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話中有話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2:57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以為是自己看花眼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個男人為什麼出現在姻緣池對面?她被嚇得目瞪口呆。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是當她再次看向姻緣池對面時,那個男人居然從她眼前消失不見了。

她只看到徐朗被徐夫人拽著不停往廟裏拉。

怎麼可能?她剛才看到的人明明是凌晨。

她明明看到那個男人跟一個中年女人一起出現在姻緣池對面。

為什麼一眨眼的時間,那兩個人變成了徐朗和徐夫人?

秦沫沫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姻緣對面,對方還是徐朗。

秦沫沫不禁冒冷汗,難道她真的看花眼了,難道剛才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是徐朗嗎?

這怎麼可能,徐朗怎麼可能是她的命中注定的人,絕對不可能。

那個男人,世界各地的女朋友牽起手都可以圍繞地球兩圈。

她命中注定的人怎麼可能是一枚花花公子呢?看來這姻緣池果真不準。

最後看到徐朗出現的秦沫沫,只好用姻緣池不準來解釋眼前的現象。

剛剛那一顆虔誠的心完全被徐朗打破,她又恢復成最初的心態,這些迷信誰信誰就是傻子。

此時,姻緣池對面的徐朗早已看到秦沫沫,朝她跑過來,徐夫人急急忙忙跟在身後。

徐朗問:「秦沫沫,你站在姻緣池前面幹嘛?你該不會是來求姻緣的吧!」

「怎麼會呢!怎麼會呢!」秦沫沫否認,一旁喬嵐芳也在跟徐夫人問好。

「你眼睛一睜開,看到的人不會是我吧?」

被徐朗這麼一問,秦沫沫的臉『唰』一下紅了,她該怎麼向徐朗解釋,已婚的她的確在這裏求姻緣,想知道命中注定的人是誰。

而且眼睛睜開的那一剎那,還看到了老公的好兄弟,這種事情,讓她怎麼說得出口,太難以啟齒。

秦沫沫還沒來得及找借口,徐朗又搶著說:「沫沫,你們沒開車吧!我送你和伯母回家。」

能在這裏碰到秦沫沫和她的母親,徐朗求之不得,他才不願意去找什麼大師算他的姻緣。

他什麼時候結婚,由他自己決定,又不是跟大師結婚,幹嘛要來問大師!

「這怎麼好呢?徐朗,你還是跟你母親一起去算一卦吧!我和沫沫自己可以回家。」喬嵐芳怕耽誤了徐夫人算卦。

「哎!徐朗這小子也是不聽話,你看凌晨都快當爸爸,他還沒有一個定性,能讓我不着急嗎?不過,秦夫人,你和沫沫在算什麼啊?」徐夫人問。

「沫沫這不是老進醫院嗎?所以來拜拜,求保佑大人小孩平安。」

「媽,我先送沫沫和秦媽媽回家了,你自個讓司機送你回去啊!」徐朗沒有徵求到任何人的同意,就把秦沫沫拽走了,惹得喬嵐芳不得不跟在後。

徐夫人看着徐朗逃離的背影,氣得直咬牙。

這個傢伙,太不聽話,成天花天酒地,就是不願意給她找個兒媳婦生一個大胖孫子,她心裏慪氣啊。

別人家生兒子都規規矩矩,好好談戀愛,好好結婚生子,怎麼他就生了一個不穩定因素呢?

……

把喬嵐芳送回家以後,徐朗車內只剩下了秦沫沫與他自己,他望着面無表情的秦沫沫,揉了揉她的腦袋說:「怎麼了?還在想你的姻緣呢!」

「別揉我腦袋。」

「為什麼?」

「凌晨不讓。」秦沫沫一下就把凌晨出賣了。

「呵呵!小心眼,不過秦沫沫,你別喜歡凌晨,知道嗎?」

「我不喜歡他。」

秦沫沫還在回想着剛才睜開眼睛的一幕,她明明好像看到凌晨了,為什麼一眨眼就不見了呢!

她不知道是該懷疑自己的眼睛,還是該懷疑自己的腦袋?

不過,為什麼徐朗要讓她不喜歡凌晨,他話里又有何意義呢?

她想不透,於是轉身看着徐朗問:「為什麼我不能喜歡凌晨?他是我老公,我可以喜歡。」

「你看凌晨那麼優秀,喜歡他的女人肯定不少,對吧!如果你喜歡他,那多麻煩,還得浪費時間傷心,所以,你就安安心心做凌少夫人,平時,能撈錢的時候,就多撈一點,最讓女人有安全感的還是錢,你懂么?寧願喜歡他的錢,也不要喜歡他的人。」

秦沫沫滿臉疑惑盯着徐朗,徐朗說的話沒有錯。

但是她更聽出來了某些事情,好像凌晨有什麼不能讓她知道的事情。

難道凌晨在外面有女人嗎?不是都說老婆懷孕,老公最容易出軌嗎?

徐朗一定知道什麼,不然肯定不會莫名其妙對她說這些話。

徐朗對她說這些話,有考慮過凌晨嗎?那個傢伙可是跟他一塊長大的呢!

不過對於徐朗與凌晨的關係,秦沫沫更關心他話里的意思。

於是她試探徐朗問:「徐朗,凌晨在外面有人,對嗎?」

「沫沫,別瞎想,我只是給你打個預防針,凌晨外面沒有人,但是你想想,像這種豪門公子哥,怎麼可能只把自己交給一個女人呢?你看,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徐朗以身作則的例子,讓秦沫沫無語。

但是她不信,不信徐朗說的話,反而越來越堅信凌晨一定有問題。

……

與此同時,寺廟裏,佛堂前!

孟夫人虔誠的跪拜在地,她請求佛主保佑孟老爺平平安安,身體早日康復。

請求佛主保佑凌夫人早些原諒夕顏,讓她和凌晨有個美滿的家庭。

請求佛主保佑夕歡能早日找到自己的意中人。

然而,跪在她旁邊,陪伴她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凌晨,是他陪孟夫人來寺廟的。

在進入佛堂時,他們經過了姻緣池,但是秦沫沫卻不知道。

……

凌晨別墅里,被徐朗送回家的秦沫沫,心裏仍然在忐忑不安,還在回想徐朗對她說過的那番話。

她想弄清楚,凌晨是否真的有外遇。

其實她心裏幻想凌晨有外遇的情況,也沒有多大的氣憤。

她覺得自己比徐朗想像中的要堅強多了,她怎麼可能浪費時間傷心呢?她才不會呢!

但是她沒有弄明白,幻想終歸只是幻想,並不能代表她遇事後的態度。

為了弄清楚狀況,秦沫沫決定,去盛唐給凌晨送午餐,給他來一次突然襲擊,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因為不這樣做,她沒法讓自己安心。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