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53章 刮目相看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3:48
A+ A- 關燈 聽書

在主持人的帶領下,台下響起一片轟動,嚷着讓凌夫人獻唱一首。

凌夫人自然是坐立不安,恨不得立即起身走人。

但她又做不出如此絕情的事情。

心想,這都什麼街坊鄰居,這麼熱情做什麼,她又不是歌手,不唱、不唱,堅決不唱。

凌夫人以前很愛唱歌,而且總喜歡和凌老爺合唱。

自打凌老爺十年前在一場空難中沒回有來以後,她把唱歌戒掉了。

最在乎的人都不在,徒留她獨唱,又有何意思呢!

凌夫人旁邊,凌晨急得直撓腦袋,他沒想到生日宴會可以這樣玩,賓客獻唱。

他知道凌夫人不願意上去唱歌,他不願為難自己的母親,可是這種情形,他有些為難。

最後,他站起來朝舞台說:「阿姨,您看我唱行嗎?」

「凌女婿,你別急,下一個就是你和沫沫了。」主持人見凌晨護母心切,笑着打趣。

秦沫沫抬頭看向站起來的凌晨,她看到凌晨滿臉尷尬,兩人眼神對視的時候,凌晨又是窘迫,又是尷尬!秦沫沫更尷尬。

凌晨坐下來以後,秦沫沫跑到喬嵐芳面前,讓喬嵐芳自個上去唱一首。

為了不讓親家為難,喬嵐芳照辦,登台搶話筒,唱了開場曲。

可是台下的觀眾還是不依,喬嵐芳唱完以後,大家還在喊著口號。

「親家!親家!」

「親家!親家!」

凌夫人和凌晨聽着這熱情的吶喊聲,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以往任何的宴會,他們都只需要聽專業歌手唱歌,從來沒有想過,會有角色對換的一天。

凌夫人環顧四周,看着大夥善意,熱情的面孔,她深嘆一口氣,妥協了。

她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來,看向舞台。

凌晨懵了,立即也站了起來,喊了一聲「媽」!

凌夫人看看凌晨,又看向了秦沫沫,她說:「為了我孫子,出去了。」

隨後,她登台了,選了一首鄧麗君的歌,恰似你的溫柔。

音樂響起,台下一片掌聲,是給凌夫人的勇氣鼓掌。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張破碎的臉】

凌夫人一開口,所有人都被驚艷了,秦沫沫也是,原來她婆婆這麼好聽,她雙手合十緊緊握著,跟隨音樂,不停搖晃,她喜歡聽凌夫人唱歌的聲音,好溫柔。

凌晨看着身旁的秦沫沫,又看向了台上的母親,不由得笑了,但是眉眼間卻多了一份苦惱。

一曲結束,凌夫人下台的時候,凌晨緊緊抱住她,他為她的勇氣感到驕傲,更是安慰她的回憶。

歌詞唱,到如今年復一年,我不能停止懷念,懷念你懷念從前,別人聽不懂詞里的含義,他又怎麼會聽不懂,她想凌權,想他的父親了。

他知道,這十年來,她沒有一天停止過對他的懷念,沒有一天忘記過他們的從前。

秦沫沫站在一旁,看着眼前一幕,也紅了眼圈,她知道婆婆是想起了她從未謀過面的公公。

凌夫人坐下以後,秦沫沫從她的眼神里,沒看到剛剛在台上的那一抹溫柔,心想,她婆婆果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情緒控制的真好,如果換作是她,恐怕已經哭成了淚人。

……

凌夫人一曲過後,主持人又開始挑選新的獻歌對象。

這次,她選中了秦沫沫和凌晨,並且指定她們唱一首喬嵐芳最愛的歌曲,在雨中。

悲劇的是,凌晨壓根就沒聽過這首歌,他扭扭捏捏偷偷抹抹的告訴秦沫沫,說自己不會唱。

最後,秦沫沫獨自一人走上舞台,向大家宣佈,凌晨不會這首歌,她一個人唱。

然而同桌的徐朗卻站起來了,他笑着對沫沫說:「沫沫,我陪你唱。」

眼見有救星,秦沫沫臉上的笑容比方才更燦爛,像花兒一樣,她朝徐朗笑着說:「好啊!」

於是,徐朗代替凌晨上台,作為秦沫沫的男伴來合唱這手對唱。

音樂再次響起,凌晨甚至有些期待,他在家中的時候,從來沒有聽過秦沫沫哼歌,也沒想過,秦沫沫有膽量一個人上台唱歌,這不禁讓他對秦沫沫的勇氣刮目相看。

【在雨中我送過你】秦沫沫一開口,凌晨和蕭夏的表情,瞬間嚴肅。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個聲音好熟悉,他們好像在哪聽過。

【在夜裏我吻過你】徐朗唱第一句的時候,笑着把右手放在秦沫沫眼前。

秦沫沫直接將自己的小手搭在他寬厚的掌心之中。

接下來的演唱中,凌晨和蕭夏十分認真在聽。

秦沫沫的聲音很好聽,但是唱另外一首歌,似乎會更好聽。

凌晨緊皺着眉頭,想,怎麼會有如此像的聲音。

蕭夏則是目不轉睛盯着舞台上面的秦沫沫,她的感覺告訴她,不可能這麼巧合。

這件事情,她必需深入調查。

畢竟,秦沫沫還那麼巧的跟她們念過同一所學校。

一首在雨中結束,台下一片掌聲,徐朗十分紳士的牽着秦沫沫走向舞台,一點也沒覺得自己搶了凌晨的風頭。

她正準備把秦沫沫交還給凌晨的時候,旁邊桌的太婆忽然拉着秦沫沫的爸爸說:「小海,你這女婿賊俊了!和咱家的沫沫真相配。」

頓時,徐朗囧了,這才發現自己搶了某人的風頭。

凌晨和秦沫沫的表情也有一些尷尬,秦沫沫尷尬,是因為被人誤會與徐朗是一對,凌晨尷尬,是因為自己沒被太婆記住。

秦爸爸立即解釋:「張婆婆,您認錯了,唱歌的不是我家凌女婿,這位才是。」

「哦!這位才是啊!也俊,也俊!」

秦沫沫在一旁解釋:「凌晨,你別介意啊,太婆眼神不好。」

凌晨笑着說:「不介意。」其實心裏有些介意。

秦沫沫坐下的時候,凌晨的電話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他接通電話,說:「喂,您好。」

「凌晨,我回來了,正在機場。」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