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悶悶不樂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2:07
A+ A- 關燈 聽書

直到兩人走下台階的時候,才發現,凌晨已經到了,他坐在車內,看著兩人瘋鬧。

看到凌晨的那一瞬間,秦沫沫歡快的心情一掃而光。

她有氣無力的將凌晨掃了一眼,假裝沒看見。

徐朗看著秦沫沫嘟起的嘴,笑著拍了拍她的背說:「快上車,該回家了。」

秦沫沫轉過身,看向徐朗,伸出手右手,攤擺在他的眼前,徐朗笑了笑,將雞翅還給她。

秦沫沫接下雞翅,眼神瞟向徐朗左手的袋子說:「那也是我的。」

「噗嗤!」徐朗無奈,只好將左手拎著的食物,交於她的手中。

秦沫沫這才罷休,轉身朝凌晨的黑色轎車走近。

她不以為然拉開副駕駛室車門,面無表情坐進去,懷裡抱著她的寶貝。

一系列的動作下來,她都沒有正眼看凌晨一眼。

車外,徐朗看著與凌晨生氣的秦沫沫,揚起嘴角,笑了!

隨後他又看向凌晨,朝他鬼魅的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

凌晨還未來得及向他道一聲謝謝,徐朗就走了。

……

車內,秦沫沫緊緊抱著還未吃完的食物,偏頭看向窗外。

從上車到現在,兩個人都沒有開口說話,氣氛很尷尬。

主駕駛座上,凌晨一邊看路,一邊轉身看秦沫沫,不出他意料,秦沫沫這傢伙果然在生氣,他想了好半天,決定,還是跟秦沫沫正式道個歉,畢竟是他沒有去機場,也沒向她打電話說明。

於是,他微微調整一下情緒,假裝鎮定的說:「沫沫,不好意思,今天臨時有點事,所以沒去機場。」

聽著凌晨的道歉,秦沫沫將身子挪動了一下,把懷裡的食物抱得更緊,側身看向窗外,不屑一顧的「切」了一聲,她沒有打算接受道歉。

秦沫沫的動作讓凌晨更尷尬!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心想,她把懷裡的食物抱得更緊是什麼意思?怕他搶么?他是那種人嗎?

忙碌一天沒有吃東西的凌晨聞著秦沫沫懷裡散發出來的香味,真的很餓,但也不至於硬搶。

他騰出右手,伸向秦沫沫的腦袋,他說:「明天送你去度假村。」

秦沫沫頭一扭,躲過了,凌晨的手沒有如願的揉在她腦袋上。

而且他話音剛落下的時候,餓的癟癟的肚子不爭氣的發出「咕咕咕」的叫聲。

頓時,凌晨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這種情形,這種時候,他肚子怎麼可以不爭氣的叫起來,太丟人了,

秦沫沫聽著凌晨肚子的聲音,下意識將懷裡的食物緊緊抱住。

接著,她轉身看向凌晨,十分防備的說:「別打這些東西的主意。」

……凌晨無語。

回到家裡的時候,秦沫沫把帶回來的食物交給桂姨,說:「桂姨,這些是我晚上的宵夜。」

桂姨接過秦沫沫遞過來的東西,翻看了一下,臉色大變,立即教訓:「少奶奶,這些東西,吃了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你不能吃。」

秦沫沫轉身看著桂姨,一本正經的說:「沒事,我以前都這麼吃的,都沒事。」

「簡直是胡鬧嘛!」桂姨捧著秦沫沫的宵夜,很是不開心,孕婦怎麼可以吃這些東西呢!而且,少爺都不阻止少夫人。

於是,趁秦沫沫上樓之後,她私自將那些東西扔了,心想,如果秦沫沫跟她鬧,她只好稟報凌夫人了。

……

卧室里,酒足飯飽的秦沫沫沒有下樓吃晚餐,凌晨下去了。

餐桌上,凌晨一個人安安靜靜吃著晚餐,桂姨站在一旁,想了半天,還是開口勸凌晨把秦沫沫的嘴看嚴一點,有很多東西孕婦是不能吃的。

凌晨卻淡淡的說了句,他自有分寸。

桂姨看著不聽勸凌晨,無奈的嘆了口氣,心想,秦沫沫千萬別鬧肚子疼就好。

晚餐過好,凌晨沒有去次卧,而是來到了秦沫沫的卧室,他與秦沫沫之間的誤會還沒有解除呢!

跟人道歉這種事情,凌晨還是遇到秦沫沫之後,才開啟先例。

床上,秦沫沫見凌晨來了,快速從床頭抓起一本書,假裝看書。

其實她的氣快消了,只是找不到台階下而已。

凌晨見秦沫沫故意不搭理自己,並沒有退縮。

他坐到秦沫沫身邊,腦海不禁想起她和徐朗瘋鬧的模樣,他深吸一口氣,從秦沫沫的手中把書拿開。

他說:「沫沫,以後別經常出去走動,不該吃的東西不要吃。」

秦沫沫不以為然的白了他一眼,沒接話,這個男人跟她說話,總是一副家長的模樣,一點都不平等,她心裡不舒坦。

凌晨見秦沫沫不理她,有些不開心,他挑起秦沫沫的下巴,盯著她的眼睛說:「秦沫沫,我在跟你講話。」

秦沫沫看著凌晨漸變的臉色,白了她一眼,將他的手打開,自顧自的又拿起一本書,她的心情還沒有完全平復,凌晨就用這種命令的口氣跟她講話,今天是他錯在先,還理直氣壯,秦沫沫不幹。

「秦沫沫,你這樣很不禮貌。」凌晨教育秦沫沫就像教育幼兒園的小朋友。

秦沫沫聽凌晨說她不禮貌,才把頭抬起來,看向他,反問:「你爽約都不打電話說一聲,就很禮貌嗎?」

「噗嗤!」凌晨笑了,笑過之後,他伸手揉著秦沫沫的腦袋說:「是我不對,向你道歉。」

「切」

「沫沫,以後別讓徐朗揉你腦袋了,這樣不好。」

凌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把自己嚇了一跳,他事先沒打算說這句話。

只是剛才揉秦沫沫腦袋的時候,突然想起,徐朗也愛對沫沫做這個動作,他下意識就脫口而出了。

他這是怎麼了?怎麼會介意徐朗揉秦沫沫的腦袋,他腦子出問題了嗎?徐朗是他的兄弟,他對秦沫沫好,是因為秦沫沫是他的妻子。

但是他在剛才那一剎那,他似乎忘了,忘了自己為何娶秦沫沫。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話,眼睜豁然睜大。

她沒想到凌晨會在意徐朗的小動作,她都沒有在意,只當徐朗是朋友,回想凌晨說的話,她不由得心跳加速。

她紅著臉問:「凌晨,你是在吃醋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