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同甘共苦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2:14
A+ A- 關燈 聽書

時間片刻凝結,凌晨聽著秦沫沫的問話,立即回神,他若無其事的回答。

「沒有,你是凌家少夫人,很多事情你需要注意。」

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解釋,看了他一眼,『咻』一下鑽進被子里,不再說話,她剛才自作多情了,居然認為凌晨在吃醋。

凌晨看著躲在被子里的秦沫沫,將手中的書放在一旁,說:「明天送你去度假村。」

躲在被子里的秦沫沫「嗯」了一聲。

離開秦沫沫的房間,凌晨回到了書房,他在反思。

反思自己剛才的行為,反思自己剛才說過的那句話!

他在給自己找借口,他一定只是想讓秦沫沫當一個端莊的凌少夫人,所以才說了那句話。

他對秦沫沫,不可能有其它的情素。

秦沫沫是他名義上的妻子,他有義務糾正她不正確的行為,他沒有說錯什麼。

凌晨深嘆一口氣,心想,明天把秦沫沫送走就好了。

正在凌晨準備回卧室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抓起電話,是秦沫沫打過來的。

他看著屏幕上顯示的沫沫兩字,猜想她是反悔不想去度假村。

他接通電話,還未開口講話,就聽到秦沫沫痛苦的聲音:「我痛子肚,送我去醫院。」

聽著秦沫沫的聲音,凌晨扔掉手中的電話,快速跑到主卧室,只見秦沫沫捂著肚子捲成一團,面色發白,表情十分痛苦。

凌晨走近床邊,什麼沒有問,抱著秦沫沫衝出卧室,秦沫沫太不讓人省心,讓他如何放心將她送到度假村?

……

醫院裡,秦沫沫被醫生推向急救室,途中的時候,既然意外碰上徐朗,他也正準備被推進急救室。

一時之間,秦沫沫都忘了自己還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心想,她和徐朗還真是同甘共苦,與徐朗擦肩而過的時候,徐朗突然抓住秦沫沫的手。

秦沫沫忍著疼,看了看徐朗,又看了看自己的腳尖,忍不住笑了。

在路上的時候,她以為是孩子出了問題,依現在的情況看來,應該只是腸胃問題。

她笑著說:「這才多久,我的腸胃就變得嬌貴起來了。」她話中的意思是指自己嫁給凌晨沒多久,就不習慣外面的小吃。

「好了,繼續去抗戰。」徐朗說。

「嗯!」秦沫沫點了點頭。

「沫沫,別怕,我陪著你。」徐朗望著秦沫沫蒼白的臉龐安慰。

一旁的凌晨卻覺得自己好像是多餘的,他把沫沫送到醫院,另外一個男人卻在給她安慰。

凌晨甚至都不知道,徐朗和秦沫沫從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要好。

其實徐朗對於秦沫沫更多的是憐惜。

對於秦沫沫而言,徐朗只不過是她在凌晨的富貴圈裡,交的第一個不嫌棄她的朋友。

凌晨見徐朗的手還拉著秦沫沫的手,有些不開心的將他手打開,說:「該去檢查了,以後少招惹我老婆。」

「呵呵!幫你照顧而已。」

「你照顧一下,我麻煩更多。」凌晨十分嫌棄的說。

接著,兩人便被推進了檢查室。

果不其然,兩個人都因為垃圾食品吃得太多,患上了輕微的腸炎。

從檢查室出來的時候,徐朗和秦沫沫被安排到相鄰的兩間VIP病房。

打過針以後,疼痛減少的秦沫沫沒心沒肺的睡著了。

病房裡,凌晨沒有回家,他一直守在秦沫沫的身旁,他認為,這是他該盡的職責。

若不是因為他爽約,秦沫沫也不會跟徐朗走,也不會進醫院,所以他一直在陪著她。

……

清晨,秦沫沫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凌晨正趴在一旁熟睡,秦沫沫抬起手,輕輕點了點凌晨的腦袋,她想對他說,讓他去隔壁的卧室睡覺,奈何凌晨睡的太沉,沒被她點醒。

昨天,凌晨從起床開始,就不停在忙碌,忙著開會,忙著給孟家幫忙。

後來又忙去接秦沫沫,好不容易可以休息,又被秦沫沫折騰到醫院來了。

他很累,以至於秦沫沫連續喚了他幾聲,都沒把他叫醒。

無奈之下,秦沫沫從病床上爬起來,走到旁邊的卧室,從床上抱起一床薄被,蓋在他身上。

關於凌晨昨天失約事情,她已經完全原諒。

每次她想起凌晨緊張她的時候,她的心裡莫名其妙會覺得暖暖的,想繼續生氣也氣不起來。

昨天晚上也是如此,她打電話給凌晨,凌晨急匆匆就把她送到醫院來。

她還記得,坐在他車上的時候,他一直緊緊握著她的手,她感覺得到,他手心有汗。

……

半個小時以後,桂姨來了,看到秦沫沫的時候,她臉上故意透露著不開心。

她將自己煲好的湯放在餐桌上,拉著臉說:「少夫人,以後你的飲食只能聽我的,那些個不幹凈的東西,怎麼能吃呢?」

「桂姨,別再教訓我了,我知道錯啦。」秦沫沫撒嬌。

兩人的交談,把趴在床邊的凌晨吵醒了,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披了一床薄被,身體的本能反應讓他不由得抬頭看向秦沫沫。

秦沫沫見凌晨手中抓著薄被,盯著她的眼睛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那個、那個、昨晚謝謝你了。」

凌晨抓了抓凌亂的頭髮,沒有接秦沫沫的話,他頭疼的厲害。

秦沫沫沫看著凌晨,感覺他今天比較滄桑,臉色有點發白,也許是因為昨晚沒休息好的原因。

於是她又說:「你先回去休息吧!這裡有桂姨。」

「好。」凌晨感覺自己腦袋有些昏沉,所以沒跟秦沫沫客氣。

……

凌晨走後沒多久,醫生來了,給秦沫沫掛消炎針。

秦沫沫倒也樂得逍遙自在,靠在床上,一邊看綜藝節目,一邊笑得合不攏嘴,她似乎已經習慣醫院了。

自打住進凌晨的別墅,她似乎和醫院結了緣,三天兩頭往裡住,都成常客了。

門口處,不知何時出現的凌夫人,看著秦沫沫開心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

心想,這個女人一定是故意跟她作對,居然敢在外面亂吃東西,作為一個孕婦,她怎麼可以如此不禁嘴,除了故意作對,還有別的理由嗎?

她氣極敗壞的走到秦沫沫床邊,猛然將她手背上的針拔了。

秦沫沫抬起頭,發現站在她眼前的人是凌夫人,臉上的笑容即刻轉換成驚嚇,她婆婆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