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惴惴不安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3:16
A+ A- 關燈 聽書

整個下午,凌晨一直惴惴不安,他在不安怎麼向秦沫沫解釋自己撒謊一事,或者秦沫沫又再次賭氣已經離家出走。

想到秦沫沫再次離家出走,凌晨不由得放下手中的鋼筆,深嘆一口氣。

心想,結婚真是一件麻煩事,結婚一個月,他已經兩次去唐小米家中接秦沫沫。

難道今天還要去第三次嗎?

凌晨瀕臨崩潰,不得不感嘆,秦沫沫這個女人真不好搞。

只是當他打電話回家詢問的時候,桂姨說秦沫沫在家裏,心情也挺好,能吃能喝能睡,而且在網上買了不少東西。

聽聞秦沫沫沒有離家出走,凌晨總算鬆了一口氣。

……

傍晚,凌晨回到家裏的時候,十分小心翼翼。

他推開卧室大門的時候,秦沫沫正在卧室的客廳里上網,電腦旁邊還堆著一堆水果和零食。

他深吸一口氣,像做錯事的孩子,偷偷走向秦沫沫身邊。

秦沫沫在打遊戲,聽聞身後有腳步聲音,不以為然的問候:「回來了啊。」她的語氣與往常一模一樣,沒有任何異常。

凌晨見秦沫沫像沒事人一樣,心裏反而更不安,心想秦沫沫把話不挑明,究竟是幾個意思呢?

他心虛的問:「沫沫,今天去公司,怎麼沒提前告訴我。」

「哦!我是搞突襲去的,去看看你有沒有外遇。」

「………」秦沫沫的坦白,凌晨無語。

隨後,秦沫沫又說:「放心吧!就算有外遇也沒所謂,我只喜歡你的錢,只是別忘了,離婚以後,孩子歸我。」

凌晨再次被秦沫沫雷到,但也不得不承認,女人的第六感很准。

雖然他沒有去跟外遇見面,卻在陪外遇的母親辦事。

如今這種情況,他只能管孟夕顏是他的外遇。

為了不讓秦沫沫多懷疑,他說:「沫沫,你想多了,只是陪一個朋友的母親去寺廟裏求平安,不是外遇。」

聽着凌晨說去寺廟拜佛,秦沫沫驟然間頓住了。

剛才還很靈活在點着滑鼠的手,瞬間木納了,凌晨說他今天去寺廟了。

如果他真的去寺廟,他辯解沒有外遇一事,她信!

因為今天在姻緣池對面,她睜開眼睛的那一剎那,看到凌晨與一個中年女人在一起。

為了求證自己是否看錯,她詢問了凌晨在哪裏寺廟,果不其然,凌晨與她去的是同一間寺廟。

她不禁開始恐慌,還有什麼事情比這更恐怖嗎?

在毫不徵兆的情況下,她睜開眼睛看到的人是凌晨,她一直以為自己看錯了,沒想到那個人真是凌晨。

再一次,秦沫沫又化身為一名虔誠的信徒,她心慌意亂、目瞪口呆盯着電腦屏幕,感受着凌晨的呼吸。

她不敢轉身去看他,她命中注定的人是凌晨,佛主都顯靈了,她還有什麼理由不信。

秦沫沫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顫抖,她不知該如何面對她命中注定的凌晨,剛才她還在他的面前說了那麼不該說的話,她說只喜歡他的錢。

此時,秦沫沫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耳光,沒事裝啥,這下好了,把自己弄成大傻X了。

凌里看着情緒突變的秦沫沫,溫柔的笑了,他揉着她的腦袋問:「沫沫,在想什麼?」

「沒什麼,該吃飯了。」秦沫沫脖子一扭,掙脫了凌晨的溫暖大手。

此刻,他的大手揉在她的腦袋上面,好像不再像以前那麼單純,好像包含了另外一種含義。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其實是秦沫沫的心變了,待凌晨的那顆心瞬間改變了。

以前凌晨是沒有感情的枕邊人,現在凌晨是她命中注定的男人,她怎麼能一視同仁?

望着秦沫沫轉身離去的背影,凌晨無奈的笑了,起身跟在她的身後,卻沒猜透,她的情緒為何突變。

……

餐桌上,兩人還未動筷,凌晨的電話響了,是凌夫人打過來的,而且口氣很不好,她讓凌晨回家一趟,別帶上秦沫沫。

凌晨下意識感覺,是不是秦沫沫又做了讓凌夫人不開心的事情。

可是下一秒又把自己的想法否定了,如果秦沫沫做錯事情,凌夫人一定不會放過教育她的機會。

凌晨準備離開家裏的時候,秦沫沫突然記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於是立即跟出去,叫住凌晨,有些難為情的說。

「凌晨,這個禮拜天,我媽媽50歲生日,想請你媽媽參加生日宴會,你能幫我先跟媽說一聲,我明天再親自過去請。」

喬嵐芳給她佈置任務的時候,秦沫沫快瘋了,讓她請凌夫人參加她母親的生日宴,簡直比登天還難。

何況兩人前幾日才大幹了一架,她也沒顧及凌夫人的感受,當着她面就向凌晨告狀。

這會讓她前去請她參加生日宴,這不是給她出難題嗎?

即便她去了,凌夫人也不會給面子!所以先讓凌晨去通通關,她再前去邀請,勝算應該會大一些!

凌晨看着秦沫沫難堪的表情,不禁笑了,他盯着她的眼睛說:「那我把酒店先安排上,請貼都發了嗎?需不需張秘書辦理?你把需要接送的賓客地址給我,我安排車子。還有你的禮服,我讓張秘書再給你送幾套過來。」

凌晨的溫柔快把作作沫沫融化了,她看着他帥氣的臉龐。

心想,這個男人真好,可以為她解決所有問題。

白天的時候,秦沫沫還想着凌晨待她不好,不想跟他領結婚,此刻完全被凌晨的溫柔秒殺,看着他溫柔的眼神,替她家辦事的決心,她無法形容心裏暖暖的感覺。

凌晨看着秦沫沫呆萌的臉龐,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問:「傻了?」

被捏住鼻子,秦沫沫才從痴獃之中回過神!

她說:「不用了,酒店我爸媽都安排好了,也不需要禮服,穿便裝就好了。」

「嗯!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秦沫沫,你別不好意思,知道嗎?」

「嗯嗯!我知道了。」

凌晨看着乖巧的秦沫沫,揉着她的腦袋說:「快進去吃飯,不然飯菜冷了。」秦沫沫這次沒有閃躲,甚至有點享受。

餐桌上,想着凌晨的溫柔,她一直在傻笑。

……

凌夫人的別院裏,凌晨剛進客廳,蘭姨就拉着他說:夫人的心情不好,讓他多注意一點。

凌晨點了點頭,向書房走去,凌夫人在書房等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