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凌晨失約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1:52
A+ A- 關燈 聽書

她決定退讓一步,聽凌晨的安排,如果送的太遠,她孫子真有什麼事,她們一時半會沒辦法過去,於是她說:「明天出院,直接送過去。」說完這話,凌夫人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嗯!」凌晨自然是不再有意見

可是秦沫沫還有意見啊!度假村?在哪?遠不遠?方不方便她回娘家?一連串的問題,惹得她哪也不想去,但是這次,好想逃不掉了。

凌夫人走後,秦沫沫悶悶不樂用被子將自己捂住,她在跟凌晨生氣。

凌晨回到病房,看着躲在被子裏的秦沫沫,他拉開她的被子安慰:「度假村不遠,一個小時的飛機就到了,我送你去。」

秦沫沫奪過被子,繼續將自己捂起來,她哪也不想去。

「就呆一個月好不好?呆一個月胎兒就穩定了,我再接你回來。」

「拉勾!」

凌晨望着轉身消氣的秦沫沫,笑着伸出自己的右手,彎起小指,勾住她的伸出來的小指,協議就這樣達成了。

……

次日清晨,秦沫沫回到別墅換了身衣服,拎着自己的行禮箱,就前往機場等凌晨。

早上,凌晨有一個會,於是讓桂姨陪着秦沫沫先去機場。

本來凌晨給她安排了私家飛機,秦沫沫沒坐過私家飛機,不放心,執意要坐航空公司的飛機,若不是這樣,她也許已經到達度假村了。

機場里,秦沫沫戴着一頂棒球帽和黑色大墨鏡,身穿白T恤和牛仔褲,任何人都沒看出來,她是兩個月身孕的孕婦,她一點肚子都沒有。

VIP休息室里,桂姨忙前忙后,一會問她渴了沒有?一會問她餓了沒有,有沒有來睡意?秦沫沫搖了搖頭說沒有,經過凌晨昨天的調解,她負面心情全部煙消雲散。

凌晨說,度假村裏有海邊,有人造滑雪場,有可愛的考拉,有大片的果園,還有數不盡的美食。

凌晨還說,休息的時候,他會去看她,還會把喬嵐芳、秦海和唐小米帶去。

於是,秦沫沫有一些期待,她把這次養胎當成了旅行,特別是當她想起,到了度假村,她可以吃到所有想吃的東西,格外興奮。

她的腦海不禁浮出,麻辣燙、臭豆腐、生煎包、烤面筯、手抓餅等等街邊美食。

自從進了凌家門,秦沫沫幾乎與街邊小吃絕緣了,每天吃的東西都是桂姨安排的養胎膳食,剛開始吃的時候,還挺新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時間久了,她就開始嘴饞,饞那些不衛生的街邊小吃,一想到這次可以肆無忌憚的大吃特吃,心裏別提有多期待。

恨不得凌晨立即飛奔到她的身邊,然後飛往度假村,她中午就要吃麻辣燙。

然而,她不知道,她想吃的這些東西全都沒有。

……

盛唐集團,凌晨開完會議,就準備前往機場,秦沫沫還在機場等他。

他匆匆忙忙走到大堂門口時,口袋裏的電話響了,凌晨掏出電話,是遠在彼岸的孟夕顏打過來的,凌晨接通電話,輕輕喚了聲:「夕顏。」這個時間,孟夕顏給他打電話,一定是有重要事情。

「凌晨,我爸出車禍。」電話那頭,孟夕顏哭得很傷心,恨不得立即飛回S市。

「夕顏,你別急,我馬上去看伯父,有什麼問題,我再跟你回電話。」

「凌晨,我想回去,我想回家,我想回到你的身邊,想留在我爸媽的身邊。」

「好!想回來就回來吧!」

「………」電話那頭,孟夕顏沉默了,不再說話,只是不停的在哭泣。

她真的很想回來,可是當年她答應過凌夫人,三年不打擾凌晨的生活,不出現在她們的眼前。

此時,聽着凌晨讓她回來,孟夕顏泣不成聲,她想回來,想呆在凌晨的身邊,可是她更怕凌夫人一輩子不原諒她,她左右為難。

……

掛斷電話,凌晨加快腳步向大堂門外走去,剛到門口的時候,與迎面而來的徐朗撞上了。

徐朗拍了拍胸前,抬頭看向凌晨,他從未見過凌晨如此慌張,一點都不像去機場送沫沫,反而更像碰上了什麼棘手的事情。

他問:「凌晨,你怎麼了?」

「哦!有點事。」聽到徐朗的聲音,凌晨才發現,與自己撞上的人是徐朗,說完話,他匆匆忙忙就坐進了已備在門口的豪車。

徐朗覺得事有蹊蹺,便轉身對旁邊的男人說:「宋秘書,你跟上,看凌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男人聽着徐朗的吩咐,立即轉身離開,開始去跟凌晨。

凌晨不在盛唐,徐朗自然也打道回俯。

離開的時候,他忽然想起秦沫沫,那個傢伙現在應該還在機場等凌晨送她去度假村吧!

……

機場里,秦沫沫一邊等著凌晨,一邊吃着桂姨給她備的小零食,她的臉上已經開始浮現出不開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看離飛機起飛不到半個小時,凌晨卻還沒有出現,秦沫沫嘟著嘴巴,不停往嘴裏塞零食,明明和凌晨說好了,十點鐘一定準時到達機場,現在已經十點十分,離約定的時間超出了十分鐘。

她時間安排的很擠好不好,一點之前她要吃麻辣燙呢!從昨天晚上開始她就在想,到了度假村要吃什麼,如果凌晨敢耽擱她時間,一定不原諒。

秦沫沫不停抬起左手,看手腕上手錶的時間,口中不停發出失望的嘆氣聲音。

一旁的桂姨也開始心慌,不由得抱怨:「少爺怎麼還不來?」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又深呼一口氣,現在大家已經開始檢票登機了,她希望凌晨正在向她狂奔而來。

眼看檢票的乘客越來越少,秦沫沫沉不住氣了,她從包里掏出手機,撥打了凌晨的電話。

第一遍,無人接聽,第二遍,無人接聽,她仍然在繼續撥打。

直到她開始撥第三遍電話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一隻大手揉在她的腦袋上。

秦沫沫興奮的掛斷電話,嘴角立即浮起笑容,凌晨來了,他趕上飛機了。

她猛然從沙發上站起來,開心的轉身,看向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