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沫沫生氣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1:59
A+ A- 關燈 聽書

為什麼?為什麼站在她身後的人不是凌晨,而是徐朗,秦沫沫愣住了,她眉心緊蹙,用十分詫異的眼神盯著徐朗。心想,凌晨呢?凌晨去哪了?他為什麼不接自己的電話?他不來了嗎?不送自己去度假村嗎?

頓時,秦沫沫心生很多疑問,更多的是委曲,凌晨對她撒謊了,他說過,他會送她去度假村!他說過,他一定會來,可是現在票檢完了,她沒等到他。

秦沫沫憋著一口氣,心裡很難受,麻辣燙吃不到了,臭豆腐也吃不到了。她難過了,難過到紅了眼圈,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徐朗看著委曲至極點的秦沫沫,揉了揉她的腦袋說:「突發了一點狀況,需要凌晨處理。」

秦沫沫打開徐朗的手,低著頭默默朝休息室外面走去,徐朗看著秦沫沫失望的背影,深呼一口氣,他可憐秦沫沫,但不是因為凌晨的失約,而是因為她以後可能會更傷心。

……

一個小時以前,他離開盛唐集團,獨自駕車返回徐氏集團的途中,宋秘書給他來了一通電話。

宋秘書說,凌晨剛才之所以匆匆忙忙離開公司,是因為孟夕顏的父親出了車禍,凌晨前往醫院看孟先生了,聽著宋秘書的彙報,徐朗對自己一天前的猜想,肯定了,他終於知道凌晨為什麼要娶秦沫沫。

當他想起秦沫沫還傻傻等在機場的時候,良心很過意不去,替凌晨過意不去,所以他想都沒想,調了方向就朝機場開來。

……

心情不好的秦沫沫沒有跟桂姨回別墅,而是跟徐朗走了,坐在徐朗車裡副駕駛座上的秦沫沫,一直偏著頭偷偷摸眼淚,預算好的計劃全都泡湯了,她能不傷心么?

徐朗一邊開車,一邊用餘光偷看秦沫沫,當她看到秦沫沫拿防晒外套的衣袖抹眼淚時,笑著從紙盒中抽出兩張衛生紙遞給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秦沫沫接過衛生紙,毫不客氣的擤了一把鼻涕,徐朗也沒有嫌棄,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問:「還在傷心呢?凌晨明天就會送你過去。」

「我能不傷心嗎?我從昨天晚上就想著要去度假村吃麻辣湯,還要吃燒烤,吃臭豆腐,好好的計劃全都泡湯了。」

「噗嗤!」聽著秦沫沫傷心的理由,徐朗沒忍住,笑噴了,他不可思議的問:「所以,你哭,只是因為沒能吃到麻辣湯?」

「就算他不能來,也要打個電話吧!害我白白期待那麼久。」

「所以,你根本就不喜歡凌晨。」

「誰喜歡那個言而無信的傢伙,我喜歡的人是安然學長。」

「………」徐朗被秦沫沫的直白嚇到無語。

他想,如果凌夫人聽到秦沫沫這句話,應該會氣到心臟病發作吧!這個秦沫沫說話太口無遮攔,他可是凌晨的兄弟,就不怕他告狀?

不過秦沫沫不喜歡凌晨,徐朗也放心了。

他說:「不就是麻辣湯嘛!我帶你去吃。」

秦沫沫見徐朗說帶她去吃麻辣湯,立即破涕為笑,既然有人作陪,她一定要好好放肆一番。

於是,秦沫沫讓徐朗把車子停好以後,拉著他奔向了自己最熟悉的小吃街,這種機會難得,她一定要吃夠本。

兩人剛離開停車場沒多久,天空開始下起大雨,無奈之下,秦沫沫只好拉著徐朗躲進了一間咖啡館。

咖啡廳里,徐朗從桌上抽了一大把紙巾,疊成厚厚一團,揉擦著秦沫沫被雨淋濕的頭髮,秦沫沫卻拍著肚子安慰寶寶,說自己不會感冒,徐朗看在眼裡,臉上的笑容很憂傷。

短暫的雨水,沒有影響秦沫沫享受美食的情緒,雨停之後,她帶著徐朗開始掃街。

為了發泄心中的怨氣,秦沫沫食欲大增,從街頭一直吃到街尾,她心裡想的那些東西,都嘗了一個遍。

……

醫院裡,凌晨陪著孟夕歡和孟母忙前忙后,幫她們安排孟父手術醫生、住院等事,這些事情都是他親力親為。

直到下午四點,孟父從手術室出來,他才緩了一口氣,再次給孟夕顏回電話報平安,孟父的傷勢不大,小腿的軟骨和大骨骨折,其它位置並無大礙。

告別孟家人,凌晨才發現,現在已是下午四點半,才記起,他今天應該送秦沫沫去度假村,他掏出電話,發現秦沫沫打了兩通電話過來,他沒接到。

他深吸一口氣,回撥秦沫沫的電話,那邊卻久久沒有迴音,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沒有打電話給秦沫沫請假,他想這個傢伙不接電話,肯定是生氣了。

接著,他又連續撥打了幾次,秦沫沫依舊沒有聽電話,無奈之下,他只好撥打家裡的電話,找桂姨,桂姨告訴凌晨,徐家公子把秦沫沫從機場接走了,兩人一塊出去吃東西了,現在還沒有回來。

之後,凌晨撥通了徐朗的電話,徐朗把他們所處的地址報給了凌晨。

凌晨拖著疲憊的身體,又前往了去接秦沫沫的路上。

……

路邊的木製休息椅上,夕陽夕下,餘暉照映在秦沫沫吃飽喝足的臉上,顯得特別溫馨,徐朗站在木椅旁邊,沒有坐,因為吃得太多,撐住了。

他面帶微笑,稍稍彎腰,揉著秦沫沫的腦袋說。

「秦沫沫,你怎麼那麼能吃?比我吃得還多。」

「我現在可是兩個人,好不好。」

秦沫沫一直挺能吃,不過,現在她多了一個理直氣壯的理由,然而,徐朗聽著她的理由,臉上的笑容有點尷尬。

不遠處,凌晨的車子已緩緩靠近,他看見秦沫沫和徐朗在一塊很開心,看到他們有說有笑,看著如此詳和的一幕,凌晨忽然覺得心裡有點不舒坦,這種情緒,他本不該有。

木椅上,秦沫沫仍然再往嘴巴里塞東西吃,徐朗見了,大驚失色,立即奪過她手中的雞翅紙袋。

他說:「秦沫沫,你不能再吃了,胃撐破了。」

「還給我,我還沒飽呢。」

「走啦!凌晨要來接你了,我們到大路上去等他。」

「不要,他今天失約,該他等。」秦沫沫不依,想報復凌晨一下。

徐朗見她耍賴,抓起她的手腕,直接從椅子上拽起來,被拽起來的秦沫沫,一邊跟在徐朗身後,一邊去搶徐朗手中的雞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