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 借刀殺人

發佈時間: 2021-08-18 04:54:31
A+ A- 關燈 聽書

凌晨越是這種不想搭理她的態度,她就越想黏着他。

當然,那是因為凌晨沒有真正跟她生氣,所以她才會耍無賴。

凌晨被秦沫沫招惹的已經快沒有脾氣了,他扭頭對她說:「秦沫沫,自覺一點,下來。」

但是,雙手卻已經不自覺得托住她的PP。

秦沫沫才沒理會凌晨呢,直接發佈命令:「向前看,齊步走!」

凌晨徹底敗陣,乖乖就範,背着她回家了。

也只有把她背回家,她才會停止鬧騰。

……

與此同時,徐朗家中,打遊戲到此時的他,踉踉蹌蹌從二樓下來,在偌大的廚房裏尋找可以填肚子的熟食。

晚上,光顧著看秦沫沫和唐小米兩個吃貨狼吞虎咽,自己的肚子一半都沒有填飽。

其實這只是表面原因,真實原因是他一直在擔憂凌晨與秦沫沫的關係。

他看得出來,秦沫沫不討厭凌晨,而且嫁給凌晨是想和凌晨過日子。

他怕孟夕顏這次回來之後不走,就這樣與凌晨一直私會,讓秦沫沫過着守活寡的日子。

他更不想秦沫沫被凌晨拋棄,所以一直在琢磨,琢磨能有什麼法子把孟夕顏儘快趕走。

徐朗自打見孟夕顏第一面開始,就不喜歡這個女人,和凌夫人一樣,他們這個圈子裏的人都不喜歡那種特能裝的女人。

可是凌晨卻喜歡,還喜歡了9年,他管那叫淑女氣質。

蕭夏曾經氣極敗壞評論過孟夕顏一句,她說:什麼狗屁氣質,完全就是biao氣,綠茶b、心機b、聖女b,她全佔了。

當時,徐朗笑噴了,說沒想到蕭夏口才這麼好!

「鬼鬼祟祟,躲在廚房笑什麼?」不知何時,徐夫人已經站在他的背後。

「沒什麼,找點吃的。」徐朗忍着笑說。

看着徐夫人,徐朗突然心生一計,覺得對付孟夕顏的事有着落了。

於是,只見他一邊往嘴裏塞火腿,一邊假裝思索的說:「媽,我今天在餐廳好像看見熟人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有什麼好奇怪的,在S市,你熟人少嗎?」

「是一個不該出現在S市的熟人。」

徐朗話剛說完,徐夫人眼睛就瞪大了,隨後,她半眯着眼睛開始琢磨;一個不該出現在S市的熟人,誰是不該出現在S市的熟人呢?

她皺着眉頭,思緒不禁飄到不久前,那天在寺廟,她看到凌晨陪孟夫人在燒香,拜佛。

莫非,莫非那個不該出現的人是孟夕顏?想到孟夕顏回來了,徐夫人立即精神了。

那個女人可是答應過凌夫人,三年內不回國。

當初,這還是她自己提出來的呢!怎麼能夠不守信用呢!

凌夫人還怕三年時間短,所以才催促凌晨結婚,為的就是趁孟夕顏不在的時候,讓凌晨和蕭夏好好培養感情,雖然蕭夏沒有如願嫁入凌家,但是這個秦沫沫也不討人厭,至少比孟夕顏招人喜歡,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

只是孟家兩家妹是雙胞胎,會不會是徐朗看錯了。

所以,她問:「徐朗,你會不會看錯了,沒看成孟夕歡吧!」

徐朗偷偷瞥了一眼徐夫人,假裝不確定的說:「孟夕歡應該不會和凌晨吃飯吧!不過也許是我看錯了。」

徐朗這句對自己的質疑,讓徐夫人徹底相信,孟夕顏回來了。

得到消息的她,深吸一口氣,臉上明顯已經有了怒意,沒接徐朗的話轉身就走了。

徐朗看着徐夫人轉身離開的背影,假裝叮囑她說:「媽,這事我不確定,你可不要在外面亂說話哦!」

他明明知道,她母親已經確定了,而且十分肯定,他母親一定會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凌夫人,接下來的事就不用他操心了,凌夫人一定會很順利的把孟夕顏趕走。

……

這一晚,註定是個不安份的夜晚。

秦沫沫拉着凌晨把他對孟夕顏的承諾都打破了,徐朗成功的想出了逼走孟夕顏的辦法,並且已經實施了第一步。

然而,孟家別墅,孟夕顏的心情差到極點。

今晚她問了凌晨好多問題,他的答案如她所願,他並沒有和秦沫沫有過多的接觸。

可是凌晨最後卻有點不耐煩的將她送回家了,她知道,今晚她的問題太多,像個招人嫌的小女人,但是她在乎凌晨,她想要知道他和她到了什麼地步,會不會還有另外的進展。

最讓她害怕的是,回家以後,她總是想起秦沫沫那張臉,並且覺得似曾相識,卻無法記起在哪見過。

她從來沒有如此不安,從來未有如此沒有信心,也從來沒有把一個女人當成對手。

面對秦沫沫,她慌張了,措亂了,甚至都讓凌晨有點厭煩她了,她不容許這種不安的心情繼續延伸,她必需要在凌晨與秦沫沫還未發生任何感情之下,將兩人的關係徹底擊碎。

她得想一個辦法,讓凌晨憎恨秦沫沫,他的心對她只能有討厭。

「夕顏,怎麼還沒有睡?」孟夫人突然推門進來。

「媽,我不想回英國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今天看到了凌晨的妻子,她好漂亮,好可愛,好招人喜歡,我害怕了,害怕凌晨被搶走。」

「夕顏,你難道對自己沒有自信嗎?你和凌晨有9年的感情,如果你真的不回英國,凌夫人對你意見只會越來越大,到時候就算凌晨離婚,你也難進凌家門啊!孩子,卧薪嘗膽,你不是很懂嗎?咱們過幾天就回去,把心理學課程學完,你得用你的實際行動告訴那個女人,你是一個言而有信的女人,你得讓她信任你,懂嗎?你不在的時候,凌晨離婚,這事情跟你沒關係,如果你現在留下來,凌晨不論什麼時候離婚,這事都跟你有關,你都沒法進凌家門,知道嗎?」

「媽,道理我都懂,我可怕啊!我能感覺得到,凌晨不討厭那個女孩。」

「不討厭,那就想辦法讓他討厭,這事有我和夕歡在,你不用怕。」

「媽!」

「嗯!不早了,快睡覺,見到凌晨的時候,別疑神疑鬼,這樣只會讓他煩。

「好!」

孟夫人走後,她依然無法入睡,母親的話沒錯,可她就是不放心,她不親眼看見凌晨對秦沫沫憎恨,就無法安心回到英國,在回去之前,她必需要做點什麼。