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送沫沫走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1:45
A+ A- 關燈 聽書

半個小時以後,秦沫沫被醫生從急救室推了出來,臉上罩着氧氣罩。

醫生說,秦沫沫沒事,只是腦袋撞到了,暫時性的昏迷,過一會就會醒過來了,蕭夏和堇年聽着醫生的報告,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徐朗卻還有些不放心,他趁蕭夏和堇年陪同秦沫沫一起回病房的時候,獨自去找了醫生,有件事情,他想弄明白。

……

徐朗回到病房的時候,蕭夏和堇年都在,由於時間不早,徐朗把兩人都打發走了,獨自留下自己在等凌晨。

蕭夏家裏還有客人要安排,所以沒有強留,堇年陪她一起回去收拾殘局,他還要在消息沒有大肆宣傳之前,封鎖所有新聞消息。

蕭夏和堇年走後,徐朗杵在病房的玻璃門口,臉上的表情很迷離,似乎發現了什麼重大秘密,但是又沒有弄清楚謎底,他開始在琢磨,琢磨凌晨為何要娶秦沫沫?

他望着床上熟睡的秦沫沫,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眼前的女孩是那麼單純,那麼憧憬以後的生活,往下的猜測,徐朗不敢亂想,只是有點心疼還在昏迷之中的秦沫沫。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走到病床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目不轉睛盯着秦沫沫看,他情不自禁伸出手將她臉上的髮絲撥到一旁。

他的心情很沉重,比剛才看到秦沫沫滾下樓梯還要沉重。

……

然而,蕭夏與堇年剛走沒多久,秦沫沫就睜開眼睛了。

她以為自己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會是凌晨,卻沒想到,凌晨還沒有來,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知道心裏有點失望。

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她最擔心的就是孩子,她從那麼高的樓梯滾下來,她的孩子還好嗎?

她吃力的轉過身,看向床邊的徐朗,問:「徐朗,我的寶寶,還好嗎?」

徐朗看着關心孩子的秦沫沫,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的表情很難堪。

秦沫沫見徐朗的表情不好,她緊緊抓住徐朗的手,問:「徐朗,我的寶寶,他怎麼了?」

「沫沫,孩子很好,你不用擔心。」突然,凌晨來到了病房,他替秦朗回答了這個為難的問題。

徐朗見凌晨來了,立即站起來,轉身看向身後,凌晨說孩子沒事,他也跟着說:「沫沫,孩子沒事,你放心吧!」

「呼!!!真是命大。」秦沫沫得知肚子裏的孩子沒事,不得不再次感嘆孩子命大。

凌晨、徐朗均無語。

……

秦沫沫睡着之後,凌晨送徐朗離開的時候,心裏一直惦記着徐朗剛才沒有及時回答秦沫沫問話之事。

他問:「徐朗,剛才,醫生跟你說過什麼嗎?」

聽着凌晨的問話,徐朗遲疑了一下,接着,他停住腳步,面帶笑容,說:「沒有。」

……

次日清晨,秦沫沫從夢中醒來的時候,剛睜開眼睛,就看見凌夫人滿臉黑線坐在她的床邊。

秦沫沫嚇得立即從床上坐起來,婆婆駕到,她可不敢睡。

隨後她又拿眼睛看向凌晨,昨晚凌晨對她說過,這事盡量瞞着凌夫人,不讓她知道,免得天下大亂,為何她才睡了一覺,凌夫人就知道了?這事辦得也太不靠譜了吧!

凌晨看着秦沫沫百思不得其解,想問他話,又不敢問的臉龐,忍不住揚起嘴角,笑了。

為了不讓秦沫沫太緊張,凌晨把手搭在凌夫人肩膀之上,說:「媽,沫沫沒事,您孫子也沒事,您先回家吧!」

凌夫人不耐煩的將凌晨手打開,依舊盯着秦沫沫,表情仍然很嚴肅。

秦沫沫見凌夫人不開心,悄悄抓起被子,往上拉,盡量蒙住自己的臉,每次見凌夫人的時候,她都很壓抑,比讀書時候進班主任辦公室還緊張。

凌夫人看着秦沫沫的小動作,『咻』一下將她被子拉開,盛氣凌人的質問:「秦沫沫,你是故意跟我唱反調嗎?」

「我沒有,我摔得也很疼。」

秦沫沫聽着這話,心裏極為委曲,她上一次在洗手間跌倒的時候,凌晨問她是不是不想要孩子,這次,凌夫人也是這種語氣,雖然沒把話說明,但她聽出來了。

她想不明白,為何大家都把她想得如此狠心,認為她故意不想要孩子,那是她肚子裏的孩子耶!她怎麼可能不要。

「出院以後,你哪都別去,」隨後她又轉身對凌晨說:「晨兒,你把她送到大溪地島去養胎,讓她安安分分把孩子生下來。」

什麼?要把她送到南太平洋去,秦沫沫炸了!!!!

雖然那裏四季如春,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雖然那裏美不盛收,是最適合孕婦呆的地方。

可是她沒想過離開S市,遠離家人朋友,獨自在那裏養胎生孩子,多孤單啊!她不願意,她捨不得秦海,捨不得喬嵐芳,也捨不得唐小米。

還有一丁點捨不得剛剛熟悉起來的凌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於是,她向凌晨投去求救的目光,示意凌晨救她,千萬別把她送得那麼遠。

秦沫沫的暗示,凌晨看到了。

其實凌夫人的安排,凌晨並不反對,秦沫沫不在他身邊,也許對他們兩個人都更好,他與秦沫沫保持距離不是壞事。

但看到秦沫沫祈求的眼神,以至於南太平洋的確有點遠,秦沫沫過去,肯定會不習慣的原由,他心軟了,還是想幫秦沫沫求情,他說:「媽,沫沫會照顧好自己的,沒必要把她送得那麼遠。」

「這個寂寞也耐不住嗎?為了我的孫子,她必需去。」

「我不想去。」秦沫沫見凌夫人沒給凌晨面子,乾脆自己給自己爭取。

「媽,要不送到公司的新度假村去吧!那裏也挺適合養胎。」

凌晨折中,選了一個國內離S市較近的地方,這樣一來,也方便大家去看秦沫沫。

凌夫人瞟了一眼反抗之中的秦沫沫,又看向自己的兒子,心想,這夫妻兩人剛結婚,就讓分開,的確不是很好,但是她也只是想給孫子提供一個最好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