,立即端起餐桌上的盤子說:「吃了,這些都是我拿的。」

餐盤裏,除了肉還是肉,凌晨十分嫌棄的看向著餐盤,抓起盤中的叉子,叉起一塊叉燒肉放入自己的口中,剛才他一直都在陪酒,需要填一下肚子。

秦沫沫再次被凌晨的行為怔住,凌晨居然吃她剩下的東西,她有些不好意思,她不好意思是因為盤中的肉都冷了。

於是,她奪過凌晨手中的叉子說:「我給你弄點熱的過來。」說完她轉身就跑了,給凌晨取食物。

看着秦沫沫歡快的身影,凌晨無奈的搖了搖頭,笑了。

徐朗坐在沙發上,沒看到凌晨的笑臉。

……

秦沫沫再次回到沙發處的時候,蕭夏也坐了過來,她見秦沫沫來了,酸溜溜地說:「秦沫沫,你剛才瘋的開心呀!」

秦沫沫沒搭理她,好不容易凌晨轉移了話題,她不想再提。

「徐朗,你該不會是喜歡沫沫了吧!」

蕭夏此話一落,另外三人都愣住了——

喜歡這個故事的親人們,請【收藏+投票+留言+分享】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