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聲討凌晨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7:17
A+ A- 關燈 聽書

他說:「嗯,你回來就好了,回來以後,我媽不會再繼續生氣了。」

電話掛了,凌晨深呼一口氣,事情似乎都像他所說的一般簡單,唯一擔心的是,兩年之後,夕顏回來,母親的怒氣還未消。

————

一個星期以後,小米花鋪!

小米在忙碌,秦沫沫坐在一旁的碎花布沙發上看她忙碌,她心裡有事情,不開心。

所以,只見她右手撐在下巴上,滿臉愁容的說。

「小米,安然學長要訂婚了。」

「所以,你安心嫁給凌大少爺,人家又不比安然學長差。」

「哎!感覺我在自暴自棄。」秦沫沫長嘆一口氣說。

「別人想自暴自棄都沒有機會,秦沫沫,那天你把凌晨帶去。」

「我們一個星期沒有聯繫了。」

自從陪凌晨去凌夫人家裡以後,秦沫沫與凌晨之間沒有任何聯繫。

凌晨沒有關心寶寶如何,更沒有關心準新娘如何,一切讓秦沫沫感覺太不真實,感覺即將到來的婚姻是她一個人的夢,與凌晨毫無關係的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一個星期沒有聯繫?秦沫沫無意的訴苦,小米麵色突變,剛才笑容滿面,此刻面如死灰。

她沒有繼續與秦沫沫聊天,而是默默走到沙發前面,彎腰抓起秦沫沫的單肩包,從裡面翻出手機,拿手機的同時,她趁機打量一番已懷孕的准凌少夫人。

她穿的還是去年的舊衣服,白色T恤,淺藍色牛仔褲和她們去年一起買的白色帆布鞋。

秦沫沫的白色T恤和白色帆布鞋與以往一樣,洗的像新買的。

小米忍不住冷笑兩聲,凌少夫人的行頭僅此而已嗎?她現在到店門口隨意拉一個女人都會比她穿得高貴,凌晨把秦沫沫放在什麼位置?他需要的僅僅只是一個移動子。宮嗎?

呵呵!儘管他與秦沫沫之間沒有感情,儘管他是為了秦沫沫腹中的孩子而結婚,一個星期沒有聯繫,說得過去嗎?

「小米,你拿我手機做什麼?」

「給凌晨打電話,讓他給個說法。」

「小米,把手機還給我,我丟不起這人。」秦沫沫說著就從沙發上站起來,伸手去搶自己的手機。

「秦沫沫,你給我安靜,你是傻子嗎?你要這樣不明不白把自己嫁掉,老娘還不依。」

……

秦沫沫被小米罵得不敢頂嘴,她愛面子,小米愛她,小米捨不得她委曲,捨不得她不明不白嫁人。

這一個星期,她的日子何嘗好過,她沒有告訴小米,她每天在等凌晨電話。

她與凌晨沒有感情,但是凌晨對她有責任,是他提出結婚,是他要負責、

秦沫沫不是為自己等電話,她為肚子里的孩子,在等爸爸的電話,她告訴孩子,爸爸很愛你,爸爸很關心你。

可是,她對孩子撒謊了,他的爸爸沒有關心他,她更不知道,爸爸愛不愛他。

……

看著小米撥打凌晨的電話,秦沫沫緊張的兩隻小手緊緊擰在一塊,她從未如此緊張,好像在做壞事,明明又不是壞事。

電話通了,小米客氣的問:「麻煩請問是凌晨先生嗎?」

「嗯!我是,你不是沫沫,請問你是哪位?」

「沫沫?凌先生好記性,還記得有這麼一位人,一個星期不理會即將過門的未婚妻,不過問孩子的情況,麻煩請問凌先生,這是什麼意思?如果你沒有誠意娶秦沫沫,給個痛快話,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電話那頭,凌晨被小米問得愣住了,一時半會想不出應對的話語,他的確把秦沫沫忘記了。

這幾日工作忙,婚禮的事情扔給凌夫人在負責,他以為他和秦沫沫只需要婚禮當天出現就可以。

他沒有意識到,他不僅要把秦沫沫娶進門,還要給她關懷,像丈夫關心妻子一樣關心她,如此一來,兩人的婚姻才能持久,才能幫他渡過難關。

對於忽略秦沫沫這位已經懷孕的未婚妻,凌晨深感內疚,他說:「不好意思,請問沫沫在嗎?我想跟沫沫說話。」

「你等等。」

「嗯!他要跟你講話。」小米轉身將手機遞給秦沫沫,秦沫沫滿臉通紅,小心翼翼接過手機,紅著臉說:「凌晨,你好!我是沫沫。」兩人說話十分見外,客氣。

「沫沫,對不起,這幾天有些忙,我把你忽略了。」

「哦!」沫沫本來想說沒關係,想了想,覺得有關係,所以淡淡的『哦』一聲,以表自己的不滿。

「我正在想,把你接到我家裡來住,伯父、伯母上班,你有身孕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你覺得怎麼樣?」

「你等等!我想想!」

發展太快,秦沫沫沒恍過神,她捂著電話聽筒,長長呼一個氣,盯著小米說:「小米,凌晨讓我搬他家去住。」

「去啊!為什麼不去,你現在沒工作,懷了他的娃,憑什麼讓你媽養你,當然讓孩子他爸養。」

「我怕!」

「怕個毛怕,本來就該他養。」

「我跟他不熟,才見過幾面。」

「住過去就熟了。」

秦沫沫覺得小米所說的十分有道理,住過去,說不準能在婚前把感情培養的好一些。

於是她鬆開聽筒上的左手,對凌晨說:「好!」

「晚上七點,我去接你。」

————

晚上七點,凌晨準時敲響了秦沫沫家裡的大門,小米歡快的為凌晨射門。

門開的那一剎那,凌晨看到小米的臉龐,未等她開口講話,他已猜出,這個女孩是替秦沫沫出頭的女孩。

他朝她點頭笑了笑,小米也笑了笑。

……

客廳里,兩個大行禮箱放在沙發旁邊很顯眼,秦媽媽匆匆忙忙從廚房趕出來,看到凌晨,她眉開眼笑的說:「凌女婿,吃完飯再走吧!」

「嗯,謝謝伯母。」

餐桌上,秦媽媽不停給凌晨夾菜,凌晨很尷尬,很多菜他不愛吃,礙於面子,他強迫自己吞下去了。

秦爸爸則是不停給秦沫沫夾菜,她姑娘有身孕得多吃。

秦沫沫的旁邊,小米不樂意了,她不是不樂意沒人給她夾菜,而是不樂意秦媽媽那副狗腿子,巴結凌晨的態度。

她把自己的位置放得那麼低,秦沫沫過去怎麼抬頭做人?

所以,她一直盯著秦媽媽看,直到秦媽媽看中一塊排骨準備出手的時候,小米眼疾手快搶先夾住了。

秦媽媽的筷子夾在她的筷子上面,小米抬頭瞟了秦媽媽一眼,沒有打算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