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相提並論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3:26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推門而入的時候,只見凌夫人站在落地窗前,從她的身影里,凌晨也能感覺到她心情不好。

他叫了一聲「媽」。

凌夫人猛然轉身,眼裏全是怒意,凌晨愣住了,沒想明白她為何這麼氣。

正在凌晨困惑的時候,凌夫人走到書桌前,從桌子上面拿起一沓照片甩在他的身上,問:「能給我解釋一下嗎?」

凌晨蹲下去,撿起地上被凌夫人扔掉的照片。

這些照片都是她和孟夫人在寺廟時的照片,她今天被人跟蹤了,他沒想到凌夫人會派人跟蹤他。

他問:「媽,你派人跟蹤我?」

「我會做這麼卑鄙的事情嗎?在S市,難道你我都沒有熟人嗎?」凌夫人沒告訴凌晨這些照片是徐朗母親拍的。

徐朗拉着秦沫沫逃跑以後,徐夫人一個人前去佛堂燒香跪拜,不巧看到了凌晨和孟夫人。

所以她就給拍下了,不管凌晨是為何原因跟秦沫沫結婚,既然結了婚,那就應該對家庭忠一,不能再與孟家有來往。

何況孟家還有一個孟夕歡,這些都是不穩定因素,凌夫人不放心的,她們都不放心。

「只是陪孟伯母燒柱香而已。」

「燒柱香而已,怎麼不見你陪我燒香,不見你陪你岳母燒香,你陪一個外人燒香,算什麼?」

凌夫人說起喬嵐芳,是因為徐夫人還告訴她,今天碰到了秦沫沫和秦夫人在燒香,祈求胎兒平安。

凌夫人聽后當時就生氣了,他在氣凌晨,同時又慶幸。

慶幸凌晨沒被秦沫沫撞上,不然看他怎麼向秦沫沫解釋,陪前任母親上香一事。

秦沫沫雖然不是凌夫人最中意的兒媳婦,但是面對孟家,秦家絕對是要好上百倍。

……

自打凌晨和孟夕顏好上以後,她就覺得孟夕顏不是省油的燈、不單純。

孟夕顏可以和任何男人打成一片,跟任何一個男人坐在一起喝酒聊人生。

別人看着她覺得是女神,有涵養、有文化、有見解!

可是凌夫人看在眼裏卻是心機滿滿,無時無刻都在釋放不安的氣息。

一副自以為是的模樣,恨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跪拜在她裙底之下。

她不喜歡這樣的女人,千方百計想拆散,可是凌晨卻還說她太古板,說什麼孟夕顏人緣好,不僅是男生,對女生也是一樣。

但她每次看到孟夕顏討好蕭夏的模樣,一口一個夏夏,讓她渾身都不舒坦。

即便現在的這個兒媳婦,沒她高大尚,沒她有品味,不是萬人迷,不會哄她,還會和蕭夏鬥嘴。

但怎麼看都比孟夕顏舒服百倍。

……

凌晨看着生氣的母親,無力的說:「媽,你別無理取鬧好不好,夕顏都聽了您的話,都離開一年了,你怎麼還對她有這麼深的成見呢?」

「凌晨,你別跟我玩花樣,你娶了秦沫沫,你的妻子就是秦沫沫,儘管你不能和秦沫沫走到頭,她孟夕顏也休想進我凌家門。」

「媽,你在胡說什麼,我跟沫沫怎麼可能會走不到頭呢!跟您說個正經事,沫沫的媽媽星期天50歲生日,請您去參加生日宴。」

凌晨自然知道凌夫人現在之所以幫秦沫沫說話,是因為秦沫沫肚子裏有她最在乎的孫子。

為了轉移話題,他立即把生日宴的事情搬出來當擋箭牌。

「不去,沒時間。」

「媽。你這樣多不好,你如果不去,別人肯定以為你對沫沫有意見,你讓沫沫和她父母怎麼在親戚面前抬頭做人,何況這樣不也顯得我們凌家小器嗎?」

「別花言巧語,我沒時間,不去。」

凌夫人剛才幫秦沫沫家說兩句好話,因為對手是孟家。

這會拿秦家跟凌家相提並論,她自然是不給面子,不想去參加喬嵐芳的生日宴。

「媽,再怎麼說沫沫肚子裏還懷着您的孫子,就算您不給我面子,不給沫沫面子,總歸要給您孫子幾分面子吧!再怎麼說,我岳母也是您孫子的外婆啊!」對於凌夫人的拒絕,凌晨早已算準,早就準備好了說辭。

最後,凌夫人輸給了孫子,誰的面子不給,也得給她孫子面子,總算是答應了。

……

晚上,凌晨回到家裏的時候,秦沫沫已經睡了。

今夜,他沒有去客卧,而在選擇睡在秦沫沫身邊。

大床上,他靠坐着,看着已經熟睡的秦沫沫,不禁想起凌夫人話,他娶了秦沫沫,秦沫沫就是她的妻子,他心裏好生內疚。

傍晚回來的時候,秦沫沫對他說,她只喜歡他的錢。

如果他把自己結婚的目的告訴秦沫沫,她還能那麼輕鬆嗎?真的不會怪自己嗎?

會為了錢而不生他的氣嗎?

凌晨深嘆一口氣,伸手把搭在秦沫沫臉上的頭髮撥向一旁。

頓時,秦沫沫醒了,她睜開眼睛,看到凌晨坐在一旁,她開心的笑了。

今晚凌晨沒有去客卧,而是睡在她的身旁。

她滿臉笑容,望着凌晨說:「回來了啊!」

「嗯!」

「星期天的事情,跟媽說了嗎?」

「嗯,說好了。」

聽着凌晨溫柔的聲音,秦沫沫忍不住把身子往凌晨那邊挪了挪,緊緊抱住他的腰。

這種感覺,她很喜歡,她喜歡他總是不讓她費心,就能把事情辦好。

她喜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能在身旁。

然而,凌晨卻傻了,被秦沫沫抱傻了,這個女人主動抱他,他緊張!

他說:「秦沫沫,不要喜歡我。」

她說:「放心吧!不喜歡你,我只是在謝謝你替我請到媽。」

緊接着,她抱在他腰間的雙手更用力,她只是想抱一下他而已,所以就抱了,並不是因為喜歡他,她說過,只喜歡他的錢。

看着再次漸漸閉上眼睛的秦沫沫,凌晨卻凌亂了,秦沫沫真的不喜歡他嗎?可是她剛剛看自己的眼神,明明還有着另外一層一意思,他恐懼,只希望她所說的為實,只希望她還喜歡安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

星期天的早晨,秦沫沫早早的就和凌晨一起去了酒店。

11點鐘時,蕭夏來了、徐朗和堇年也來了,凌家這邊,除了幾個熟悉的朋友,凌晨並沒有邀請外人參加,因為秦沫沫說了,儘可能低調。

酒店的包間很熱鬧,客人不算多,秦沫沫家這邊的賓客,親戚以外,其它的都是街坊鄰居。

12點鐘時,凌夫人來了,她進入包房的時候,整個人愣住了,被眼前所看到的宴會嚇到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