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 情不自禁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3:41
A+ A- 關燈 聽書

秦沫沫覺得自己難逃一劫的時候,以為自己要重重摔在地上的時候。

但是沒有着落在地上,她身下的墊子有點硬,有點暖,而且還很香,嘴巴也熱熱的。

嘴巴也熱熱的,當秦沫沫感覺到嘴巴熱熱的時候,她『唰』一直睜開眼睛。

她身下壓着的是凌晨,她的餘光看到,周圍還有無數的彩紙「嘩然」飄落在他們的身上,美極了。

瞬間,她的臉紅透了,她再次和凌晨接吻了,他的唇瓣依然很溫暖。

只是這次的吻好像比上次更重,因為感受到了凌晨的溫度比上次高。

她無奈了,為何兩次事故,都是她撲凌晨,她深吸一口氣,又深呼一口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這氣一呼,凌晨不淡定了,眼睛立即瞪大,滿臉通紅,把她送入自己口中的氣吞了下去,心想秦沫沫沒事吹什麼氣,欠打。

秦沫沫看着凌晨紅透的臉龐,瞪大的眼睛,情不自禁伸出舌頭往前頂了一下,她觸到凌晨的牙齒了。

這時,秦沫沫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做了多麼無恥的事情。

她羞愧之極,立即把雙手撐在凌晨的胸上,尷尬的朝他吐了一下舌頭,做了一個鬼臉。

然後從他身上爬起來。

看着這副德性的秦沫沫,凌晨的臉瞬間由紅轉白,心情難以形容。

「沫沫,你沒事吧!沒摔著吧!」喬嵐芳走到前面,發現摔跤的人是秦沫沫,差點嚇得魂飛破散。

如果她外孫在她的生日宴上給摔沒了,這後半輩子她還怎麼活啊!

「沒事,我沒事,凌晨給我墊著在呢!」秦沫沫轉身看向地上的時候,凌晨已經爬起來了。

而且用一種非常怪異的眼光看着她,惹得她十分尷尬。

那眼神似乎在問她,秦沫沫你剛剛吹的那口氣和偷偷吐舌頭算什麼?

「沒事就好,嚇死媽媽了。」

「這倆小夫妻真好玩,碰個嘴還臉紅。」一旁,不知是哪位看熱鬧的親戚在發表自己看到的實況。

然而,蕭夏卻不高興了,她被剛才那一幕驚住了,雖然她知道秦沫沫肚子裏懷着凌晨的孩子。

可看着她們在眼前接吻,這種滋味,讓她很不爽。

於是,她拿着手裏的禮花筒拍著秦沫沫的肩膀質問:「秦沫沫,你故意的吧?我不過是朝你放個禮花,你至於那個么害怕嗎?至於把晨哥哥撲倒嗎?還當眾吻他,你這女人的臉皮是豬皮做的嗎?」

蕭夏生起氣來,也顧不上時間場合,心裏想什麼,嘴裏噼里啪啦全都一吐為快,惹得喬嵐芳立即滿臉不開心,心想,她女兒和女婿當眾接個吻又怎麼着了,犯法了么?

徐朗眼神最好,不僅把秦沫沫和凌晨的尷尬看在眼裏,也把喬嵐芳的情緒變化看在眼裏。

所以他連忙把蕭夏拉回座位上,教訓:「人家小夫妻接吻,你也羨慕,要不我吃點虧,讓你親一下。」

「算了,徐朗,這虧還是我來吃吧!」堇年見狀,立即也說願意吃這虧。

兩人這一鬧,不禁把氣氛又調節起來了,惹得大夥哄堂大笑。

蕭夏卻臉了紅,也意識到今天不適合跟秦沫沫抬扛,於是紅著臉朝徐朗和堇年罵道:「你倆真討厭。」

凌夫人看着這場小鬧劇,什麼意見沒有發表,只是當她看到凌晨和秦沫沫臉紅的時候,心裏不禁產生一些疑問,這兩人碰個嘴都臉紅,孩子怎麼來的?

而且,此時她還記起,他們在婚禮上,沒有接吻這個環節。

隱隱約約之中,她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可是又說不上是哪裏不對。

……

一場小鬧劇過去以後,所有賓客都入席了。

凌夫人看着孩子們嗑著花生瓜子,聽着台上的某個街坊向賓客道謝詞,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解放前。

她看着桌上的那盤花生、瓜子、還有喜糖,也想伸手抓幾顆試試。

可是無論如何都抬不起手,她的手臂像是被灌了鉛。

緊接着,開始上菜了,『主持人』在上面說的越來越歡快,凌夫人卻覺得腦袋昏昏沉沉,像是產生了錯覺,進入了夢境中,一個十分不現實的夢。

但是她身旁的凌晨還是那麼熟悉,他正笑呵呵看着舞台上的中年女人講笑話,她覺得一點都不好笑。

忽然,蕭夏叫了一聲「伯母」說:「你有沒有覺得很好玩啊,這很像我讀書時候,班級的聯歡會,好懷舊。」

「呵呵!是啊!」凌夫人陪笑。

一旁,秦沫沫聽了,立即接話,說:「我讀書的時候也這樣,我們自己從家裏帶水果零食,聯歡會開始就交換著著吃。」

「沫沫,你哪所學校的?」

「桃園中學。」

「好巧,我和晨哥哥都是那所中學。」

秦沫沫聽說蕭夏、凌晨和她讀過同一所學校,興奮不已,原來她們還是校友。

桃園中學,是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連在一起的公立學校,是S市最好的公立學校。

秦沫沫和唐小米從幼兒園起就在那所學校,蕭夏也是,凌晨在那裏讀的高中。

之後,蕭夏和凌晨出國了,孟夕顏也去了。

「你還記不記校長,每個星期一,訓話很久,總訓到有人昏倒才散會。」蕭夏說。

「記得、記得,我還裝過昏倒呢!」聊起回憶,秦沫沫很是開心。

可惜的是,唐小米今天沒能過來,因為唐小米爸爸中了彩票二等獎,稅後得了十幾萬,一家人出國旅行去了,不然她來了,肯定更開心。

她還記得,那時候,在她們忍耐到達極限的時候,總會和唐小米兩個人輪流裝昏倒。

想到往事,想到唐小米,秦沫沫立即將生日宴拍上圖片,錄上語音給唐小米發過去。

……

正在她們聊得開心的時候,主持人突然給凌夫人發送了邀請,請她到舞台上獻歌一曲。

凌夫人看着主持人的盛情邀請,臉都綠了,這都什麼事呀!為什麼讓她唱歌?

還讓她唱開場曲,她要瘋了,寧願沒來過這場生日宴。

她怎麼可能在這種場合唱歌,而且還面對着一群陌生人。

而且不只她臉綠了,凌晨的臉也綠了,秦沫沫也是,心想,這主持人太胡鬧了。

怎麼能讓她婆婆上台唱歌呢!以為這是小區里的麻將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