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謊言成真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1:38
A+ A- 關燈 聽書

別是秦沫沫,完全傻了,直到蕭夏此話一出,她才感覺,徐朗挺喜歡跟她一起玩,挺愛逗她,她緊張兮兮的偷偷看向凌晨,凌晨的表情有些錯愕,似乎也被嚇住了。

頓時氣氛再次凝結,徐朗卻伸出右手,一把揪住蕭夏的臉龐,不以為然的說:「對呀!我喜歡沫沫可比你多多了,誰讓你這個傢伙太不可愛。」

「誰讓你叫我傢伙,你這個花心大蘿蔔。」蕭夏自然是不甘示弱,伸出雙手,毫不客氣揪住徐朗的臉,兩個人的扭打,比秦沫沫方才的品行更不端正。

凌晨看着驚愕的秦沫沫,笑着說:「沫沫,你別誤會,徐朗是這樣的性格,喜歡跟女孩子瘋。」

「我知道,我怎麼可能誤會呢!」

凌晨的勸導,秦沫沫完全釋懷,她剛才想多了,徐朗怎麼可能會喜歡一個有夫之婦的孕婦呢!他跟自己玩,完全是因為凌晨的存在,他愛屋及烏罷了。

……

片刻之後,徐朗和蕭夏的較量,以蕭夏敗北宣告結束。

她不服氣,所以氣呼呼的拉着秦沫沫爆料,她說:「沫沫,就算你以後跟凌晨離婚了,也千萬別跟徐朗在一起,這傢伙世界各地的女朋友牽起手,可以繞地球兩圈。」

「噗嗤!」秦沫沫被蕭夏的爆料逗笑了,看來,徐朗的確挺喜歡跟女孩玩。

隨後秦沫沫又問:「蕭夏,怎麼沒看見你爸媽呀!」

秦沫沫話一問,這次,大家真的都沉默了,她立即也意識到自己好像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在凌晨的生活圈裏,她真的好尷尬,像個傻瓜,什麼都不知道,就算說錯話,得罪了人,都不知道是為什麼。

蕭夏看着滿臉尷尬的秦沫沫,倒也沒與她計較,她笑着說:「8年前,車禍去世了。」

「蕭夏,對不起,我不知道。」

雖然結果已有所預料,但是當蕭夏說出她父母車禍去世的時候,秦沫沫還是被震驚了。

接下來的聊天中,秦沫沫了解到,蕭夏是盛唐集團的第二大股東,挂名銷售部總監,但從來沒有去上過班。蕭家與凌家是世交,凌夫人很喜歡蕭夏,一直想讓凌晨娶蕭夏,凌家照顧她一輩子,奈何凌晨死活不依。

聽完蕭夏的故事,秦沫沫有氣無力用右手支撐在沙發上,托著臉。

此刻,蕭夏和凌晨都已經各忙各的,只有徐朗還陪着她,蕭夏的故事也是徐朗告訴她的。

她說:「徐朗,我覺得自己像罪人。」

「就算沒有你,凌晨也不會娶夏兒的。」

「哎!」秦沫沫深嘆一口氣,沒法釋懷。

其實對於凌晨與秦沫沫結婚,徐朗和堇年也很詫異,誰都沒有想過,凌晨居然可以讓一個陌生女人懷孕,而且還將她娶進門,所以他們的想法與蕭夏一致,覺得凌晨是故意在與凌夫人較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徐朗見秦沫沫悶悶不樂,主動轉移話題:「沫沫,你教我玩飛鏢吧!怎麼樣才能把凌晨的飛鏢從鏢盤上打落?」

秦沫沫瞟了徐朗一眼問:「你是想拜我為師嗎?」

「嗯!沫沫師父。」

兩人笑着,就一塊走近別墅裏面,二樓的書房裏,有鏢盤,對於蕭夏的別墅,徐朗已熟透。

途中凌晨來過,說他有事,需要離開一會,散場的時候會來接秦沫沫,凌晨陪秦沫沫的時間本就不多,秦沫沫自然也沒有任何意見,依舊跟徐朗兩人一塊玩飛鏢。

直到蕭夏打電話給徐朗,說她最愛的女明星來了,徐朗才拉着秦沫沫下樓,一同去看女明星。

秦沫沫對那位女明星不感興趣,但怕自己不去,會掃徐朗的興趣,所以硬著頭皮跟他一塊下樓,走到樓梯口處的時候,幾個小孩正在樓梯上追趕打鬧,秦沫沫條件反射的靠牆邊走,給她們騰出位置。

可能是懷孕了,秦沫沫對小孩特別關照,當一個小女孩從她身邊跑過的時候,她摸著小女孩的頭叮囑:「跑慢些,樓梯上危險,別摔跤了。」

「嗯!」小女孩朝秦沫沫點了點頭,朝樓上跑去。

當小女孩快跑到二樓的時候,站在樓梯口的男孩突然把她推了一把,小女孩沒站穩,整個人往後傾,不巧的是秦沫沫站在她的身後,小女孩直接摔在她的腿上。

撞擊力太強,秦沫沫沒有站穩,膝關節一彎,整個人向前傾。

秦沫沫摔倒的那一剎那,徐朗快速伸手去抓秦沫沫,卻只抓住她身後的小女孩,眼睜睜看着秦沫沫從樓梯上滾了下去。

別墅里頓時安靜了,凌少奶奶從樓梯上墜落下來了。

滾下樓的時候,秦沫沫只覺得頭昏眼花,撞擊在台階上的肌膚很疼,墜梯停止,她感受到自己的腦袋狠狠的撞在牆壁上。

那一瞬間,她的反映是,她的烏鴉嘴奏效了,今天早上隨意對凌晨撒的謊成真了,她真的從樓梯上滾下來了,原來今天她真的不適宜參加宴會,緊接着,她閉上眼睜,昏了過去。

樓梯上,徐朗拽著那個被他抓住的小孩,徹底懵了。

她救了沫沫兩次,然而這次卻沒能救住,當他回過神,想起秦沫沫的肚子裏還有凌晨的孩子,整個人發瘋似的跑下樓,抱起秦沫沫衝出別墅,駕着車子,向醫院開去。

如果沫沫和孩子有事,他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凌晨離開的時候,還囑咐他把沫沫照顧好,他當時自信滿滿的答應了,可萬萬沒想到,他沒有把沫沫保護好。

他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抱着秦沫沫的肩膀,心裏不停在祈禱,請求上天保佑她們母子平安。

徐朗的車後面,蕭夏一直開着車子緊緊跟隨,儘管秦沫沫是她的情敵,此時此刻,她只願秦沫沫安好,孩子安好,千萬別出事,不然她也不會原諒自己。

……

醫院裏,蕭夏、徐朗、堇年守在急救室門口,他們剛才已經通知凌晨了,他正在趕往醫院的路上。

可是,沒人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凌夫人,誰都知道,凌夫人有多麼在意秦沫沫肚子裏的孩子,若是被她知道秦沫沫墜樓,心臟病一定會複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