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黯然傷神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4:03
A+ A- 關燈 聽書

他說:「沒有。」可是腦海卻飄過被秦沫沫撲倒的兩次情形。

孟夕顏聽后,欣慰的深吸一口氣。

凌晨回家的時候,十一點半。

聽着大門被推開的聲音,秦沫沫立即從沙發上跳起來迎接凌晨,她說:「你回來了啊!」

「沫沫,你怎麼還沒睡?」凌晨看着穿着睡衣,光着腳丫跳到她面前的秦沫沫,很驚訝。

「我在等你啊!」秦沫沫回話的同時,她看到凌晨的唇瓣破了。

憑藉女人的第六感反映,秦沫沫覺得凌晨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而且這件事情還與另外一個女人有關!

秦沫沫深吸一口氣,她聞到了醫院裏的味道,還聞到了女人的香水味。

忽然之間,秦沫沫感覺胸口好疼,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那種疼痛一直牽制到她的手心,很難過。

她張開嘴巴想要問凌晨去哪了?跟誰在一塊,可是半天吐不出一個字。

凌晨看着秦沫沫欲言又止的模樣,多多少少已經猜到秦沫沫為何這般模樣,他摸了一下被孟夕顏咬破的唇瓣,笑着解釋。

「晚上吃飯的時候,太燙了,不小心咬破的。」

「哦!」顯然,秦沫沫不相信這個借口。

她的好心情被影響了,被凌晨身上的香水味和咬破的唇瓣影響了,她的第六感告訴她,唇瓣不是他自己咬破的,是女人咬破的。

凌晨今天在外面跟其它女人接吻了,想到這,她不禁想到自己中午將他撲倒的情形。

可是此刻已經是別有一番風味。

下午,她偶爾想起凌晨被自己撲倒的場景,還覺得有點小開心,會偷笑。

此時,她再想起中午那段場景,心裏卻特別難受。

她吻凌晨是意外,那個咬破凌晨唇瓣的女人,一定不是意外。

她心裏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堵得慌。

……

躺在床上,聽着浴室嘩嘩流水的聲音,她越來越心煩意亂,情不自禁會想,那個吻凌晨的女人會是什麼模樣,漂亮嗎?有氣質嗎?她想看看!

片刻之後,凌晨從洗浴間出來了。

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腳步聲音,立即緊緊閉上眼睛裝睡。

凌晨出來以後,看了床上的秦沫沫一眼,想起孟夕顏今天回來了,他決定還是去客房睡,他甚至都沒有打算走近床邊看看熟睡的秦沫沫,以往他不留在主卧,也會去看看秦沫沫。

秦沫沫聽着走遠的聲音,緩緩睜開眼睛,心裏更難受,凌晨今晚又去客卧。

自打知道凌晨是她注中命定的人,秦沫沫就特別注意凌晨,會因為他的小溫柔而開心,會因為他的小關心而滿足。

然而此時,也因為他的冷淡黯然神傷,她忍不住坐了起來,他沒發現。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望着他的背影說:「今晚,不陪我睡了嗎?」

他說:「今天有點累!」

她想留他,於是說:「天氣預報說,今晚會打雷。」

他的步子停住了,他轉身看着她笑了,繼而走向床邊,掀開薄被靠在她床邊,陪她一起坐。

她把他留住了,秦沫沫深吸一口氣,轉身看了凌晨一眼,即便他留下來了,她心裏也沒有因此而開心,因為是她強求的。

她想起了今天在向日葵地里偷偷許下的願望,覺得有點可笑,花神沒有保佑她,她的婚姻依然還很難走,上午還是萬里晴空,晚上就是烏雲密佈,就如今天的天氣。

秦沫沫你真是大傻瓜,有什麼好傷心的,大師不是已經都告訴你了嗎?你的婚姻難走,到不了頭,你幹嘛還要笨到去關注凌晨?幹嘛還要為他的暖開心?幹嘛要疑神疑鬼不開心?

你應該聽大師的,知難而退;應該聽徐朗的,愛他的錢,不愛他的人。

秦沫沫你的所作所為該適可而止了;把心放寬,別刻意的去在乎那麼多。

坐在凌晨身旁的秦沫沫,在心裏不停的教訓自己,她怪自己自作多情了。

教訓完自己以後,她的心情果然倍舒朗。

她告訴自己,一定是自己相信了姻緣池的傳說,所以才會刻意去在乎凌晨,才想要把他佔為己有,她告訴自己這種想法是不對的,凌晨從來都不屬於她。

秦沫沫忘了,忘了凌晨是她的枕邊人,她可以在乎。

……

兩人並肩而坐,秦沫沫先開口說話了。

她說:「凌晨,如果你遇到比我更合適的人,你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凌晨聽着秦沫沫的話,愣住了,隨後,他說:「好!」

她補充:「一定!」

他說:「你該睡覺了。」

於是,兩人並肩躺在床上,秦沫沫始終無法入眠,許久之後,她說:「凌晨,我聞到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

他說:「是張秘書的。」

她沒再說話,因為秦沫沫知道,那不是張秘書的香水味。

她和張秘書聊過天,張秘書對她說過,她只愛茉莉香味。

他身上的香味,不是茉莉味,但秦沫沫覺得自己沒必要再追根究底,因為凌晨沒打算向她坦誠。

……

與此同時,孟家別墅!

床上,孟夕顏輾轉反側,無法睡眠,回到S市跟在英國不同,在這個城市,在他的身邊,凌晨卻在陪另外一個女人,明明知道他的心不在那個女人身上,她仍然無法安然入睡。

她害怕!害怕那個女人會真的把凌晨搶走。

她好奇!好奇嫁給凌晨的女人究竟長得是何模樣。

雖然聽孟夕歡說過,凌少奶奶很漂亮!

可是她不知道凌少奶奶究竟有多麼漂亮,會比他還要漂亮嗎?

漂亮到會威脅她和凌晨的感情嗎?凌晨在她面前真的可以無動於衷嗎?一切都是謎。

她想見秦沫沫,想看看她是什麼模樣,更想讓秦沫沫知道她的存在。

她不能讓她安安心心呆在凌晨身邊,必需給她製造一點危機,讓她心慌,讓她害怕,讓她感受到,凌晨不會屬於她。

然而這一切,秦沫沫已經感覺到了,她卻不知道。

她必須找一個機會,見秦沫沫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