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入住豪宅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47:26
A+ A- 關燈 聽書

秦媽媽拿眼睛瞪小米,示意她趕緊松筷子,別打擾她討好凌女婿。

秦媽媽越是瞪小米,小米越是不想退讓,只見她飛快鬆開筷子,又飛快夾住排骨的另一端。

秦媽媽的筷子夾在小米筷子的上面,小米鬆開筷子的時候,理所當然被打掉,小米第二次夾住排骨的時候,秦媽媽的筷子落了空。

她不由恨得咬牙,心想,真不該留這臭丫頭吃飯,一點都看不清楚形勢,換作平日,她要吃多少,她都沒有意見,可是今天不行,凌晨在,最好的必需給凌晨。

小米夾了排骨並沒有放進自己的碗裏,而是笑眯眯的放入秦沫沫的碗裏,嘴裏還不忘說:「沫沫,你懷寶寶了,多吃一點。」

「嗯嗯!愛死你了。」

眼見小米搶的排骨是給秦沫沫,秦媽媽不再那麼生氣,臉上的笑容反倒有些尷尬,她意識到,自己待凌晨太殷勤,都沒有顧及自己懷孕的女兒。

剛才,小米與秦媽媽的較量,凌晨看在眼中,他知道小米看不慣秦媽媽討好自己的行為,同時也意識到自己對秦沫沫關心太少。

於是,夾了一塊魚,將刺挑乾淨,悄悄的放在秦沫沫的碗中,看着凌晨給自己剔的魚,秦沫沫小心臟不得由撲通跳了一下,那一下跳得很厲害,她好像被嚇到了。

秦媽媽見凌晨如此關心秦沫沫,臉上的笑容更燦爛。

……

晚餐過後,秦爸爸和小米一人拎一隻箱子,準備送秦沫沫走。

秦爸爸兩眼微紅,他捨不得女兒,養了23年的女兒,就要送到別人家中。

從此往後,她會管另一對夫婦叫爸媽,會替他們家打理事務,給他們家生孩子,他再也不能天天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他不舍。

秦媽媽則是滿心歡欣,終於盼到秦沫沫嫁人,沒讓她失望的是,秦沫沫找了一個好男人。

其實凌晨好不好,此刻,大家都不知道,唯獨判斷他好壞的標準,是以他錢多錢少為參照物,凌晨錢多,所以被判為好男人。

凌晨十指緊扣牽着秦沫沫的手走在前面,他感應到她不習慣。

凌晨是除了秦爸爸以外,第一個牽秦沫沫手男人,她對這個男人沒有愛慕之心,當然,也不討厭。

但是,被他牽手,感覺很怪,像做壞事。

所以,他的十指緊扣改成了緊緊牽着她的手掌,這樣一來,秦沫沫放鬆了許多。

「伯父,小米,行禮不用拿,沫沫的生活用品和衣服,家裏都準備了。」

「可是有些東西,沫沫用習慣了。」秦爸爸希望秦沫沫能帶走一些東西,好讓秦沫沫睹物思人,能夠時常想起他,想起秦媽媽,想起這個家。

「沫沫,這些東西你不帶吧!」小米聽說東西備好了,當然不希望秦沫沫帶這些舊東西過去。

凌少夫人,在凌家,就該天天穿新的,天天用好的,不能讓別人小瞧。這些東西待她回娘家再用吧!況且,這個家她還是要時常回來,不然兩位老人家多麼孤獨。

「沫沫,要不你挑一些你想帶過去的東西。」凌晨說。

「嗯!」秦沫沫應着話,從小米的手裏接過箱子,『哐』一下放在地上。

她從裏面掏出一隻很舊、很乾凈的長腿兔子,這是沫沫兩歲時候的玩具,外婆送的,她很喜歡。

隨後她又挑了爸爸送的音樂盒,媽媽做的枕頭和小米送的梳子,她最在乎的就是這幾人,可惜外婆已經不在世了。

她心想,如果外婆能看到她風光大嫁該多好!

————

凌晨的別墅里,秦沫沫被凌晨帶進了主卧室,凌晨很少睡在這裏。

他不好意思把秦沫沫領到其它卧室,因為秦沫沫從現在起就是這個別墅里的主人,他不敢怠慢。

秦沫沫看着自己的卧室,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她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心想,一定是在做夢,可是手臂的疼痛告訴她,這個豪華的大卧室已經屬於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個卧室比她家公寓還要大,而且豪華無比。

秦沫沫壓抑著心裏激動,隨着凌晨參觀房間,直到外圈走完,她才隨着凌晨進入睡房。

此時的她已經眼花繚亂,驚嘆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那間比她家客廳還大的衣櫥里,都是她的衣服;比她卧室還大的鞋櫃,都是她的鞋子。

還有眼前看上去無比柔軟的大床也是屬於她,秦沫沫激動的好想立即跳上去歡蹦一番,宣洩內心的激動,可是凌晨在她的旁邊,她必需矜持。

「沫沫,如果有什麼東西沒有備齊,你可以告訴我,或者告訴桂姨都可以。」

「嗯嗯!」秦沫沫故作淡定,微笑朝凌晨點了點頭。

「我的房間在你隔壁,晚上有事可以直接敲門。」

聽凌晨說他的房間在隔壁,沫沫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尷尬,她轉身,看着凌晨扭扭捏捏的問:「你不跟我睡一起嗎?」

顯然,秦沫沫的問話把凌晨驚住了,他錯愕的「嗯?」了一聲,表示自己沒聽明白。

凌晨的反應,秦沫沫感覺丟臉至極,她不是過分開放的女人,但也不是故作矯情的女人,面對自己的未婚夫,她只是問了心裏的疑問而已。

然而,凌晨的態度讓她好難堪。她立即解釋。

「那個,我沒有想別的,我現在懷孕也不敢想別的,我只是覺得我們快結婚了,以為會睡在一起,如果你不願意,當然OK,結婚以後再睡一起,也挺好的,其實我也是挺保守的女人。」秦沫沫盡量掩飾自己的尷尬。

「嗯!我知道了。」

凌晨說完笑着轉身,秦沫沫卻凌亂了,她在琢磨他那句知道了,究竟是何意思?是婚前住在一起?還是婚後住在一起?還是相信她是個保守的女人?

天啊!這都什麼問題,需要她操心嗎?不管婚前還是婚後,不該發生的事情不是已經發生了嗎?保守的女人?

呵呵!對於自己說出的這幾個字,秦沫沫恨不得抽自己兩個耳光,試問,哪個保守的女人會發生一。夜。情?哪個保守的女人會嫁給只有幾面之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